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学习障碍

距离企业日活动只剩一个星期,班上的讨论氛围愈发热络。A队四人组合本来说好只卖炸香肠,后来组员间又觉得只有香肠太单调了,现在不但要加卖巧克力面包和国民饮料——美禄,连炸香肠都变成加上芝士片的升级版了。 我瞪大眼问:“你们的炸香肠卷上芝士片,成本肯定上升不少,那香肠就要卖更高价钱了。你们认为会有人愿意花2至3令吉来买一条香肠吗?” 那个负责买芝士片的男生阿明耸耸肩。“我也不知道,这样我留着煮面吃好了。” 我本想让他们思考问题,结果他用一句话就打发我了,他的组员也没有反应,好像香肠加不加芝士跟他们无关。现在的孩子解决问题都那么干脆随便吗?所谓同组就是要共同讨论协商做好一件事,他们应该还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 另一B队也是四人组合。其实还有一位学生想加入他们的团队,我也认为人多好办事,那四人不但完全不吃亏,甚至成本也会因多一人摊分而减轻负担。但这B队只是一味摇头,原因只是不要太多人,我只能莞尔。这B队打算卖饮料。为师想为家境不是很好的他们省一笔,忙打开手机刷到社交媒体的商业广告页面,再用心地搜索那几天什么牌子的饮料正进行促销活动,最后目标锁定促销中的X牌子和Y牌子盒装饮料。我认真地给他们分析这两个牌子的饮料之间的价格差异,那四位同学边听边点头如捣蒜,后来还表示要再讨论才能给我答复。 课后休息时,他们齐聚我的跟前,看他们个个眼神发光,我很欣慰,我知道他们一定已经做了最好的选择。只听组长语气坚定地说:“我们决定要买Z牌子的饮料来卖。” 天啊,刚刚都不在我们讨论范围,也没有进行促销的Z牌子怎么突然从天而降了?我刚刚准备好要赞扬他们懂得精明选择的句子,被Z牌子饮料堵在喉咙里了。这队可爱到极点的四人组合真让人好气又好笑。 【六日情.师生过招01】到底卖什么?/吴诗玉(古晋) 【六日情.师生过招02】四人组合/吴诗玉(古晋) 【六日情.师生过招03】四人组合之阿明/吴诗玉(古晋)   【六日情.师生过招04】转换的勇气/吴诗玉(古晋)   【六日情.师生过招05】价值观/吴诗玉(古晋)   【六日情.师生过招06】判若两人/吴诗玉(古晋)
1月前
为了让学生能将课堂上所习得的知识与技能运用于生活中,校方决定在年杪举办一个小小企业家日。这是学校第一次举办企业家日活动,学生异常兴奋,这几天早上都在讨论要准备什么食物或饮料甜点来贩卖。热络的讨论中,那个素来不多话的小真也认真地把同伴们的讨论记在心里。那天傍晚,想贡献绵力的她发信息给我了。 “老师我可以卖玩具吗?” “不可以。”顺便附上晕倒的表情符号。 “那我卖笔可以吗?” “也不行,校方指定卖食物而已啊!” “这样卖面可以吗?” “卖面当然可以啊!”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小真终于满意地回了一个卡通笑脸。 第二天早上,小真蹦蹦跳跳地来到了课室,我随口问她当天是不是妈妈帮忙准备炒面,结果小真坚决地摇着头。 “是我自己煮的,我会煮面。”她口齿不清,边笑边得意地指着自己的胸口。 望着小真那双眨巴的大眼,我有点不放心,决定先看看小真的“面”是怎样的,就叫她回家发图片给我。果然,她发了咖哩汤底的Maggi面给我。 “不可以啦!你煮给自己吃就好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呀?我要卖面啊,我真的会煮面!” “不可以就是了。”心里嘀咕着:那煮好的汤面过了几个小时都发胀了还怎么卖? 小真又发了红毛丹的图片给我。 “老师这个总可以了吧?” “红毛丹可以。”刚刚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信息又到了。 “可是我家里的红毛丹吃完了。” 我还没来得及翻白眼,方便携带的包装梳打饼干图片又发过来了。 “这个可以吗?” “没有人要买啦!” “那我不要卖了。”她还附上一个泄气又伤心的图案。 “你帮忙看我们的摊位吧,老师需要你的帮忙哦!”为免小真难过,我赶紧给她回了信息。 结束了信息往来,我还是很感谢小真——一个有学习障碍,但在诚意、活力、热情与热心方面都满分的女孩。 【六日情.师生过招01】到底卖什么?/吴诗玉(古晋) 【六日情.师生过招02】四人组合/吴诗玉(古晋) 【六日情.师生过招03】四人组合之阿明/吴诗玉(古晋)   【六日情.师生过招04】转换的勇气/吴诗玉(古晋)   【六日情.师生过招05】价值观/吴诗玉(古晋)   【六日情.师生过招06】判若两人/吴诗玉(古晋)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敲击声齐下,简单的钢琴伴奏中,围成一圈的特殊需求乐队演奏一曲Rasa Sayang。可见,坐在姿势保持椅上的其中一位学员,带领其他学员呼吸、热身、敲击手上的乐器,气氛极其欢快。初次走进雪隆痉挛儿童协会(SCAS & FT)的音乐课室,看见学员间的互动与呼应,欢乐的氛围印象最为深刻。 经过3个月的观察,研究人员表示特殊需求学员对复杂节奏的掌握与呼应已更敏锐。R.I.S.E. (Rhythm Interactive Special Enabler)音乐疗效计划选择使用敲击乐器和音乐节奏来改善特殊需求人士的学习障碍问题,也获得了马大可持续发展中心(UMCares)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项目资助。 与此同时,音乐如何走进了特殊群体的生活,并且帮助他们建立联系与归属感? 报道:本刊 梁馨元 摄影:本报 陈启基 视频:本刊 林佳莹、林芷桑 音乐课开始前,一位家长推着孩子的坐姿保持椅进入课室。前方的学员一见朋友到来,立即放下手中乐器兴奋地呼喊与她示好。家长表示,他们对周遭事物的感知能力是存在的,也能感受到人的善恶,只是表达方式以及认知程度有别——有的会因为跟朋友争糖果而有情绪,有的则因为无法习惯新轮椅导致的疼痛而哭喊。 他们需要每天去适应不同的挑战。因此教育学博士陈瑞泉说,从教育的角度来看,他希望为特殊群体建立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并且要让他们保持舒适,在练习时不会感到危险,这是至关重要的。” 为学习障碍儿童提供音乐治疗课程 陈瑞泉与R.I.S.E.计划创办人Edwin Nathaniel合写了一本实际运用敲击乐器,协助特殊群体改善学习障碍的教学手册。马来西亚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同时也是Aseana Percussion Unit(APU)乐队的联合创始人Edwin,在23年前就设立了R.I.S.E.计划,为不同类型和程度的学习障碍儿童提供音乐治疗课程,包括自闭症谱系障碍(ASD)、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和唐氏综合症(DS)人士。这项计划在2006年于第5届BOH Cameronian Arts Awards中荣获最佳社区艺术项目。 在今年8月,R.I.S.E.计划迎来崭新的阶段,来自马来亚大学创意艺术学院、医学院、教育学院和人文暨社会科学院的高级讲师团队,让音乐结合医学,再辅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更有效地帮助特殊需求群体建立健全的社群经验。 以证据为基础的音乐干预加速康复过程 “音乐治疗”想必不太陌生,但马大创意艺术学院高级讲师马雯雰提醒这是一个专业领域,“治疗师需要在医院接受长时间培训,完成1080小时的实习并通过考试,不能随意自称为音乐治疗师”。马雯雰主要研究范围在音乐治疗,当音乐结合医学,能更有效地引导特殊群体学习。 她将其分成三种类: 1. 音乐治疗(Music Theraphy) 一种临床和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专业人员必须了解病人的病例,以量身定制一个治疗计划。帮助因受伤、生病或残疾而受到影响的人,以支持他们的心理、情感、认知、身体、交流和社交需求。 2. 音乐作为药物(Music as medicine) 此方法通常由医生展开,用预录的音乐帮助病患治疗疼痛和减轻压力。 3. 音乐干预 (Music Intervention) 在各种环境中,音乐被用于减轻压力或对心理体验均产生积极影响。不限于特定专业人士,把音乐的元素加入特定活动之中。 R.I.S.E.计划可归类在音乐干预 (Music Intervention),马雯雰表示。在音乐治疗中,例如对于中风患者,治疗师会根据患者的步伐设定节奏,边弹吉他边让患者在音乐的引导下练习走路。通过音乐的干预,能有效加速康复过程。 “所谓干预,可以想像成在跑步时听音乐,可以让人在沉闷且疲惫的跑步过程中保持动力,并延长跑步时间。”对于复建患者来说,在治疗中持续练习是为关键;因而利用音乐与节奏作为引导,患者更容易维持稳定步态。 马来亚大学中文系高级讲师郭紫薇提及,UMCares平台鼓励研究人员用学术参与社区;而她主要从人文的角度观察,如何通过这项计划唤醒社会对特殊需求群体的关注。过程中,研究团队向家长收集孩子的生活素质水平问卷,再从中调整教学方案。 “很多民间的音乐治疗重复进行, 但不知道需要关注阶段性的成果。研究团队加入R.I.S.E.的功能,就在于提供正确的数据,证明音乐干预方法是有效的,”马雯雰补充。 通过音乐寻找归属感 为特殊需求儿童制作音乐专辑 雪隆痉挛儿童协会的音乐课室布告板上,贴着许多他们国内外演出的照片。尽管行动能力受限,长期以轮椅代步,但他们的世界并不小。Edwin曾带领这支乐队到印度新德里演奏:“你一眼就能看出他们在表演时很享受,因为他们很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Edwin从事音乐教育40年,并且在雪隆痉挛儿童协会教导特殊儿童音乐接近24年。今年64岁的他,一走进音乐课室便带动了学员间的气氛。他深知音乐是一种强大的工具,超越了种族、残疾的界限。“当我与音乐一起时,我希望有能力为特殊需求的孩子们提供学习和表演的机会,帮助他们建立信心,找到彼此的联系,更重要的是找回归属感,”他说。 音乐课室内,学员们围成一个大圈,手握各自的敲击乐器,包括沙槌、铃鼓、敲击木、马来手鼓(kompang)和牛铃等。“痉挛”指突然不受控制的运动,进而妨碍日常生活照顾和人体的姿势摆位,因此多数痉挛儿童的上半身肢体能力较弱。而选择这些乐器是因为容易被握住,并且不需要高度技巧与乐理知识。 Edwin追述,从计划一开始到现在,学员已经可以带领乐队演奏。曾经,他与两位学员到香港代表马来西亚参加国际音乐艺术大赛,他们带着自己的故事与原创歌曲,把对音乐与生命的热爱展现在国际舞台。未来,Edwin还想为他们制作一张专辑。 全纳教育改善社会偏见 谈起自己教育特殊需求儿童的经历,Edwin笑说实在有太多故事了——“曾经有一个小孩,我教了他9年。常常下课之前,我会带他来到特殊儿童的课堂,我想让他们可以彼此接触,而不是某天在路上或餐厅遇见,对他们比较激动的情绪行为感到抗拒或害怕。” “直到去年他和我说,‘老师谢谢你给了我和特殊孩子相处的机会,我才知道如何照顾和关心他们。’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都碎了。因为当他说出口时,代表他能理解这些孩子是如何走过来的,”Edwin说道。 正因如此,他想实行全纳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在一间学校里容纳所有不同需求的学生;不只是给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学生提供入学机会,接受主流教育,更是注重学生在学习上的参与和具体进步。 “我想要一间包容性的学校,在这里人们不会因为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孩子而感到差异,我不想要这样的社会偏见。”了解他们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与之建立联系。 陈瑞泉表示,通过R.I.S.E.计划希望向社会展现特殊儿童家庭所面对的困境;然而他们一天天克服身体上的不适、情绪挑战、学习障碍,那份直面生命的勇敢更应该被展现。正如雪隆痉挛儿童协会主席拿督方维强所说:“当我看见他们在练习穿线,尽管他们的肢体能力比较弱,但他们从来都不会放弃。” 雪隆痉挛儿童协会常年为特殊需求群体提供辅导和社区服务,而从R.I.S.E.计划出发,他们希望能唤醒群众的意识,并创造出一种社会的集体责任。 更多【新教育】文章: 学生制作课件 丰富独中教材 用游戏艺术 打造异想世界 地质学 探究过去/现在与未来 萧婉思博士/打破哲学无用论 把哲学带出象牙塔 人类学研究员 吴佳翰/走访沙巴原乡 窥探族群共融
3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我的小儿子有阅读障碍的问题。7岁了,自己的名字不会写,简单的数学也不会,比如“3-1”这类题目。他英语的小字母写得不好,甚至有些不会认。有些简单的活儿也干不好,比如穿有纽扣的衣服、裤子、收拾书包。 我跟我课堂上的学生分享这些事,他们的表情很诧异,觉得这已经一年级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啊? 学生A说,还不会写啊? 学生B说,别说话! 我说,嗯。 见他们一脸担心的样子,我继续说,有些孩子就是有学习障碍,比如他会把b写成d,就像镜像一样,甚至一个中文字也不会读。 学生提议,那可以送他去寄宿学校啊! 我说,寄宿学校?为何要送去寄宿学校?这样会学得更好吗?如果父母都接受不了自己的孩子,那么你认为还有谁可以接受他们呢?当然,有些父母会放弃,甚至觉得自己的孩子很笨,为了让他们有更好的学习就送去了。但从我的角度看来,孩子本身是颗种子。他们只是还没发芽,或许也正在发芽,并向着他们的天性发展,而不是我们即刻就能看到的结果。关键是要得到足够的温暖、爱和温饱。 我常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参天大树,小草灌溉得好,也一样能绿油油的。一切不急于一时,很需要耐心等待。 但是人啊,总是害怕错过,总是害怕孩子们现在不努力便老大徒伤悲。 儿子上小学的第一天,阿姨载送他去,我和老公随尾在后。下车后,我叮嘱儿子:记得这个阿姨,等下放学老师会带你去校门,阿姨会来接你的。 过了几天,阿姨放学找不到他,紧张地拨电话问我:你接孩子回家了吗?我找不到你的儿子。 我教着书也回答:没有。 阿姨说,我这就去找找。 结果是儿子挂在胸前的卡没带上,被带到了另一个校门。 某一天他说:我买了橙汁,老师给的钱。 我说:你还会跟老师借钱买果汁?记得钱得还老师。 我就想,这儿子是那里来的自信。 我答:我也知道,但还是得上课吧!很快就有假期了。 这种对话我们从前年就一直说到今天。 他说:我不喜欢华语。 我说:我知道你不喜欢,不过你也得在那环境才能学习华语。 父母要学习扩大思维 我发现每个孩子不一样,并不是每人都合适这种学习方式。甚至可以说,这世界的教育指南多得是。 于是我问自己:到底什么对一个人最重要? 我想,就是有足够大的支持和爱吧!一个人在成长时,成绩表现如何,真的不重要。 我教书17载,看过很多学生。我清楚了解,每个孩子的学习、大脑发育区域和身体息息相关。问题只在有没把孩子放在属于他的位置上。当然,这些孩子都是正常的孩子。 身为父母、身为一个学习者,更需懂得扩大自己的思维,接受每种可能的结果。懂得往外扩展能力之余,还需要能同理与接受每种不在自己掌握下的人事物。 学校老师对我说,他是有点特别,既不是自闭,又不是过动,就是学习上有点障碍。但是儿子的表达能力没问题,也没有交际问题。 我心想,这就代表孩子健康啊,不是吗?既然他是个健康的孩子,那么我们提供足够的爱与支持,扩展孩子的观点和世界,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样他将来的发展也不会受到限制,不会因为我们狭隘的观念和爱阻挡了一个孩子的路。 是非成败转头空。既然如此,就好好陪伴你最爱的人过日子吧。余生他才会感谢上天赐予他,一份无法替换的爱。
8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2020年新学年开学后几天的早上,我在图书馆整理图书。有个男生走了进来,是转校生,询问他的课室在哪一楼。中二的同学,我的华文班添新成员了。 第二天,我踏入中二华文课的课室,学生就赶紧报告说来了新同学。这个华文班只有15人,成绩悬殊,中一年尾大考最高81分,最低2分。同学也时常缺席。2020年我接手。看着同学们的成绩,我大胆地做了一个决定:一对一上课,不同程度做不同的功课。一段日子后,同学们开始适应,我也找到了更有系统的指导方式。 当同学开始做功课后,我让新同学伟文给我朗读文章,再写个短文,测试一下他的程度。测试结果让我很确定他是一位有学习困难的孩子。中一在独中,国语是一窍不通,华文程度也只在小学二三年级。更糟糕的是,他太安静了,几乎不愿意开口说话。这样的孩子只能一对一很有耐心地教导,但上课时间有限,我让他放学后留下,从朗读开始。 每次经过伟文的班,总是看到他很安静地坐着,一脸茫然。 为这些孩子放缓脚步 有一次,我问伟文喜欢做什么,他说喜欢折飞机。图书馆的废纸箱里总有用过一面的A4纸,我给了他几张,他折了几种不同款的飞机。飞机折好,当然要让它飞行。他就在图书馆的一端让纸飞机飞到另一端,脸上出现了少见的笑容,笑起来真好看。他递给我一个纸飞机,我似乎有几十年没玩这玩意儿了,一扔,飞机不是往前飞,而是在我不远处坠机。我俩哈哈大笑。 我给了他一叠白纸,让他回家慢慢折。 有一天放学后,他给我看他折的一款飞机,他说可以飞得比较远。图书馆空间有限,我建议到图书馆前面的空地玩。伟文让这个纸飞机不只飞得比较远,还可以让它转弯飞回他身边。他很得意地笑了。我也尝试了,可惜飞机飞不回我身边。 看着他一次次努力地让飞机飞得更远更稳更美,想到他每天很安静地坐在课室等放学,我不禁感慨,学习缓慢的孩子在课室只能鸭子听雷,只能静静地坐着,只能借同学的功课抄。他们不是不愿意自己做功课,但听不懂,无从下手。当然,还有各种各样的因素让孩子坐在课室里不知所措。老师能够为他放缓脚步吗?学校能为这些孩子做点什么吗?我想我们可以的,但改变需要热诚、需要很多很多的耐心。 后来,我们开始上网课,纸飞机只好停飞。再后来,伟文又转校了,回到爸爸身边。我和他也失联了。
1年前
1年前
近期搭地铁,有一个中年阿姨向我问路:请问A站怎么去?我答,如果想去A站,那么您搭错车了,应该选择反方向的地铁。阿姨说她之前问别人,得到的回答却是任何线路都可以去到A站。此回答模棱两可,只是阿姨选了错的地铁路线。当下我有一些感慨,为何不花多一些耐心跟阿姨解释如何去A站呢?这样一来,阿姨就不会选到更远的路线了。 最近许多快餐店设置了点餐机。对企业来说,这可以有效节省人工成本,提高利润。然而前几个星期有一对老夫妻问我能不能替他们翻译,因为他们看不懂马来文或者是英文。实际上马来西亚有许多老一辈的人不谙马来语和英语。我曾看到许多人都是比手画脚点餐的。以前有服务员帮忙,现在电子化了,他们就难以点餐了。或许电子化是这个时代的趋势,然而我们仍需考虑老一辈的人,他们或许不能适应此趋势,这就为他们带来了不便。 花些耐心跟长辈讲解 手机如今已是必需品。抗疫时期,没有手机,我们就无法扫码My Sejehtera,只能手写。有的商场不提供手写,只能扫码。这就对那些不善于使用手机的长辈不友善了。这等于逼迫他们去使用手机。在学习上,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赋,就好像有些人就是无法理解数学的运作。手机也一样。每个人都会在某方面有学习障碍,或始终没法理解,我们应该多花些耐心跟他们讲解。如果他们不会,不要放弃他们,应该帮助他们。一开始我也没耐心解释,但换个立场,如果我们有困难,也希望别人能够教导我们的啊。或许我们现在还年轻,学习能力相对强大,但老了、退化了就不好说了。 小时候,父母总会教导我们读书写字走路。那时父母比我们强大,能帮我们造船,让我们往后一帆风顺。如今时代变了,当初的造船人已经年迈,船传承给了下一代。我们上船了,千万别忘记当初造船的人啊。没有他们,就没有今日的我们。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