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长相

8月前
老实说,30岁前,我从没听说别人赞过我“美”,自有记忆以来,我妈妈总是拿我的样子说事,比如她最常说的,是我的嘴巴很大,用的形容词竟是“血盆大口”。小时候她就告诉我长大后最好不要乱涂口红,因为口红会彰显我的嘴型,让我更难看。 小时候,我很讨厌她这样说我,心里还有些怨恨,我爸妈的嘴巴并不大,我到底是怎么长了一张大嘴巴呢?最讨厌的是,我妈还哪壶不开提哪壶,依旧常常这样形容我的嘴唇!也许是因为我妈的年代流行樱桃小嘴,她恰好有一张小嘴可以引以为傲。别误会,我妈也不是尖酸刻薄的人,只是她说话常常不懂克制,也不大会看人脸色,最糟糕的是她这大剌剌的性格竟然不知怎的生了一个爱记细节,也相当记仇的女儿。所以,大家可以想一想,常年累月听妈妈这样形容自己,少年的我跟我妈的关系自然也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也许是我常常苦着脸吧,最后我的脸真的长成一副欠揍的模样。再加上小时候遭遇家里姑嫂不合的问题,我总是不小心就站在夹心饼的位置,长得不美丽也算了,还长期摆着臭脸,那个“难看”更是可想而知了。 我妈对我五官的评价深深影响了我对自己长相的满意度。成年后,就算有人说我长得顺眼,我也会觉得那人是骗我,安慰我,或说着客套话。我不满意自己逾30年,并一如既往地认为自己丑。 大家可以想想,如此持续地不满意自己,负面情绪像滚雪球一般,三十多年过去了,人活得快乐吗? 幸亏我有个很疼爱我的奶奶。她从不骂我或批判我的长相,只是告诉我,如果真的不满意,大可以长大后努力工作攒钱去整容。 好,说了这么多,到底我后来又怎么接受自己的长相呢?我如何“自理”呢?上个月有天我照镜子,忽然发现我的“血盆大口”其实遗传自奶奶!这个发现让我差点喜极而泣! 好像见到奶奶又活了过来 其实长到30岁左右,我就不太在乎自己的长相或唇形了。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发现,一个人是否招人喜欢,长相还是其次,个人自信和对自己的看法才是最重要的。这个发现让我放过自己,也对妈妈的批评有所释怀。奶奶往生25年,留下的照片只有区区几张,所以当我发现自己的宽厚嘴型源自奶奶,这对我来说是多么幸运的事。奶奶是唯一让我感到温暖的人,我极愿长得像她。就算奶奶长相普通,在我眼中,她永远不可替代,永远那么好看和美丽! 这个发现让我每次照镜子,一抿嘴就看见奶奶的影子,犹如她在抿嘴,所以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的厚嘴唇忽然变得“好看”起来。真的好像见到奶奶又活了过来。那时起,我就不再觉得自己难看了,因为我看到了祖先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记。 奶奶是个坚毅的女子,丈夫早逝,四十多岁守寡,一个从大陆来到陌生的南洋且不识字的弱女子,拉拔八九个孩子长大成人,她的人生虽充满挑战与磨难,我却没见过她高声骂人。在我心中,她就是我见过最温柔又坚毅的人物,我真的很乐意自己身上有一小部分跟她长得像。 我还有一对深酒窝。我妈不是没称赞过我,她说我身上唯一长得还可以的,就是脸颊有酒窝。这句话我听过无数次,以前我不觉得这是赞美,还偷偷怀疑我是妈妈捡回来的。因为我爸妈脸上没有酒窝,我的兄弟姐妹也没有。他们也许有,但很浅很浅,浅到不像有。这是我妈说的。大家是不是发现我妈说话很搞笑?其实我妈对每个人都不错,唯独跟我总是挑“色彩很重”的话来说!搞得我们常常不太好沟通。 但也是发现嘴型像奶奶的同时,我又发现自己的脸型像外公!有七成相似!而我妈在我身上唯一看得顺眼的酒窝,原来是沿袭自外公。 我也发觉外公的3个女儿当中,有两个是有酒窝的。酒窝的深度嘛,我们不相上下。两个阿姨的脸上都有一对深酒窝,唯独我妈脸上没有,或许,本该属于她的那对酒窝不知道什么缘由移植到我脸上了。这时候我再次释怀,想起妈妈童年时期对我那些五官不太满意的评价,我忽然又听到了她话里的重点——其实,我脸上还是有一对可以“力挽狂澜”的深酒窝! 今年我年届不惑,再回头,这两年却常常听到有人赞我长得有气质或知性美,这样的说辞虽然跟“美丽”很难挂钩,对我来说却是难得的。照镜子时,我不再嫌弃自己的长相,偶尔还很臭美地朝镜子里的人笑一笑,轻拍胸口赞誉自己:“亲爱的,你其实也蛮美丽的!” 当然,我早就深知这个年纪,美不美丽是其次,活得漂亮才更为重要了。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