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食物

6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某次医院复诊后的回程路上,太太通过手机程式,找到一家网上给4颗星好评的牛肉粉店家。 依照手机指示,我们很快抵达目的地,那是每次都经过的小镇,每次都没认真看待隐藏的在地美食。手机虽然显示目的地已到达,可就是找不到任何招牌或指路告示;我将车停在路旁,两人睁大眼睛左看右看,就是没有那家店。 将车子停泊在空地后,我俩决定用双脚走,并同时观看这二线城市,新旧建筑物参差不齐的街道。通过询问附近的商家,店里的人没有从前人的古道热肠,只是冷漠地指出在印度档后面。心想,莫非当地人都不以有一家名满天下的牛肉粉店为荣?绕过印度档,走进小巷,下个岗往左转,眼睛立马被3间半砖板屋吸引着,那是路比屋高的板店。人未走近,远远就看到炊烟袅袅,那是烧木炭才有的场景,果然是有所谓的古早味。再走近些就能嗅到传来的肉香,立马令人不自主的吞下口水。我这是有着特别的情怀,果然是陋巷藏美食,像极了,只要你有钱,住在深山里都会有人登门认亲戚;同样的,只要食物味美,藏在后巷都会有客户登门寻宝。 店内是高朋满座的,看去很多还是赶路前特地先停驻在这店享用美食的。我与太太还要像小学生般,随着前面人列出的短人龙,乖乖排队等候进课室求学问似的。站在队伍前端的小女孩店员先询问排队的人,来用餐的人数和点单。很多像是熟客的,不必看食物介绍,就开口点了长长一张纸的食物。我暗自推敲,该如何装成不是初到贵地的,因为常常听人说,很多店家会对外地人或过路客“砍菜头”。轮到我时,我突然改变主意,如果是好吃的食物,久久来一次,被当成“水鱼”,也没办法;其实最重要的是正牌店家,否则吃了冒牌的,说出去会给人笑。我为安全起见,先反问小女店员:这里就是×搞牛肉粉吗? 谁是正牌已经不重要 小女店员看来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样问,相信我也不是问这个问题的第一人,小女店员应该是身经百战,同时也知道如何应对,她脸带不屑回答:你要的ד搞”就是这里。如果你从脸书看到的是×九(闽南话),不在这里。你要知道的话,先在这里搞一搞,等下老板不在后,我才告诉你。这种说话方式反而激发你更是非吃不可了,因为,没有本事的,哪敢这么嚣张,这不是店大欺客,而是自信满满的表现。 看,小小年纪,多会说话,不得罪同行,又不惹怒顾客。像我们夫妻这样的,反正是第一次,没试吃过,两家店对我们来说都是陌生的,没理由不给人一个机会,就是非找另一家不可,加上就是冒牌,也不知道谁冒谁的牌。何况大老远跑来,加上肚子开始饿了,说什么也是找近在眼前的,那远在天边的就留给下一趟吧!再说就是他家食物真的不行,至少下次可以直接找另一家同名异字的店家了。 就这样,夫妻俩享用了居銮以外,其他地方的牛肉粉,见证了一山还有一山高。 谁是正牌谁是假的已经不重要,有人竞相模仿的,肯定就是好东西。也别说模仿者不对,有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同样也杀出血路,逐渐建立品牌。 有一次,问卖炒粿条的姐夫,为什么不加个梹城在自己的炒粿条招牌上? 姐夫回答得很好,他说炒得再像,又有人说不是梹城来的,万一炒坏掉,又害到人们都以为梹城食物很难吃。 还是做回自己最实际,炒得好,本来就是真功夫。 厨师们的字典里都不会有“炒不好”这3个字的,这就是自信。个人就是品牌。你若起疑心,那就是你个人有问题吧了!
2月前
怀念家乡的味道吗? 一个人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尝尽多少人间美味,家乡的味道永远是最无法忘怀、无法言喻的爱,即使只是再普通不过,毫不起眼的食物,因为那是我们生命的原址,味蕾的初尝。 红红的面,是我家乡独树一格、别有特色与风味的面。酱汁是番茄汁,家乡的乡亲父老都叫它“干面”(Da Mi)或“水面”(Zui Mi)。它因为有着耀眼的红,而非熟悉的黑而声名远播,是许多他乡客必尝的一道美食。切成薄片的叉烧和葱花是红面的最佳拍档,配汤则有云吞加鱼丸,再撒上葱花和胡椒粉,增添些许清香和鲜香。 家乡番茄面独有的味道,就像某些人在心中占据独有的位置。 云吞面与父亲是我无法磨灭的记忆,那么真实真切,它不因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也不因皱纹白发而模糊。 小时候家境并不贫困,但家风节俭朴实,云吞面只有在节庆时才有机会品尝,或从外婆处返家途中,父亲会在车上问我们要不要吃云吞面,几个小瓜兴奋又期待,“要、要、要”在车里不绝于耳。吃完不忘舔干净碗底余下的番茄汁,血盆大口留下满足、幸福的印记。 在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周末假日,一家人会去逛街购物看电影吃大餐,父亲给我的家庭日就是探访外婆后的一碗云吞面,简单平实不奢华,却是最快乐、最温暖的。 回城时带几包番茄面 再长大点,云吞面在家里才渐渐“普及化”,那时候养成了吃宵夜的习惯,父亲就常打包云吞面,只要我想吃,二话不说,他就去买。后来毕业工作后,星期六只办公半天,那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下班后,步行回家途中,我会去打包云吞面,回家后大快朵颐,然后在海浪声中睡个午觉。简简单单的面,无需山珍海味,却让我觉得人生最幸福莫过于此,知足的确常乐。 后来,离乡背井来到大城市,思乡加上思面之情,使得偶有回乡,第一件事情就是直奔面店满足舌尖的欲望。回城时更不忘外带几包番茄面,返家后再继续填满心中的渴望。 多年前,收到消息城中有人欲开馆卖面,当时的我既兴奋又期待,想说以后就近在咫尺,再无需牵肠挂肚了。谁能想到,一样的面、一样的番茄汁,却是不一样的味道,也许缺了家乡的人情味吧! 红红的面,照亮了我的心,那是父亲的疼惜与关怀;浓浓的情,温暖了我的心,那是父亲满满的爱。 有些味道,吃进嘴里,记在心里;有些人事,刻在脑里,深埋记忆。 红红的面,不只是面,是我对亲人、家乡浓浓的情。
3月前
近日,终于回到上海了。 抵达机场,已是深夜,原订的酒店因单人房客满被取消,却因祸得福得二人房。但房间的空旷,让初到异地的我更容易感到孤寂。 第二日,安顿好一切,立即注册了“哈罗”共享单车,直奔“徐记黄焖鸡米饭”。经两年疫情,很多店面已不在,幸而它仍屹立路旁。当我看见其耀眼的黄色大招牌,心情异常激动,如同会晤一个久违的故人。那里的阿姨大叔应该都忘了我吧,但我还一厢情愿地记得他们。 当冒着烟的“黄焖鸡米饭”抵达眼前,镜片模糊如梦幻泡影,仿佛从来没离开过。 2020年疫情一去不复返,所有的眷恋和告别就像一场“黄焖梦”,先前的“离去”就像去了一趟卫生间,继续把还没吃完的米饭吃完。这次回来,很多事物都在悄无声息地改变,警卫变森严了、猫咪变少了、中文系资料室格局变了、导师李振声、哲学王子王德峰和骆玉明都相继退休了。 幸好“黄焖”还在,还残留着一丝旧有印记。 吃“黄焖”一定要点“特辣”,辣味能让汤汁更浓郁。一口白饭,配一块肉,务必把鸡皮去掉,不然有鸡骚味,咀嚼一阵,当饭差不多碎掉之际,要赶快盛上一勺热汤细啜,让它在饭与肉之间荡漾。这时,你要忍着喉咙蠢蠢欲动吞入的欲望,试着让这滋味多徘徊一些,就像在守候一个恋人的离去。每次用餐,我都会把每根骨头里的肉“梳理”干净,将骨头和皮有序地安放一旁,再把汤汁匙喝光,算是对它是的一种敬意。吃完后已是大汗淋漓,心情欢跃,可以继续到“第六教学楼”自习。 如果可以,我劝你一定要独自过来。曾有一次,与中国朋友相伴到此,大家显然都在忙着闲聊,无暇专注用餐。我则忙着调整马来西亚的口音,一边吃一边还得分神分享文化差异与哲学概念,味蕾还未晕开滋味,舌头就得吐露新语,幸好舌头没打结!吃黄焖鸡米饭,必须一心一意,就像谈恋爱似的,容不下任何食物,其它美味在这时候都是一种干扰。而且你还必须趁它还未冷却之际入口,最好的状态是掰开肉时还冒出一缕缕的烟。此刻,所有滚烫的姜汁和辣味都在争先恐后地刺激你的舌头,这时若四下无人,还可以偷偷闭上眼睛陶醉,发出一声长叹。就算你预先把米饭吃完,而瓦煲里仍有肉,也切勿再添饭了,要预留一份饿意,让自己保持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把错过的遗憾都吃入肚 有时,看见一些工人来用餐,吃得豪爽,簌簌声此起彼落。这或许是一种生存的吃法,别具生命力,仿佛每一口都在宣泄什么的。有一次,前排一位女同学,黄焖鸡米饭上座了,可仍在滑手机,我特感着急,想过去催促她趁热吃,别耽误了食物的“使命”。 每一天,我都在抵抗着吃黄焖鸡米饭的诱惑,能少吃一天,便少吃一天,这样我又多了一天失去它的新鲜感。这阵子,不断在寻找着可替代它的美食:葱油面、小笼包、冒菜麻辣汤、蟹黄饭、咖哩饭等,终究还是无功而返。来上海的两个月,恐怕有一半时日,都献给了黄焖鸡米饭,这是一种欲望的专情,还是另有原因? 或许在潜意识里,我是否想透过黄焖鸡米饭,期盼能把那错过的遗憾都吃入肚里?抑或是在凭借一种味道的索引在寻觅过往那些已然失去的事物?那些旁听、自习、咖啡和雪;那些窥探、相拥、争执、眼泪与挽回都汇聚在这一份味觉密码里。我两眼润湿地看清那些岁月:初来复旦的傲慢;二三小猫因猫粮而欢腾地奔向我;在“中华”点燃的烟雾缭绕中旁听“马克思”;在相互争夺座位的课堂上旁听“世说新语”;还有那年差点失去彼此的G弦上的咏叹调之夜与第一场雪景,全都掺杂在这一小小的瓦煲中了。 那年,我还看见了学术的尽头,那便是没有尽头。王德峰、李振声、张新颖、骆玉明与申小龙,每一位都如此深邃,看着他们就如同庄子般望洋兴叹,无论这辈子多努力,都无法抵达那学术的彼岸。也许,正当我想放弃的时候,就会想去吃一碗热腾腾的黄焖鸡米饭,还好世上还有这一份美味!
7月前
8月前
每日一大难题:今天吃什么?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我和先生效仿了网络上的教学,制作了一个签筒,里面有炒面、咖哩鸡、煎鱼等菜色,不知道要吃什么的时候,就抽签决定。 不过,想想可以选择要吃什么,其实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尤其是身在马来西亚这种美食天堂。相较之下,日本在食物方面选择比较少。朋友总是问起,在日本生活,每天都吃些什么? 日本平均一份套餐大约要1000日圆(约马币33令吉)。为了节省开支,一般下班后会回家做晚餐,菜色就跟大家在马来西亚吃的家常便饭一样,通常是一菜一肉跟米饭的搭配,偶尔也会做一些简单的日式料理,譬如咖哩饭、乌冬面之类的。周末则会试着做一些想吃、但吃不到的马来西亚料理,像是叻沙、面粉粿、椰浆饭等,味道当然不够道地,但可以解一解乡愁也算是满足了。 因为工作的关系,午餐我和先生自行在外解决。我在学校里工作,校园内可以吃学餐,价钱比外面的餐厅便宜;而先生的午餐比较常在便利店解决,因为他觉得快速经济。但我总是提醒他,不要吃那么多微波食物。虽然科学证明微波炉对健康无害,但我总觉得还是现煮现吃的食物吃得比较安心。 日本有好多的方便食品。除了便利店,超市也有一大专区售卖冷冻食品,像是冷冻炒饭、意大利面、饺子、炸鸡等种类繁多,应有尽有。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日本妈妈帮小朋友准备的便当盒里,有小饭团、鸡蛋、炸物、蔬果、甜点等,看起来营养均衡、色彩丰富。这名妈妈说道,便当里大部分的食物,其实都是冷冻食品,并说感谢这些冷冻食品,让她可以快速准备好孩子的便当,省下了不少时间。而日本的冷冻食品,事实上已经研发到可以自然解冻,就是不用微波,只要早上从冰箱取出,放进便当盒,经过4到5小时的自然解冻,午餐时间吃就刚好。虽然方便,但我对冷冻食品还是兴趣缺缺。 后来,有一次跟同事聊到,她晚餐准备在家弄火锅吃。我好奇她的火锅汤底都用些什么材料。她说∶“超市卖的泡菜汤底很好喝呀!”她听我说要用白萝卜、猪骨等熬汤,觉得日本人发明了那么多的“方便”,怎么都不用呢?而且,还大力推荐日本的冷冻食品都是利用高科技在食物最新鲜的状态时将其急速冷冻,将营养牢牢地锁住,所以根本不用担心防腐剂等问题。 就这样,慢慢地,家里的电冰箱开始出现了饺子、拉面等冷冻食品,不想做饭的时候,就凑着吃,味道还真不错。而不想做饭、也不想洗碗的时候,就外食。 日本女生不太常吃拉面 说到外食,日本的餐厅,其实都有其定位,像是乐雅乐连锁餐厅(Royal Host)、Gusto等的定位是家庭餐厅,适合一家大小;女生一般会选择环境比较舒适的餐厅;年长者则会去一些提供传统日式套餐的餐厅;喝奶茶、吃炸鸡排等路边小吃是学生和年轻人的专利;居酒屋和拉面店当然就是男生比较常去的地方了。 不知道大家来日本吃拉面的时候有否察觉,日本的拉面店一般都是男生居多呢?话说因为脂肪太高、吃了容易发胖,而且拉面店通常比较窄小、排气不好,吃完身上会有股臭味,所以日本女生不太常吃拉面。据日本女生表示,如果第一次约会,男生把女生约到拉面店,很大可能那就是他们俩的最后一次约会了。 我试过一个人走进一间拉面店,包括食客、煮面的和服务生在内,全都是男的。刚开始面对这种情况还觉得尴尬,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想着自己本来就是个外国人,也不用特别按照日本人的方式吧。反正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还是满足自己的味蕾重要!
8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