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用餐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4月前
(新加坡16日讯)男子质疑用餐后需要清洁桌面,质问环境局执法人员的视频被放上网,引发热议。在新加坡,根据条例,食客必须清理桌子,包括纸巾、吸管、饮料瓶罐、食物残渣等垃圾。 《新明日报》报道,一段1分钟35秒的视频日前在网上流传,一名男子在路上与两名环境局执法人员对质,双方语气坚决,气氛紧张。 拍摄视频的男子疑在小贩中心用餐后,因没有擦拭桌面的水迹,结果被环境局执法人员拦下。 画面显示,男子不停询问执法人员是否需要擦拭桌子,并坚称自己只需要清理掉骨头和纸巾等垃圾,至于擦桌子则不是他的责任。 两名执法人员则解释说,若男子弄脏了桌面,就应该清洁桌子。其中一人说:“先生,你(需要)明白,当你吃饭时,如果你把一根骨头放在桌上,或者你把一些东西倒在桌上,你就必须把它清理干净。” 男子则回应说:“擦拭桌子不是我的责任,按照规定,我唯一的责任是扔掉我的一次性物品,对吗?” 3人继续争论不休,直到视频最后,男子才放软态度,指自己只想澄清情况,并向两名执法人员表示感谢。 视频上网后,不少网民留言讨论条例,有人认为男子没错,有人则认为,食客弄脏桌子就须自行清理。 环境局条例:有责任维护卫生 根据新加坡环境局官网的资料,当局自2021年9月开始推行强制食客归还托盘和餐具的规定,让食客共同承担维护公共餐饮场所清洁和卫生的责任。 资料显示,食客必须为下一位用餐者提供清洁的桌子,包括清理纸巾、吸管、饮料瓶罐食物残渣等垃圾,以及归还托盘与餐具。 另外,条例也列明,若未遵守上述规定,或没将任何从桌上掉到地面的东西捡起,都属违规行为。不过,不慎将饮料或肉汁洒在桌子上,则不构成违规行为。
4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新加坡12日讯)新加坡残疾女泳将孙锦雯带导盲犬去餐厅却被告知需在户外用餐,她拍下视频上载社媒指遭员工“歧视”,事件引热议掀起两极化反应。 《新明日报》报道,孙锦雯曾代表新加坡参加2021年东京残奥会。她5岁被诊断患有先天性杆锥细胞退化(cone-rod dystrophy),导致视力不断恶化,在去年1月获得导盲犬Orinda协助她的日常活动。 孙锦雯星期三(8日)录下视频并上载至脸书和TikTok,叙述她与母亲带着导盲犬到后港Hougang 1商场的RockyMaster餐厅用餐的经历。 视频中,负责接待的餐厅员工通过电话向上司请示,并请母女二人坐在户外用餐区。   孙静雯的母亲拒绝并问道:“之前在麦当劳也发生同样的事。你们为什么歧视导盲犬?”她接着补充环境局和伊斯兰理事会都允许导盲犬进入所有餐馆。员工表示上司会回电时,孙锦雯就问:“我把这段录像发到网上会怎样?”员工答:“报警。”   孙锦雯上载视频时说,这类事件发生得太频繁。她虽然理解很多餐饮业者需要时间了解本地的导盲犬条例,但却似乎没看到什么进展,而她也认为服务人员不该为此负全责,管理层应增加他们对导盲犬条例的认知。   视频一经上载掀起公众热议,有不少网民力挺孙锦雯,但也有好一部分认为她的做法有点偏激,未顾虑到员工的感受。   记者昨午走访餐厅询问食客意见。大学生许修菲(19岁)不介意与导盲犬在同一食肆用餐。“它们很温和,而且在帮助视障者,也不会影响我吃饭,为什么要排斥?”   62岁的陈女士则从小怕狗。“即使导盲犬栓绳,我也会怕。如果我用餐的餐馆有狗进来,我会选择离开。” 员工因事件受精神创伤   连锁餐厅RockyMaster当天在Instagram上回应此事写道:“我们不歧视任何顾客,但也考虑某些用餐环境会造成其他食客不安。因此,我们按照食品安全局和伊斯兰理事会的要求,请顾客将导盲犬栓绳,并在户外区域用餐。”   餐厅说,尽管涉事员工处理类似状况时可能欠缺经验,但很感激她谨慎地先向上级请示;另外,尽管过程被录像,她保持冷静并尽力满足顾客需求。 “这名员工因为这件事受到精神上的创伤,公司已向这名职员表达关切并提供帮助。”
12月前
日剧《最完美的离婚》中有句经典的台词:两个人吃的是饭,一个人吃的是饲料。 我记得当时看到这一幕,正好是独自坐在电视机前吃饭,当下巴不得回呛编剧坂元裕二一句:你才是吃饲料,你全家都是吃饲料。 农历新年期间与几个同样喜欢独自旅行的朋友聚餐,谈起一人上路时最开心之事,其中一项竟是一个人吃饭。 不用担心同伴的喜好,不必迁就别人的口味,也无需猜测对方的预算。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吃路边摊很随性,吃米其林也没问题,反正只需要向自己虚空的胃(或钱包)交待。 如果你像我一样,天生爱当滥好人,结伴旅行时总是先为别人着想,考虑其他人的口味喜好,然后再衡量食物价钱,确定能够满足所有人的要求,那你一定能够体会旅途中一个人吃饭的自在惬意。 日常生活中在外用餐,独自坐在餐厅里吃饭,有时难免会有心理压力。尤其身在热闹的餐厅,埋头吃饭时免不了敏感多疑,会不会有窥探好奇的眼光在背后默默注视?于是很多时候宁可打包回家吃。 这份格格不入的感觉,身在陌生之地时反而变得理所当然。与其他成群结伴的食客不同,旅客的身分反而衍生无以名状的勇气,坦然地把身心都交还予原始的食欲。 因为是一个人旅行,一个人吃饭,所以可以理直气壮地走入任何一家新餐厅探险,可以放纵地点完餐单上每一款甜品,请厨师成全嗜辣嗜酸的个人口味,把吃光光的寿司盘叠得再高都不必在乎别人的目光。 真正体会一个人吃饭的无限愉悦,是在日本。或许越来越多的日本人习惯独自用餐,日本的餐厅亦很上道,设计了各种体贴入微的单人席,让人可以安心当个孤独的美食家。 说起单人席,不得不提一兰拉面。 现在我们对于单人席的第一印象,原型多半来自于这家国民拉面店。挡板打造了封闭的空间,隔绝了别人的视线,让吃饭,啊不对,是吃面这件事变得直接专注,心无旁骛。 想吃什么,直接去自动贩卖机下单;面条精细,汤头浓淡,直接写在一张纸上交待。连说话的功夫都省下了。还有比这对独行旅客更友善的用餐环境吗? 不过,旅途中一个人吃饭,也可以不是一个人。一碗热腾腾的拉面被捧到面前,我在小隔间里将碗筷、温泉蛋、绿茶一一排好,然后用手机拍了张照片,隔海传到远方某人的手机上。亲爱的,这是我的晚餐,你今晚吃什么呢?   更多文章: 彭健伟/疫情下的爱情 彭健伟/来去日本配眼镜 彭健伟/空间和安全感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