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盟1万6260多数票 拿下巴东色海国席最新票数 看这里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城人小说
3:00pm 23/11/2022
黄晓玲·活著

24/11 城人小说---活著

“别动!”明明只差一步,凤珠就能采到黏附树干上的野生蘑菇,突然身后一声暴喝,接着一个高壮的汉子手持一把明晃晃的斧头,奔到面前,语气明显不善。

ADVERTISEMENT

那人浓眉大眼,满嘴胡茬,隐隐透出一股杀气。凤珠被看得心里发毛,呐呐说不出话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那人指着她后方说:“别乱动,你身后有捕兽器。”

凤珠一听整个人僵住了。

“小子,你可知再过一个山头就是日本鬼子的军营,你居然不怕死,胆敢四处乱逛?” 他凶巴巴的说。

凤珠欲待张口,偏在此时,饿瘪的肚子不争气地鸣响,那人仰头大笑,竟不察觉唇上的胡子掉下一半,露出光洁的皮肤。

“饿了吧?”他从衣袋掏出一块干硬的木薯,递给她,“吃啊!”

凤珠战战兢兢接过,大大地咬了一口,即使是干涩粗糙的木薯也被当做人间美味。

“小子,此地不宜久留,吃饱了就回家,别妨碍老子的正经事。”

话音刚落,天际传来战斗机的轰鸣,由远而近,直朝他们的方向奔来。

“还看什么,快走!”他一把抓住凤珠的胳膊,往附近的橡胶林逃去。

他们来到一棵高耸入云的榆树前,他趋前挪开一片野草藤曼,一道洞开的树穴,赫然显现。

“呆小子,快进去啊!”

凤珠“哎哟”一声跌坐在干草堆上,那人跟着进来,随手掩上那道以野藤编制的门扉。

树洞内潮湿而阴暗。凤珠蜷缩在角落,抱着膝盖,微微发抖。

“今天真倒霉,猎物跑了,又遇到鬼子巡逻,连身上剩下的木薯也让你吃了,哼!”那人点燃了烛火,一边喃喃自语。

借助微弱的光芒,凤珠看见那人抹去脸上的装扮,竟是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青年。

“幸好我在这里储下了不少干粮。今天我们就暂且在这里避下风头,待麻烦过去,我才送你回家吧。你看我说了那么多,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程明荃,你呢?怎么,哭哭啼啼的,像个大妞儿,难看死啦!”

“我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家,我妈妈有病在身,她在等着我回去。”凤珠擦去脸上的泪水。

“那又能怎样?”程明荃两手一摊,“我们可不能贸贸然冲下山去,现在是鬼子巡逻的时间,万一被他们逮着,你我都不会见到自己的亲人!”

“放心吧,我说话算话,一定护送你回家。”半响,她又说。

凤珠黯然。外面,隐约传来军靴声,纷至沓来,刚好就停在附近,一群军兵正以日语交谈着什么。程明荃屏息聆听,他似乎懂日语,神情肃穆。

“他们还要残害多少人命才罢休!”待日军走后,他恨得跺脚。

凤珠不解的望着他。

“他们要抽村里的壮丁去修建铁路,我村里的男丁都被抓了去。只有我列外。”程明荃紧握拳头。

“说出来也许你会瞧不起我。为了躲开他们的捕捉,我故意报大岁数,再扮成麻风病人,才躲过一劫。我本是孤儿,即使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流一滴泪,但我不愿就这样白白牺牲,我贪生怕死,所以,我做了逃兵,既憎恨战争又无胆量和敌人较量。”说到这里,程明荃抬头看了凤珠一眼。

凤珠低头默然。

“我的朋友一个个离我而去,但我没有后悔,人是求生,不是求死的。”程明荃笑得比哭难看。

他还从干草堆里拿出一包肉干,分了给她一半。

“吃啊,这是我腌渍的兔肉干,将就着吃吧。”凤珠狼吞虎咽地啃完肉干,感觉体力恢复了不少。

天色渐暗下来。凤珠胆战心惊,一夜不眠。反观程明荃在靠近洞口处铺了一层干草席,倒头呼呼睡去。

第二天一早,程明荃果然遵守诺言,护送凤珠下山。

“以后别再乱跑上山了,你一个女流之辈,很容易出事的。”安全抵达村口时,他突然开口。

“你怎么知道了?”凤珠吓了一跳。

“从我看你第一眼时就知道你是女扮男装,你我都一样,为了生存,为了活着!”程明荃微笑。

打开全文
城人小说
活著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6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