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元节

4天前
5月前
蒲种灵法宫十二英里盂兰胜会晚宴 (蒲种11日讯)蒲种华团联合会会长高祥威表示,中元节不是“拜鬼”,而是为纪念先贤贡献,传承文化;同时又能回馈社会,并且宣扬孝道。 他昨晚在蒲种新明华小进行的蒲种灵法宫十二英里工业区第八届盂兰胜会平安晚宴上致词时,希望通过中元节盂兰胜会告诉年轻一代,了解盂兰胜会背后的意义。 他说,大马华人在传承文化上如此积极,就是为了确保下一代能够拥有名字,受到母语教育。 他指出,蒲种数社团当年成立盂兰胜会联谊会,旨在能让全体蒲种人参与盂兰胜会,同时也为在财务上进行节省,以便资金可以回到区内的华文学校。 黄金福:平安宴筵开130席 大会主席黄金福表示,蒲种灵法宫十二英里工业区举行第八届的盂兰胜会平安晚宴,筵开130席。 他感谢筹委会成员努力促成活动,以及各界的支持,使得蒲种灵法宫可以继续维护和支持母语教育发展,同时也帮助弱势团体。 大会在现场移交2万3000令吉的捐款予蒲种区多所学校及慈善机构,其中受惠的包括获5000令吉捐款的蒲种新明华小、各获2000令吉捐款的汉民华小、益智华小、深静(哈古乐)华小、竞智华小、培明华小、蒲种山庄国中B校及卡斯菲(Castlefield)淡小。 而4个各获1000令吉慈善基金的受惠慈善机构则包括得胜之家、自立精彩发展协会、菩提之家及大马大爱脑伤症儿童基金协会。 大会也竞标13样福品,其中三样福品作为筹募蒲种培明华小建校基金,蒲种竞智华小筹募三层综合楼基金,以及蒲种汉民华小筹建三层行政楼基金。 黄基全:推动国家未来发展 梳邦国会议员黄基全表示,在来临的国会中,他们将会讨论第12大马计划,以推动国家未来5年发展;至于10月的国会中,则将在10月13日提呈2024年国家财政预算案,并相信在11月份,国家经济和政治都会在正轨上,且有正面的反响。 “在来临的20日,我也受到中国政府的邀请前往中国北京、天津和上海5天,以观察当地的经济和一带一路的发展,再视情况是否需要拟定新的政策来协助中方。” 他在现场移交8000令吉拨款给蒲种十二英里工业区盂兰胜会。 阿巴斯2千拨灵法宫 斯里沙登候任州议员阿巴斯沙理米也在现场宣布拨款2000令吉给蒲种灵法宫。 他感谢选民们在过去的州选中给予他和希盟支持,以稳住雪州的政权,并承诺他将会尽自己所能服务斯里沙登选民,特别是兑现自己在州选期间提到的永续社区概念,其中3大要素包括关注区内教育、卫生和安全。 黄思汉:传承华人信仰文化 雪州行政议员兼金銮区候任州议员黄思汉说,今年大部分中元节盂兰胜会已经恢复成疫情前的盛况,这是一个好的现象,证明商家民众愿意继续出钱出力来支持华人的信仰和文化,使其能够得到传承。 杨美盈:好政策推动经济 至于蒲种国会议员杨美盈则说,国家要得到好的资源就必须要有好的经济政策,而我国政府在近期也推行能源转型政策和2030年新工业大蓝图,这都是为了让我国有个稳定和亲商的政策,以便有更多的外资来马,为我国带来现金、技术和经商经验。 出席者尚包括蒲种灵法宫主席叶添福、巴生港务局主席欧阳捍华、梳邦再也市议员叶国荣、刘耀璇、民政党蒲种区部主席赵志刚、蒲种灵法宫十二英里盂兰胜会副主席侯建顺、刘乙媚,法会主任陈秋华,蒲种培明华小建校委员会主席彭康贤、蒲种汉民华小董事长翁宝山等人。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中元节是华人的传统节日,庆祝的民众都各自过节方式,有的人闻之色变、有的人旨在传承、有的人视作祈福、发扬思亲孝道的好日子,但无可否认的是,这也是人与人之间维系情感的另一种方式。 居銮各个庙宇的活动负责人及受访民众乐意与《大柔佛》社区报读者分享对于中元节的看法及传承方式。 赵维贤:跟着父母传承方式 德教会紫銮阁福利赵维贤表示,回忆起小时候的中元节,父母总会嘱咐他们早早地回家,然后关起门,尽量不让他们在夜晚出门。 “中元节属于古时候传下来的中华文化,我们都是跟着父母辈传下来的方式去传承文化,尤其以前住在村里,村民都比较多,且兄弟姐妹有机会相聚,因此庆祝中元节盛会一般都比较热闹。” 他说,除了紫銮山庄的春秋祭拜仪式外,该阁在8月31日及9月1日承办盂兰普度盛会,他们已筹备了一个星期,并动员了近百名工作人员,其中包括妇女组及青年团成员。 慈德法师:先顾好家人才顾外人 三宝佛堂慈德法师说,中元节的同一天在佛教里叫做盂兰盆节,也叫作佛欢喜日。 他述说了《佛说盂兰盆经》里目连尊者的故事,目连尊者为了让母亲结束在饿鬼道的日子,于是在中元节当天以功德回向母亲,让中元节供盂兰的习俗广为流传。 他表示,该堂属于传统庙宇,中元节当天会与信众共读《盂兰盆经》,信众也会到功德堂拜祭祖先。 “中元节对于一般人来说,就是思亲的日子,老一辈会说七月要拜六边,但这之前需先拜祖先,算是老人家提醒我们,要先照顾好家人,才照顾外人。” 老一辈另类教育教导生活 他将焚烧灵屋作为例子,要放面粉在旁边的寓意是提醒兄弟姐妹要团结,屋里才会充满祥和的气氛,得以传承财产。 “老一辈会用这些东西来亲身教导我们要怎么生活,让自己更强大,算是一种的另类教育。” 他透露,接下来该庙将于9月13日及14日庆祝地藏诞,届时欢迎本地民众前来供佛。 吴淑琴:各地善信前来参加 观音古庙负责人吴淑琴表示,她从家婆的手中接下打理该庙的责任,该庙已进行过多年的中元节普度仪式。 她提到,本月属于孝恩月,该庙都会开放给民众前来祈福和念经。 她回忆起当天的活动,他们邀请慈德法师主持一天的普度仪式,带领善信念《地藏菩萨本愿经》,而善信则从不同的地区前来参加,其中有一名善信更是特地从雪兰莪到该庙参与仪式。 林汶生:念经修心放下苦恼 居銮大宝法王噶玛巴佛学中心副主席林汶生表示,中元节令他想起小时候母亲会焚烧祭品进行祭拜仪式。自从接触藏传佛教后,他改以烟供方式进行供养。 他指出,该中心的超度法会放在9月1至3日与祈愿大法会同时进行,届时将有60位上师前来护持法会,欢迎民众踊跃出席。 “念经的同时也是在修自己的心,放下一切苦恼。” 唐天泉:想起小时候热闹场面 谈到中元节,龙渡宫理事唐天泉表示,这让他不禁想起小时候村民们聚在该庙庆祝中元节庆典的回忆。 “当时的中元节庆典只有一天,庙里的负责人会搭起帐篷,同时邀请道士前来主持中元普度,而村民们则会各自带着自家准备的贡品前来祈福。部分地区的庙宇还会安排戏台及歌台,场面非常热闹。” 他说,70年代的时候,他就住在该庙附近,之前该庙是由他父亲在打理,现在他除了工作时间外,其余日常时间都会来打理。自90年代以后,附近的村民陆续搬迁,因此已经找不回之前热闹的感觉了。 林女士:有机会会来烧香 民众林女士表示,她是本地人,但到外地去工作,因此不常参加本地的中元节庆典,这次是刚好有机会会前来观音古庙烧香祈求平安,而中元节的祭拜仪式都是家中的妹妹在安排。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明吉摩区州议员周忠信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指责居銮市议会不批准宗教活动,并暗示马华市议员没有协助。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让我们从更全面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首先,申请程序上的错误,造成政府部门之间收到的申请讯息混淆。 早在上个月马华居銮区会就收到一些神庙组织的寻求协助,向居銮市议会申请神诞庆典活动的批准。 通过调查才发现,这些组织在申请过程中不是先通过县署申请。有鉴于此,我们也开始担心,农历七月的神庙及商家普渡膜拜仪式申请也会出现类似问题。 为了避免有心人士不停怪罪市议会,我们就向市议会主席与秘书解释华人神庙膜拜不同的神明、中元节的意义,并对普渡的必要性作出大篇幅的解释,以解答他们的疑问。(解释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歌台唱歌是为了表演给好兄弟看)。 我也提议整理出申请指南,以避免神庙申请膜拜活动的过程中犯下技术上错误,让人继续误解是市议会从中阻扰或刁难。 所幸市议会主席从善如流,向居銮县署提出将华人膜拜所需要的一切可能活动及仪式,以符合公众安全及卫生条例的方式书面化。 其实这些指南一直以来都存在,只是各技术部门之间欠缺协调。终于,居銮县署在8月27日出台了《居銮县华人宗教宗教膜拜及庆典活动指南》,让整个申请流程更加流畅、清晰,避免了许多误会及障碍。 其次,我们必需明确理解,现今大多数庙宇位于商业地段,将庙宇设于店屋内的行为本来就不符合市议会乃至州法律的标准,这也不可避免地引发了消防安全问题与神庙合法性的疑虑。 我们都知道,华人宗教膜拜总是要烧香、点蜡、焚烧祭品,这些动作都跟火焰有关。试想,如果发生火灾,其他的店家也要跟着一起遭殃,财务损失还是小事,万一造成人命伤亡,责任要算谁的?市议会不批准在店屋进行宗教活动并不是在阻碍宗教,而是为了确保公共安全。 如果我们更深入地看问题,我们会发现这些庙宇非法活动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它们没有获得合法的宗教膜拜场所土地。 以居銮令金路的老观音庙为例,它在同一地点已经存在了数十年,那块地周围也没有商户及住宅,只是一片空地,但它仍然久久未能成功转换为合法的宗教场所。马华居銮区会前任主席颜炳寿律师为此曾付出了巨大努力,使这些庙地问题得以解决,成功推动许多老庙的庙地申请进度。 当初如果没有马华的努力,很多老字型的庙宇和膜拜活动早就绝迹,居銮市中心也不会有庄严如龙渡宫和崇福庙这样的大型庙宇。这些都是有事实证明,马华实实在在对宗教的延续与发扬做出的贡献。 到这里,我们必须问一下,除了将矛头指向别人,作为现任州议员的周忠信又为解决这个根本问题做了哪些努力?作为一名已经届满一任,并获得选民再次委托的州议员,照理应该很了解各政府机构的权限与角色。人民代议士应该更积极地帮助更多的庙宇申请合法的宗教崇拜场所土地,使得宗教活动能在合法范围内进行,无需再为活动许可问题年复一年感到担忧。 当面对问题的时候,我们应该以建设性的态度去解决,而不是误导民众,批评居銮市议会和执法团队的公正行事来向民众表现。为宗教团体争取到合法的土地,使他们在法律范围内举办活动,为社区的和谐做出贡献,才能够对得起人民的委托。   更多报道,请留意星洲日报、星洲网。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6月前
    (实兆远28日讯)中元节即将到来,商家表示今年拜祭活动所需的金、银纸等多种祭品,尤其进口自中国的货品价格都稍有下调。   商家表示,今年有举办活动的各地中元节理事会、神庙组织或工厂都比疫情期间的多很多,而接近中元节,祭品需求就会更多。 郑友美:料今年中元节活动踊跃   甘文阁宝鼎香东主郑友美表示,据他了解,今年进口自中国的神料品价格稍有下调,主要原因是船运比之前受疫情和俄乌战争开始时期,不再那么缺欠且运费也比较便宜。   “各种进口神料品价下调约5%,但其实船运费下调的幅度更高,只是在一些因素的影响下,神料品价并没有随即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调。”   他也表示,虽然可以预见今年人们筹办中元节的活动比较踊跃,但相信有许多中元节理事会是改以较小型的拜祭活动,因此需要的的祭品贡品不多,因此也不需购买太多和提前准备。   他说,道教的中元节和佛教的盂兰盆会活动有所不同,前者的拜祭活动有祭品和贡品,如烧肉、鸡、鱼等,而且还有经衣、七色衣、幽禄、阴司纸,七色纸和最主要的金、银纸等,而盂兰盆会并没用到祭品贡品,只是有诵经祈福的法会。 “今年的中元节期间,祭品和贡品的需求主要来自家庭式或地区式的拜祭活动,无论如何,农历七月的整个月份都适合举办中元节拜祭活动,或许祭品需求会逐日增加。”   他表示,过往在一个月时间的中元节期间,通常有3次的拜祭活动,即农历七月初一、十五和最后一天,意即有始有中也有终。不过现在人们都选择整个月份的其中一天,尤其中元节正日的初十四或初十五,也有一些社区的中元节理事会固定在每年七月的某一天举办活动。    
6月前
        (怡保28日讯)中元节到来,随着经济市场全面开放和许多组织都恢复举办超度活动等,有的神料店生意恢复疫情前的销量状态,有的业者表示只属一般。   民间在中元节有烧贡品祭亡魂的习俗,过去3年因疫情而停顿下来的中元节超度祈福法会,随着冠病疫情逐渐消退,许多组织都恢复了在农历七月举办盂兰胜会等活动,因此带动到神料拜祭品的销量。   这个时节,民众通常到神料店购买一般的祭品如金银衣纸、路钱等,有者也会购买一些纸扎品如扎衣物、油站等,到神料店选购祭品的顾客包括了不同年龄层,不过以中年、老年人居多。             王春梅:各组织复办超度法会   新顺馨神料贸易老板娘王春梅表示,随着今年各行业都已经开放,民间团体也纷纷恢复举办超度法会,以及人们“拜路边”,因此带动到拜祭品的销量,更恢复了疫情之前的踊跃状况。   她指出,去年还有一些组织没有办中元节超度法会,今年各组织已经是全面恢复举办活动。   她也说,由于农历七月为期一个月时间,但一般上法会都会在前两个星期开始举办,因此当步入农历七月就会有很多人开始来购买,且任何年纪的顾客都会前来购买。   “一些人在参加为亲人或亡者的超度法会时,会带着祭品去拜祭和烧给先人,但是由于情况与清明节不同,所以他们购买的祭品就不比清明节期间多,主要是买往生钱、路钱、金银衣纸等。”   增基本祭品应付需求   她说,今年也增加了中元节所需的基本拜祭品如金银衣纸、香烛等货源,以应付需求。   她表示,目前拜祭品包括香烛的价格保持着清明节期间的价位,没有变化。   “为了应付中元节的拜祭品需求,我们也有准备了一袋袋的拜祭品配套,一包售20令吉,里面含有金银衣纸、香烛、肚脐饼等,以让人‘拜路边’,销量很理想。”         陈舒颖:销量不错   中元节庆记神料贸易负责人陈舒颖表示,今年中元节拜祭品的销量还算不错,尤其是星期天当天,比较多人到来购买所需拜祭品。   她指出,今年民间恢复举办中元节超度活动,也有一些市民会“拜路边”,拜祭品销量会比疫情期间稍微活跃。   她表示,一般上,中元节期间所需的基本拜祭品是金银衣纸、香烛等,即使一些拜祭品的货源成本已经涨价,但她不敢调整价格,保持旧价。   “中元节的拜祭品销量不及清明节,华人比较重视清明节,游子会纷纷回乡拜祭,而中元节则不同,不过也有少数人会购买大型的纸扎品如油站来拜祭。”              
6月前
(新加坡21日讯)后港庙宇首次筹办歌台庆中元,演出过程两度断电,歌星歌迷互相调侃,指有人“没洗澡”才停电,也有歌迷指或没留位给“好兄弟”,才出状况。 位于后港5道的长天宫念心社,昨晚在组屋区的空地举办歌台庆中元。 从傍晚6时许开始,陆续有公众到场支持,岂料开场前,音响却出状况,断电长达一小时。 据观察,有超过350名公众在场等候,原定7时25分开场的歌台节目,延误到将近8时才开始。 打头阵的歌手赖星丞于晚上7时57分开唱,没想到唱不到两分钟,音响再次突然中断,台下随即传来一片嘘声,观众大叹扫兴。还有歌迷笑称歌星“没洗澡”,才走霉运。 大约10分钟后,电流再次恢复,主持人婷婷反调侃说,第一排的歌迷“没洗澡”,才频频断电。 歌迷许志坚(72岁)受访时指出,过去看歌台演出,也曾发生断电事故,但问题很快解决。 他说,注意到主办方没在前排座位摆放金纸,预留座位给“好兄弟”,或因此才出状况。 首遇断电    赖星丞:所幸无需赶台 赖星丞受访时说,首次遇上断电情况,所幸歌星们昨晚都无需赶台。 台主许福权(72岁)则解释说,他们向市镇会申请电源供应,岂料电量无法负荷,才频频停电,最后只好借用庙宇的电源,问题才得以解决。 “一开始等当局派人来开电闸,但一下子又跳电,最后才直接到庙宇接电,让节目顺利进行。”  
6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