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U转

1星期前
3月前
4月前
8月前
8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 一秒一生 一秒的狐假虎威 一生的骑虎难下 2. 鬼话 用鬼话换来人模人样 自然是一种物物交换 说鬼话又想保持人样 就要把鬼话说成人话 可是就像感情和体液交换多了就难分彼此 于是看看自己说真不错错不了的真是像样 3. 青蛙变形记之:乌贼 一面向你喷射黑色热闹的蠢笑话 一面把触手探入黑幕捞取鱼虾蟹 顺便逃之夭夭 黑色幽默丢进黑锅炼一炼出来就是烫手新黄金 黑色修辞是贵族喜宴的昇平灯火: 逃之夭夭浊浊其话 看啊被喷得满脸墨汁的观众拍手哈哈大笑 笑得像一群投票进场喷泪看马戏的聪明人 一面慧眼看穿一面苦待续集 4. Lotus eater: warisan dadah 特权不是拐杖,特权是药 拐杖只是外在辅助,药却是里外的统一 你可能知道,却药瘾难戒 wahai tun opium hello datuk candu selamat datang ke rumah misteri of golden candy 5. 是你离不开病不是病不离开你 一场病 像水冲走像火烧去像土崩塌像金锈蚀像木凋零 又重来 像一次复原的机会,使你讶然发现 是你抓住病根不放不是病不离开你 贪啊(兴啊)嗔啊(旺啊)痴啊(发啊) 尊严大会迫害大会狠毒大会 为什么唯独复原 大不会? 病不想你 病才不像你 总是在病中幻想没病 是你离不开病 不是病不离开你 6. U转:侧记Ukraine 据说U转不是退步而是回到初衷原点 而且只要U转再U转就能再次来到进步巅峰 如果巅峰是指没有进步的余地 巅峰以上的巅峰是否就是颠倒的疯癫 以下为上,以退为进,以死为生 war is peace hate is love wrong is right 他们勇于U转别人的生命来扩充自己的进步余地 历史U转尊严U转财富U转人性U转 无论皇后走卒都可以是弃子 弃子只要经过 U转就是新棋局新棋子 仿佛世上问题都和地球一样 只要U转多几次总会转成新天新地 脱下旧人穿上新人举目所见都是新脸孔新生命 没有人会记得他们有什么是U转不能解决的事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新山13日讯)柔佛州政府检讨恢复星期六及星期日周休日,时年因官方周休日更改受到极大影响的基督教会和天主教会为了适应变更被迫进行各方面调整,如今事隔多年或出现U转,受访牧者对此仍表欢迎,唯表明会选择保留当年因应时局变动出台的方案,包括周末崇拜和周六儿童事工等。 柔佛州务大臣拿督翁哈菲兹早前在一项活动上披露,由于民间抱怨官方的周五周六休息日与私人工商界不同步,政府因此有意重新检讨周休日,尽管尚不清楚柔州会否再度修改官方休息日,重新回到“拜六、礼拜不办公、不上学”的日子,但对于将星期日视为“圣日”的基督教和天主教而言,这无疑是好消息。 根据资料,柔州官方周休日早年与吉打、登嘉楼和吉兰丹一样落在周五和周六,惟1994年,时任州务大臣丹斯里慕尤丁以促进工商业发展为由,将官方周休日改为星期六和星期日,与国际接轨。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于2013年庆祝华诞时,宣布柔州官方周休日改回星期五和星期六,并从2014年1月1日起执行。换言之,官方周休日修改至今已年满8年。 新山华文基督教联合会主席蔡顺吉牧师告诉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若柔州政府重新修订官方周休日可谓皆大欢喜。 他坦言,当初落实周五和周六官方周休日时,给教会带来了很大不便。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父母和孩子不能一起参与星期日的主日崇拜聚会。 他说:“因为大部份的父母是在星期日休息,而孩子星期日要上课的话,就无法和家人一起出席聚会。” 他回忆,当时所有教会都面对上述同样的难题,但大家很快就改变策略,其中,部份教会除了选择保留星期日的崇拜,也增设了星期六的周末崇拜聚会,方便大人小孩一同参与。 “当时也有不少教会乾脆将主日崇拜改在周六。” 蔡顺吉以本身牧会的教会新山荣耀中心为例,指该教会当时为适应新政策还特别调整了星期日的聚会时间,即从原来的上午10时至中午12时30分改为上午9时至11时,让就读下午班的学生仍然可以和父母一起出席主日崇拜。 如今获悉州政府有意重新检讨周休日,他除了表示欢迎,也认为对教会而言不会有多大影响,并指目前采用的周休日已行之有年,大家也都适应并习惯了。因此,即使恢复星期六和星期日休息,他相信多数教会将保留现时的操作方式。 “如果教会已经增设了周末崇拜,我想应该就不会取消了,至少能让会友多一个选择,至于当年将主日崇拜改在星期六的教会,则可能将聚会改回星期日。” 根据了解,柔州的官方周休日实际上在1994年以前就落在周五和周六休息。蔡顺吉说,他犹记得当年自己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因为星期日需要上课而无法参与主日崇拜,唯有等到学校假期才能出席聚会,让他觉得那段时间特别宝贵。 新山耶稣圣心主教座堂华文教务促进会主席蔡明家表示,若政府恢复90年代实施的官方周休日,对天主教会而言无疑是最理想的更动。 他透露,当初官方周休日突更改,该教会受到最大影响的莫过于逢星期日在举行弥撒前展开的主日学。 “按照我们的传统,学生们会提早来到教会参与主日学,过后才和父母一起进行弥撒,但学生上课日更动后,我们也作出调整,将主日学改在星期六晚上并增加晚上的弥撒,方便父母和孩子一起参与。” 蔡明家说,经过这些年虽然已经适应,但仍存在不方便之处。 “星期六的聚会我们必须控制时间,时间不能拉得太晚,毕竟一些学生星期日还要返校上课。” 他说,不仅如此,以前教会每个月的其中一个主日都会举办聚餐会,借此平台让会友们交流,但星期日变成学生的上课日后,每次的聚餐就少掉了学生群体。 “包括举办一些其他的活动,比如家庭日等,为了让一家大小都能参与,我们也只能选在公共假日或学校假期来办。” 他因此认为,如果能恢复星期六和星期日的周休日,教会绝对欢迎,毕竟所有活动都能安排在星期日进行。 “若官方正式公布,届时我们也会开会讨论作出相应决定。” 新山全备福音教会郑惠光牧师认为,官方周休日若回到从前,对基督徒而言是好的,也具深重意义。 他说,星期天的主日其实也称为“圣日”(Holy Day),在这样的日子敬拜神,意义更大;他对州政府重新检讨官方周休日的决定乐见其成。 与其他教会一样,新山全备福音教会多年前为配合时局发展也面临了挑战,尤其是儿童事工,必须进行服事人员的调整。 “因为儿童事工的老师大部份是在星期日休息,考虑到这点,我们后来决定在星期六增加一天儿童事工,同时也增加了原本没有的周末崇拜(星期六崇拜)。” 郑惠光指出,作出相关调整后,这些年来他发现,不管是参加儿童事工的儿童或周末崇拜的聚会人数都在增长,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时局的变化反而带动了教会人数的成长,可谓好事一桩。 “对于小教会来说,另一个好处就是容易请到外援讲员,因为若大家都在同一天崇拜,讲员难免分身乏术。” “缺点还是有的,毕竟大部份的父母是在私人界工作,他们难得在星期日休假,孩子却要上课,从家庭的互动与父母孩子的关系来看,必定会带来一定影响。” 他强调,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宗教教育,三者皆不可或缺,这样才能达到孩子身心灵平衡的发展。 “有些父母为了让下午班的孩子一起参与主日崇拜,预先让孩子穿好校服及准备好午餐,在聚会结束前匆匆让孩子吃完午餐然后赶著送他们到学校,多少带来些许不便。” “我个人认为,恢复星期六和星期日休假是明智之举,毕竟官方休息日若能跟工商界同步,反而能促进工商业的发展。” 他也透露,即使恢复90年代落实的官方休息日,该教会仍然会保留现时已采用的方案。 他说,随著时代变迁,今时已不同往日,就好比因应疫情诞生了线上和线下的聚会一样,该教会当年为了适应政府政策的调整作出改变,但相关改变如今已变成了这个时代必不可少的一个元素。 “90年代,那个时候聚会的人数不多,所以只有星期日一天的崇拜聚会,但今天的情况已不一样,周末崇拜也成为了这个时代的需求。”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