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餐馆

(新加坡10日讯)如切一家餐馆指一名“常客”为了吃霸王餐,多达35次在网上订餐时向餐馆发送疑是伪造的PayNow转账截图,谎称顺利付款,实则分文未付,导致餐馆近两年损失超过4600新元。 位于如切的Home of Seafood是螃蟹之家(House of Seafood)的清真认证分行,这家分行的老板鲍勃告诉《8视界新闻网》,餐馆近日发现这名顾客的付款没有顺利通过,经查证后发现他原来不止一次利用相同手法。 这名顾客被指在近两年内一共向餐馆订餐35次,尽管送餐地址和取餐人的名字有时不同,但联络号码都是同一个,而且没有一次付款成功,导致餐馆一共损失4619.90新元。 鲍勃表示,餐馆的网上订餐服务允许顾客通过信用卡和PayNow进行付款。如果顾客使用PayNow付款的话,他们必须将PayNow转账截图通过WhatsApp发送给餐馆进行查证,餐馆才会着手处理订单。 不过,客户经理在查证顾客付款信息时,没有进行彻底的检查,才会让这名顾客有机可趁。 一直到当时的客户经理离职,新来的客户经理接替工作后,才在查证订单时发现款项根本没有进入公司的银行户头。 “我们也不知道那名顾客是怎样修图的,因为看起来非常地逼真,连截图的时间等信息都看起来是对的。” 餐馆已经就此事报警。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报案,调查正在进行中。 鲍勃坦言,餐馆在查证网上订单的PayNow付款时,步骤确实更加繁琐,因为需要登录公司的银行户头,查看是否顺利收到款项。 对此,餐馆正在探讨是否有其他付款方式可以取代,或是简化这个流程,但目前并不会撤下PayNow这项付款方式。 “我们不可以因为一个顾客利用PayNow行骗,就连累其他无辜的顾客,给他们带来麻烦。” 鲍勃补充,餐馆还在检查过去两年的其他订单记录,看是否还有其他顾客利用相同的方法行骗。他也希望借此警惕其他餐馆或公司多加留意。
2星期前
屋外脚步声哒哒把我吵醒,朦胧中我知道,啊,对了,是7点了吧。邻居每天7点都会经过我家前廊去上班,久而久之,我也渐渐接受了邻居的脚步声变成我的自动闹铃这回事。我迅速起床洗刷,换好运动衣,穿好跑步鞋出发!屋外还是一片昏暗,带着丝丝粉霞光。空气是清澈的,掺杂着不知道哪家的烤面包味,是我喜欢的味道,今天天气应该会很好吧! 搬来新加坡一个星期了,每天维持着晨跑的习惯,我喜欢自己慢跑,像是在充电,像是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沉淀自我。新加坡组屋设施完善,每几栋楼就会有小公园和小贩中心。来这里认识了几个当地的建筑师朋友,他们说,政府建设概念是避免所有居民常聚集涌往某一区,于是每个区都会建设很多食阁、菜市、公园,以此分散居民的聚集。 戴上耳机,跑向我家附近公园。一群婆婆已经在那里跳着健身操了;另一边厢,一群长辈也在耍着太极,附近还有3个阿姨打开手机视频,放在地上跟着不知跳啥。随街充溢着勃勃向上、正面健康的生活氛围。 每次慢跑,我都会想着待会吃些什么。今天打算去尝尝好久没吃的炒福建面大碌面。 跑着跑着,看见前面一群婆婆伸出双手转圈圈跳舞,隔着耳机,隐约听到我熟悉的音乐。我摘下耳机,慢慢跑近去听,竟然是现在的韩国流行曲——Blackpink Jisoo的〈Flower〉。 看着阿姨们脸上自信和欢快的微笑,我也莫名被感染,心灵回归恬静。这时,雨滴打在脸上,一滴两滴轻轻地点着,好吧,也差不多了,该去吃个早餐,我任雨滴在脸上流淌,快步挪到邻近的小贩中心。 脚步渐近,空气中一阵阵香味迎面飘来,我不晓得那是哪档的。走了一圈,终于找到一档写着“米其林2022炒福建面”。好,就吃它吧!新加坡有一个特别的现象——很多小贩中心的传统摊子都获颁米其林的标志,我不确定那和我认知的“米其林”意思一样不。牌子写着“大 6.00;小 4.50”,我和摊子的伯伯下单了一份大的,以慰我那思念炒福建面的胃。 随意在摊前找个位子坐下,旁边的位子早被人占了。啊!对了,这里占位子的方式很不一样,都是桌上放纸巾袋,放包包,放水壶,甚至我也见过放手机的,要是在治安不好的国家,恐怕一律瞬间被偷走了。掏出手机,好奇心推使我上网查找为什么这些摊位也获得米其林标志。我的印象里,都是高级餐厅、高级酒店才能拥有米其林标志。打开谷歌,刷了刷米其林网站,原来是米其林另外开辟的一个奖项类别,称为“必比登推介”——米其林评审员在世界各地穿梭高级餐馆寻找美味的同时,也在寻找地道的超值食物摊子。真是个有营养的早晨,又多懂了一个知识。 华人和华人说的都是英语 旁边桌子的伯伯和朋友在聊天,四周都是英文的环境,华人和华人说的都是新加坡式英语,这里文化不一样。 这时,摊子伯伯向我招了招手,我放下一包纸巾占位便雀跃地去拿我的炒福建面。到了摊子,我看见一叠炒面,白白的,我告诉伯伯这不是我的,我叫的是炒福建面,那种大条、一条条的面,黑黑的。伯伯瞬间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告诉我,新加坡炒福建面即是炒虾面,和马来西亚的定义不一样啊。 我恍然大悟,也带着些许失望,毕竟我是奔着“我的炒福建面”而来的。伯伯告诉我这是新加坡特色,让我不妨尝尝。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我拿着这碟“炒福建面”回到位子。看着它,黄面掺杂粗米粉,颜色带白;我所知道的炒面都是黑黑的,它配有一些汤汁一些虾,旁边有几粒猪油渣,还有一些叁巴酱。我拿筷子夹起一口面,蘸上酱,战战兢兢放入口中,浓郁汤汁让面焖炒得很入味,我觉得酱有点喧宾夺主,我比较喜欢没有sambal酱的口感。 我以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只有肉骨茶的差别,新加坡肉骨茶是猪骨胡椒汤,马来西亚的是药材汤,各有各特点,却不知道炒福建面也不一样。我无奈地笑了笑…… 好吧,这也是个不错的体验。期待下一次真的可以吃上我心心念念的“炒福建面”。今天,真是个不一样的早晨!
3星期前
2月前
(新加坡31日讯)滨海艺术中心一家餐馆接连两天遇上吃“霸王餐”的食客,店主叹无奈,希望提醒其他店家注意。 这两起事件发生在上个星期四与星期五的晚餐时间。餐馆老板辜俊财(52岁)告诉《新明日报》,吃霸王餐的分别是一名50多岁男子与一名60多岁妇女。 “男子星期四来光顾,当时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趁没人注意,吃完后便溜走。妇女则是隔天上门,原本坐在店内,吃完后假装要买单,结果趁没人看到,就走掉了。我们的员工通过查看电眼,才发现他们应该是故意逃单。” 根据他提供的电眼画面,在星期四傍晚7时13分,身穿白衣的男子从餐馆门口的伸缩栏杆下穿过,随后背上包离开。 辜俊财透露,两人都是单独用餐,每人花费约20新元。 “这里有许多赶来看演出的游客,所以有时候确实会忘记买单。如果员工看到,就会追上他们提醒,对方都是立刻就买单。还有一些食客会自己想起来后,与我们联络,然后网络转账付款。一般发生这种事,我们都会认为对方只是单纯的忘记买单,而不是逃单。” 他说,生意之前受到疫情影响,现在好不容易恢复,但是连续两天遇到刻意逃单的食客,难免感到灰心。 “我们的员工已经尽力避免这种事情发生,但也是防不胜防,希望其他业者保持警惕,不要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曾被食客恶意欺骗 曾被食客恶意欺骗,老板报警。 辜俊财告诉记者,他们曾在去年报过一次警。 “那位食客假装已经通过Paylah转账,但其实是把钱转到另一个账户,我们无法接受这种欺骗行为才会报警。” 曾想过让顾客先结账再用餐 但不易做到 辜俊财曾想过让顾客先结账再用餐,然而这实施起来并不容易。 他说,他们曾经想过让食客点餐时就付款,但发现这样可能更费时。 “来我们餐馆吃饭的人经常是要赶时间看演出,如果先付款,那么收银台会大排长龙。有些食客可能需要时间才能决定要吃什么,所以最方便的还是让大家先坐下点餐,享用完后再买单。”  
2月前
(新加坡17日讯)不少家庭在6月学校假期出国,加上每周新增的冠病病例仍然不少,今年父亲节的餐馆预订情况不及往年,有餐馆至今的预订率仅七八成,只比一般周末好一些。 明天就是父亲节,新加坡的餐馆和煮炒档业者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透露,今年父亲节订桌情况比去年差。 餐饮集团新加坡区域长彭燕妮指出,去年这个时候桌位基本订满,还不断有电话询问,但今年迄今为止的订桌率仅七八成。 “去年这个时候还不能出国,所以很多人都会在新加坡庆祝。现在6月是假期,今年很多人选择出国。” 餐馆老板王津辉受访时说,预订率受三大主因影响,包括近期出现的这波冠病疫情,导致部分食客因确诊而临时取消预订,或对于在外用餐显得更为谨慎。 “其次,去年父亲节适逢防疫措施放宽,堂食和群聚人数不再受限,人们外出用餐情绪高涨,今年父亲节则显得更冷一些。” “最后,相对于母亲节或大年除夕要提前好几个月订桌,父亲节往往是临近周末才迎来食客预订。” 他预计,父亲节周末的情况会比一般周末要好,目前订桌率已有70%至80%。 除了中餐馆,煮炒摊的订桌需求也有所放缓。 海鲜煮炒业者白明颐说,国际旅游逐步恢复,再加上适逢学校假期,目前相对冷淡的情况并非意料之外。 不过,他今年仍然推出父亲节特惠菜单。“由于时间和座位有限,我们还是强烈建议顾客尽早订位,避免失望。” 老字号海鲜煮炒老板林金祥则透露,近几日已有部分家庭提前庆祝父亲节,煮炒档每天也会接到数通简讯和电话询问。 他说,他们没有推出父亲节套餐,但为庆祝父亲节,也特地推出两道父亲节特别佳肴。 有煮炒档5年未起价 在大环境通货膨胀的情况下,食物价格纷纷上扬,但林金祥说,他的煮炒档已有5年没涨价。 “考虑到我们都是熟客生意,我们已经有5年没有起价了,父亲节也是一样。” 林金祥透露,尽管许多原材料都已涨价,但他希望通过薄利多销的方式,继续为顾客提供负担得起的食物。 白明颐则说,食物原材料价格上涨推高生意成本,但他们定期评估营运和供应商来确保食物继续物美价廉。 有餐馆仍备人手 应对临时客 彭燕妮说,尽管今年的订位情况不如往年,但他们在周末还是会预备多一两个人来应对临时情况。 林金祥则透露,他们会保持相同的人力来应对人潮,相信顾客人数与平常无异,因此不会增加人手。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新加坡25日讯)新加坡餐馆开水收费再掀话题,该国前总检察长温长明报章投函指,他到餐馆用餐,侍应生拒绝提供自来水,反要他购买5元(新币,下同)瓶装水,让他认为不合理。 《新明日报》报导,受访餐饮业者表示目前做法不一,有的指因成本上涨不得不收费。 新加坡前总检察长温长明日前于《海峡时报》投函,透露他遇过的两次经历。 他日前和妻子在当地乌节路的餐馆用餐时,要求开水时被侍应生及其上级告知餐厅不提供自来水,而是得购买从意大利进口的5元瓶装水。 他指对方说如果提供自来水,也就需为其他顾客这么做,他最后拒绝购买,不是因为价格而是基于原则。 他也指出,更早之前,妻子在新加坡星耀樟宜用餐,为孙女要求温水也不得要领。 他说,该国政府耗费大量资源,确保自来水可以安全饮用;他也举例日本和英国的做法,表示在这些国家用餐时,自来水会自动供应。 其实,餐馆是否应提供免费开水这个话题,并非第一次引发讨论。 《新明日报》记者询问当地多名业者发现,目前有为开水收费的餐馆,价格介于5角到1元不等。 针对这个情况,当地餐饮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周家萌表示,集团旗下餐饮模式多样,茶水供应方式也不一。 他说,一般餐馆可让食客自取要多少开水,但较高端的餐馆则会让顾客选择是要纯净水(still water)或是气泡水(sparkling water),价格7元但可无限续杯。 “这样的做法完全是出于服务,不同的餐饮模式,我们会给予相应的用餐体验,顾客选择到我们的高级餐馆,我们提供的水也是上好的。” “若要求所有餐馆都一律提供免费自来水这不合理,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喝自来水。”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顶楼的一家餐馆及酒吧负责人则表示,可让食客决定是要点纯净水或是气泡水(每瓶9元5角),但若顾客要求也会提供免费的自来水。 “我可以理解为什么一些餐馆或咖啡馆会收费,这是避免有的食客可能只喝免费开水不点其他饮料,却占用位子一整天,这让业者损失了可为其他更愿意消费的顾客服务的机会。” 日本料理餐馆老板吴其谙说,餐馆会为顾客提供免费的冷热开水及热绿茶,唯有冷绿茶因为需要特别抹茶粉冲泡,因此收费2元5角,但可无限续杯。
4月前
5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
(新加坡22日讯)新加坡一家餐馆的招聘启事开出4350元(新币,下同)月薪招店长、给洗碗工和服务生开出3250元高薪还包3餐,让民众视为吸睛的待遇在网上掀热议。 《新明日报》报导,一家于2021年进驻新加坡,并在当地设有3家分店的餐馆日前贴出招聘启事,店长的月薪为4350元、后厨经理为3750元、服务生和洗碗工则能领到3250元,兼职时薪更是达15元,而且还提供一日3餐员工餐和全勤奖。 有网民表示,15元的兼职时薪在新加坡连锁餐饮店实属少见,比一些商家高出一倍;有者认为在现今通胀环境中,餐饮行业理应向类似的薪金待遇靠拢,才能吸引人力,不少人则表有意愿去应聘。 不过,也有者根据以往经验猜测,贴出的薪金会否只是顶限,而每个职位入门级别的薪资会比贴出的数目低至1000元。 《新明日报》记者昨午走访有关餐馆于裕廊东JEM购物中心的分店,该店储备干部张先生证实,招聘启事上贴出的月薪是入职即可领取的数额。 他说:“洗碗工和服务生等,一入职就可拿3250元月薪。据我所知,储备店长起薪是4350元,若开了新店面、升级成店长,好像会有加薪。” 他透露,招聘薪资在去年12月调高300元左右至目前金额,确实吸引不少人前来应聘。 “不过,我们有自己的应聘条件,应聘者也需通过面试,目前我们主要面向吸引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 人力资源专家:减少更替留人才 人力资源专家指出,“引领市场”的薪资策略或是减少员工更替率、留住人力的“牺牲”。 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人力资源管理课程讲师许元瑞博士说,根据新加坡人力部2021年各行业的薪金数据,上述餐馆给服务生、洗碗工和店长的薪资在第80到90百分位数,可能是采取“引领市场”的薪资策略。相比之下,后厨经理3750元的月薪则与行业持平。 他分析,餐饮业的人员更替影响服务的力度和质量,也会增加雇佣和培训员工的成本,因此,给出较高薪资若能减少员工更替、留住人才,则是合理的生意成本。 专家:给出高薪会更期待表现 许元瑞说,企业提供高薪的同时可能要求员工的表现更优越,若管理不善,容易激化矛盾、导致倦怠,因此雇主也应注意员工的心理健康。 他表示,就个人层面来说,给出高薪的餐馆可能让其他餐馆的员工心理不平衡,而对现有薪资感到不满。 “但是,相信大多企业都能为所提供的薪资作出合理解释。最终求职者可能意识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高薪来之不易,有它自己的附加条件。这也会帮助求职者调整对薪金的整体预期。”
7月前
(新加坡5日讯)芽笼一家中餐馆的厨师疑因炒菜时引发火患,现场滚滚黑烟窜起,火势蔓延到隔壁店屋,大批警员和消防员到场。 厨师在火势烧起时尝试灭火,结果左脸颊受伤,但他事后拒绝入院,伤势相信不严重。 这起火患发生在昨日傍晚约6时10分,地点是芽笼12巷的一家湘菜馆。由于正逢晚餐时间,不少民众围观,民防部队和警方到场后迅速封锁受影响路段,展开救火行动。 附近咖啡店店员安(30岁)事发时正在泡茶水,听闻隔壁餐馆失火,立即关闭电闸疏散到安全处。“当时聚集了很多人,都是附近公寓居民和食客。从后巷可以看到,这家餐馆的二楼冒出熊熊烈火。” 她说,警方和消防车约5分钟就赶到,由于后巷是煤气管和电源的安装处,因此附近店家都很担心火患会引起爆炸。 记者晚上7时10分左右抵达失火现场,仍可闻到浓浓烧焦味,附近停了3辆大型消防车,至少有20名民防人员还在现场,对着失火餐馆喷水。警方事发后封锁包括失火餐馆在内的6间双层店屋,一些调查人员进入熏黑的餐馆拍照取证。 失火餐馆的一名厨师相信因尝试灭火而被烫伤,左脸颊及手部明显红肿,但他拒绝送院。据了解,当时餐馆后厨正在炒菜,火势突然经由抽油烟机窜起至二楼,隔壁杂货店被火势波及。 附近一家饭店的黄姓老板娘(60岁)告诉记者,周末晚餐时间是生意最好的时候,火患无预警发生导致他们无法营业,损失至少500新元。“白饭和菜肴都煮好了准备做生意,结果就听到同排餐馆失火的消息。饭菜现在只能倒掉,很浪费,也很无奈。” 民防部队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指出,民防部队出动两支水枪灭火,8人在民防部队到场前自行疏散,1人拒绝送院。 具体失火原因仍在调查中。
8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