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城人小说

|
发布: 12:38pm 03/12/2023

生活

交响曲

生活

交响曲

西林.那一棵树

4/12城人小说——那一棵树/西林/王昕玫 Heng Xin Mei/991217-10-6114/xinmei1999f@gmail.com/6450511623(Public Bank)

他在这个地方了三十年。

ADVERTISEMENT

从那么小的一个小不点,渐渐长大,渐渐长到可以傲视邻居的高度。小时候,这个地方很拥挤,因为拥挤特别吵杂热闹。当日子一天一天过,这里开始寂静冷清,到最后的寥寥无几。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他努力回想,记忆最深的是那天。

那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大家仍然很惬意的说笑着。然后,几个人闯入,破坏了这里的宁静。他仍然记得那一天,一竖蓝色的墙,把这里一分为二;一个巨大的黄色器械把墙另一端的他的同类一一推倒,铲平。

他听见他们的哀嚎,听见他们的绝望,也听见他们死前的求助。

可是他能做什么呢?他只能眼睁睁望着这一切发生,那么的无力,也同时不断担心着明天的自己也会不会成了今日的他们。

幸运之神彷佛眷顾着他,他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一道墙决定了两边的命运,他被保留下来,而墙的另一端成了空空如也的土地。混乱在那一天后持续一段时间,不仅仅是幸存的他们每天的担心受怕,也是因为受到其他幸存生物的干扰。

那些生物在无处可去的情况下,对仅剩的他们展开掠夺。厮杀,地盘争斗,持续了有一个月之久;与此同时墙的另一端开始了漫长的建设,各种刺耳的声音把他弄得憔悴不堪。

幸运的是,过了三年,蓝色的墙终于被拆开,只围下不高的铁丝网作为边界的划分。

再过不久,他发现这牺牲大量族人的土地原来是建起学校。他仗着高大的身躯,看见一群又一群的孩子们在校园内欢笑、嬉戏、奔跑,或是趴在桌子上打盹、放空、吵闹。这为他闲暇的时候带来了一些乐趣。

这样的生活好像也不错。

但有时,他还是会想念昔日的热闹场景。那时他和同伴们一起摇曳树枝,与鸟儿奏乐时谱出的。现在偶尔,他还是会奏乐,只是好像少了一些什么。

X X X X X X

“给你带来了朋友,希望你不要介意。”平凡的一天,来了个不速之客。一个女生拿着铲子,手上握着一盆小树苗,对着他说道。

也许不是对着他说,他也不知道,毕竟女生的身边并没有任何一个同类,只有一片小草地与几棵树。

她铲了土,把小盆栽里的树苗插入土里,细心铺好泥土,再浇上少许的水。他哑然失笑,作为一棵树,自打他有记忆起来,他从来没遇到任何人为他浇水。

小树苗是棵风铃木,面对一众“老树”,特别害羞,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努力地伸展着自己幼弱的枝桠及稀疏的叶子。

打从种下那棵幼苗,那个女生天天都会到访。偶尔她会为小树苗浇水、施肥,之后便会站在小树苗的身旁静静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被她这么看着竟然又觉得有些不自然。有时,她也会和小树苗说话,无非是要快快长大什么的,他觉得好笑,一棵树怎么可能像动物般长得快呢。毕竟他们可是有数百年寿命的树啊。

她偶尔也会与他说话,说的内容就有些一言难尽。

“你得让小树苗喝多一点养料跟水份,别仗着根大又多就欺负人家。”

“作为老树就让让它吧。”

觉得好笑之余,他也不禁对这人类感到好奇了。为什么一个人类会选择跟一个非人类甚至是植物说话?甚至有时候会说着自己的生活,仿佛是在和同伴报备般。他知道这个女生的公司有一个爱欺负她的长辈,也知道她喜欢一个人去茶馆看书,也知道她喜欢吃农作,在家种了不同的瓜果树木。

她看起来那么弱小,站着放空的时候显得多么的孤独。

他彷佛回到同伴们还在的时候,那欢声笑语,仿佛还历历在目。忽然觉得,他和这个奇怪的人类仿佛有些相似。

是啊,他们大概是同样孤独。

孤独的凝望大地,遥望天空,也孤独的活着。

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默默等待下一个日出和她的到来。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