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鸟儿

6月前
我曾被关进隔离病房数次,病房内有一专属浴室,从浴室内的百叶窗,可眺望天色。天色将亮,值班的护士开锁进来,解开把我双手绑在床架两边的布条结,给我一套换洗的睡衣,催促我去洗澡。我在浴室内冲了个冷水澡,浑身颤抖地让水滴顺着颈项往下流,一抬眼便看见了百叶窗外的天色。黎明前的天空,从暗紫色渐变为粉紫色,除了颜色变化,没有其它景物,装饰那一框长方形的外部世界。后来,我接触到台湾当代诗人商禽的作品,才若有所悟地领略到“监狱内长颈鹿在瞻望岁月”的个中滋味。 遇到风雨天气,不像在家里,听到雨打屋瓦的稀里哗啦声,会觉得与世界隔了一层,心情湿湿的有点压抑。在病楼中,下雨时,只有看到窗外雨丝飘飞,才知道这个世界正下着雨,听不到任何雨声。望着雨丝无声地落在马路上、草地上、大沟渠里、路旁汽车车顶、潜入高高的大树,偶尔伴随着天边的闷雷响,觉得世界已经分裂成两个泡泡:一个泡泡是病楼里面的世界,病人护士的絮叨声、冷气机的呼呼作响;另一个泡泡是病楼外的风雨世界,风刮得强烈时,树木疯狂的摇摆,雨丝往横里削,包在这个泡泡里的车辆、花草树木、建筑物和若隐若现的马路,都成了朦胧一片。驻足窗前,看雨看得累了,我返身回床,盖上厚厚的被单,将自己割据在世界之外。 啊,铁花上竟然有生物! 早上,若没被选中出外活动,基本上吃过早餐就是自由活动。有些病人会一直躺在床上用被单罩住整个身子,以我看来,他未必真的在睡觉,可能只是想逃避现实或单纯地就想要躲开明亮的阳光或室内敞亮的灯光。有的病人聚在一起闲聊,有的病人一直绕着病楼散步转圈子,有的病人在护士站找人搭讪,和忙着写报告的护士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或者和时刻警惕的护卫员比手画脚。我习惯走到那活动空间,看窗外的阳光洒进病房,将铁花一横一竖的映在地面上。有一次,我仔细一看,铁花上有两团黑影依偎在一起,顺势往窗口望去,发现窗外的铁花右上方,其中一条横支上面站着两只不知名的鸟儿,在互相啄着对方的羽毛。 啊,竟然有生物!是鸟儿!我为之雀跃不已。 从此之后,我就一直留意窗口铁花的那个位置。一天,我发现那个地方多了一些杂碎的东西,比如一截截细树枝、一团团棉花、一丝丝绒毛、一粒粒小石块,等等不一而足。它们渐渐地堆砌成一个圆盘状,我终于知道,鸟儿们要造窝了。 那是不是表示,它们的爱情结晶,小小鸟,要降临了? 很可惜,还没等到鸟窝建好,目睹一只只幼鸟在窝里张着嘴嗷嗷待哺,我就已经获得主治医生的同意,出院回家了。 【六日情/1K病房的日常生活 01】病人穿什么?/孙天洋(蕉赖) 【六日情/1K病房的日常生活 02】排排坐/孙天洋(蕉赖) 【六日情/1K病房的日常生活 03】医院的伙食/孙天洋(蕉赖) 【六日情/1K病房的日常生活 04】窗里窗外/孙天洋(蕉赖) 【六日情/1K病房的日常生活 05】雨和鸟儿/孙天洋(蕉赖) 【六日情/1K病房的日常生活 06】居住环境/孙天洋(蕉赖)
9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