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行人道

6天前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新内阁名单公布时,我最寄予厚望的是交通部长陆兆福呵——特别是有鉴于他过往的良好表现——我是多么期待他能为我们的交通情况带来改革。 最后还是从蛋黄搬到了蛋白。这个蛋黄蛋白的典故出自韩剧《我的出走日记》。这部剧我实际上只看了3集,但觉得蛋黄蛋白的类比很有趣,就记下了。剧里的主角住在京畿道,据说就像蛋白包覆着蛋黄那样“包覆”着韩国首都首尔。简而言之,蛋黄是中心,蛋白是比较偏远的地方。 我原本住在吉隆坡郊外岭,断断续续也住了超过20年吧。多年前刚搬到吉隆坡时,最初是在工作地点的安邦新村租房。后来换了工作,每日往返孟沙有些远,就想搬家。有个吉隆坡出生的朋友推荐了郊外岭,就约了同样想搬家的朋友去看看是怎样的一个地方。车子一转进去就被路两旁的老树所吸引;二十多年后搬离时,树虽然已经少了很多,最舍不得的依然是几个路段两旁的葱葱郁郁。 在郊外岭住久了的一个问题——或许只是我个人的问题——之后好像搬到哪儿都会觉得好远好不方便。因其策略性的位置,从郊外岭出发,无论去哪儿好像都不远。所以虽然名字有“郊外”两字,却是位于中心位置的蛋黄。这个优点却难以避免地招来发展商的虎视眈眈,这些年看着树慢慢不见,新公寓一栋接着一栋冒现,甚至连小小一块地都不放过,渐渐觉得这已非我久留之地。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