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城人小说

|
发布: 12:14pm 05/06/2023

包裹

城人小说

包裹

城人小说

蝎子·不止包裹遗失了

英子第一次真确地体会到什么叫做气急败坏。从前妈妈就一直叮嘱她,无论是女孩还是女人,遇到多大的事,都得时时保持优雅端庄大方,可现在的她甚至顾不上去厌恶自己成了母亲最讨厌的模样。

ADVERTISEMENT

电话转接成功的那一瞬间,她破口就骂。

“我只是要知道我的现在在哪里而已,有那么难吗?我不是要去追究到底是谁的责任,我也不在乎谁要去为这个失误买单,我从头到尾只是想要知道我这个包裹在哪里、我能不能以及什么时候能拿得回来。”

尽管快递公司人员提出一连串的赔偿条例、郑重又真诚的抱歉,她都没听进心里或看进眼里去。

X X X X X X

她请了假,从最北部驱车到最南部,就这么在车龙里耗了7小时。

无论怎么样,她一定要把那份包裹找出来。从快递的出发站,到途经的任何一站,她都要亲自去找;从一开始接收包裹的前台人员,到后来每一位接触过包裹的派送员,她都要亲自去见。

抵达目的地后,工作人员一如在手机里说好的让英子亲自到仓库里去寻找那份包裹。她像蝼蚁般穿梭在偌大的仓库里,空气里充斥着各式各样刺鼻难闻的纸皮味塑料味。五花八门的包裹聚成无数的堆。英子把高跟鞋脱下放到一旁,埋头就往包裹堆里扎。

“我们能找的都找过了,真的没有。”那员工叹了口气。“那包裹里面装的是什么?对你来说真的就这么重要吗?你在电话里说那份包裹里的东西很小很小,像纸一样薄,所以是什么重要的文件?”

英子沉默不语,她只想赶快把包裹找出来。

身边的快递派送员来了又走、仓库里的包裹进了又出,也不晓得多少个小时过去了,英子依旧没能找到那一份属于她的包裹。

“怎么会没有?怎么可以说不见就不见?如果这里没有,那也许在中转站?”

英子向前台人员拿到了中转站的地址,火急火燎地又往另一个仓库出发。

“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重要?有必要吗?” 前台人员目送着英子,喃喃自语。

那份包裹到底有多么重要?

对英子而言,那是英子妈妈遗留在人间给她的最后一份爱。

英子紧握着驾驶方向盘,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不就是几天前的事情而已吗?

手机那一头妈妈还是那么地中气十足,说着要把帮英子祈求回来的护身符寄给她。

“保佑你新的一年平平安安,一切顺顺利利。你去哪儿都要带上哦,这样我也就安心了。”

可谁能想到包裹都还没签收成功,妈妈就不在了呢?就连那护身符也一样,在英子的生命中就这么丢失,找不到了。

“该怎么办?找不到了,妈妈也没办法安心了……”

英子湿润的眼皮越发沉重,不久后伴着救护车的鸣笛声,仿若又再一次见到了妈妈。

“找不到就别找了,不需要护身符了,妈妈会一直在天上保佑你。”妈妈对她说。

“不要!我不要你在天上保佑我。我要你回来,我要你在身边就好。是不是我找回了那张护身符,你也就会回来了?不要走好吗?不要离开我,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

可英子终究没能留得住妈妈。

X X X X X X

那夜她从白色病床上醒来,听见护士的碎碎念。

“小姐,你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吗?你现在在医院里。你刚才在车上因为低血糖晕倒,幸好你及时把车停到了一边。路过看到的公众都以为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又是报警又是叫救护车的把你送了进来。你真是命大,下次记得准时吃饭,不然这样开车在路上是很危险的。”

英子默不作声,只是眼角滑下一滴泪。

“没事了,别哭了,打完这一包点滴,再观察一下就能出院了。你通知家人了吗?需要我帮你联络他们?”

“不需要了,谢谢。”英子把泪抹去。

已经没有人可以通知了。

她最后的家人已经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