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贷款

1小时前
2星期前
20240206_145204_9  (新加坡6日讯)是贷款不是捐款! 新加坡南北斗母宫前主席林瑞钰借给庙宇逾101万元(新币,下同;约357万零972令吉),他日前入禀法院起诉追讨,庙宇反称这是一笔捐款。 《新明日报》报导,新加坡法官近日裁定,庙宇曾留下记录,清楚显示这是一笔借款,下令庙宇还钱。 这起诉讼案于去年5月开审,起诉人是新加坡南北斗母宫前主席林瑞钰,第一答辩人是南北斗母宫,第二答辩人则是吴如兴。 该报去年报道,起诉人林瑞钰在2016年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吴如兴。 根据索赔状,吴如兴于同年4月至5月间,在新加坡宏茂桥一带的咖啡店,向林瑞钰建议成立新庙宇,表示费用仅约10万元(约35万3561令吉),并指庙宇在筹办活动时会赚很多钱。 林瑞钰称,他在2016年至2018年间,多次借钱给南北斗母宫筹办活动等,累计款项高达101万1295元(约357万5550令吉)。 对此,南北斗母宫则反驳,称巨款是林瑞钰捐给庙宇的钱。 根据《新明日报》掌握的高庭判词,审理上述案件的法官裁定这笔钱是贷款,而非捐款。 法官在判词中解释,根据南北斗母宫2018年的常年大会,庙宇理事所签署的一份贷款声明书,不仅承认庙宇向林瑞钰借钱,甚至也记录下款项细节。 声明书上写着:“欠林瑞钰的总数”、“林瑞钰所借出的钱”等字眼。 另外,南北斗母宫于2021年呈交给新加坡国内税务局的财务报表,也注明了向林瑞钰借贷的款项。 法官认为,庙宇与林瑞钰都明白,这笔100多万元是林瑞钰所借出的钱,因此裁定庙宇得归还这笔钱。 答辩人称诉方为安抚妻 才改口称钱是借给庙宇 答辩人称,诉方是为了安抚太太,才改口称100多万元是借给庙宇的,也有证人可以证明。 不过,法官指证人口供前后不一,并不可靠。 法官也指出,若起诉人的太太不满这笔“捐款”,至少应该会向南北斗母宫提出异议。 不过,第二答辩人,即吴如兴却表示,起诉人的太太从来没有到过南北斗母宫。 法官:洽谈时未有南北斗母宫 根据早前报道,林瑞钰称与吴如兴有口头协议,南北斗母宫主办活动筹到善款后,会将钱归还给他。 不过,在判词中,法官指两人洽谈时,根本还没有南北斗母宫,因此从法律角度来看,无法与诉方达成协议,因此诉方若仅凭口头协议,恐怕是无法追回这笔款项。 打赢官司后,林瑞钰不仅能追回101万,法官也下令庙宇偿还5.33%的利息,并从2023年4月19日开始计算。 林瑞钰:终于讨回公道 对于赢下官司,林瑞钰昨天透过律师告诉《新明日报》,如果不是因为南北斗母宫拒绝归还贷款,他也不会对庙宇采取法律行动。 他坦言,官司对他的体力和精神都相当耗损,但最终还是为自己讨回了公道。 总策划:将开会商谈 还钱还是上诉 南北斗母宫总策划吴如兴今早受访时说,昨天接到律师通知,经过他们讨论,接下来若是选择上诉,需要再咨询律师,也需要再准备一笔庞大资金;若不上诉,遵从庭令的话,需要归还这一笔钱,但要筹出这笔钱,对他们来说也相当吃力。 “很大可能,庙宇的资产、神像会被拍卖。” 他说,接下来会安排理事会开会,征求众人的意见,再做出决定,不过,他已做了最坏打算的准备。 “当初,南北斗母宫成立也是前主席出的钱,成事也他,败事也他。” 来临的正月初一到十五,南北斗母宫会在新加坡芽笼19巷的会所举办庆祝新年的仪式。 “这很有可能就是最后一次,是很舍不得,不过我们传承九皇爷文化的心意不会变。”
3星期前
2月前
■问: 许多人买房子多数需要向银行申请贷款,我们想知道,如何提高贷款获批的机会? 文倩说,她和男友曾经有过申请贷款不获批的记录,不过,那是前年的事,当年他们还未注册,最近已经注册结婚。 她说,那年银行给的理由是收入不稳定,不晓得这对他们接下来提出房屋贷款申请,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 ■答: 卡债 学贷 手机欠费 都会导致贷款被驳 购屋者协会中文组主任陈钟灵表示,一般人买屋子,都需要向银行申请贷款,在城市买一间房子,不论是公寓或有地房屋,动不动就是数十万令吉起跳。 坦白说,只有少数人不需要贷款就能买屋,这些人包括:有长辈资助,支领高薪的超富人士,或者是已经中年,本身有一笔储蓄,提取一些公积金辅助就可行了。 另外,也有一种情况是,这个买家之前脱售一间房屋,手握一笔可观的资金,又或者是几个人联名购买,因此不需要向银行贷款。 就如文倩所说的,几年前申请银行贷款不获批,银行给的理由是收入不稳定,确实是有影响,除了收入低,达不到申请贷款的门槛,收入不稳定、就业的领域前景不明朗,这些都会有影响。 驳回一次 影响料不大 假如文倩贷款不获批只是一次,估计影响不大,如果有几次的记录,就会造成负面影响。因为不可能每次都是收入达不到要求,可能还有其他因素。 陈钟灵说,其他因素包括:信用卡债、大学贷款的偿还记录不准时,一些后付(postpaid)的账单偿还记录不佳,也会造成不利的影响。 银行从中央信用资讯系统记录(英文全称Central Credit Reference Information System,简称CCRIS),以及资讯信贷记录(英文全称Credit Tip-Off Service ,简称CTOS),就可以查获贷款申请者的信用记录。 CCRIS是国家银行创建的一个信贷系统,提供潜在贷款人的信用评级和相关财务信息。 因此,不论任何人,特别是年轻人或中年人,如果需要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买屋买车等等,只要在这两个系统记录欠佳,或者已被列入黑名单,那么向银行提出贷款申请,将无法获得批准。 申请房贷要量力而为 我们假设文倩与注册结婚的先生,如今收入已经提高并且保持稳定,同时,没有上面所说的记录欠佳情况,准备向银行申请房屋贷款,获批的可能性应该是偏高。 这里要补充一点,当我们申请房贷时,请记得要“量力而为”。我们必须清楚一点,房贷的负担并不小,因此我们必须客观审视本身的还贷能力,找出最适合自己的房贷配套。 陈钟灵说,假如是首次购屋,一般来说,银行愿意提供高达房价总值90%的房屋贷款。 举个例子,如果要买一间50万令吉的房屋,可是银行却认为这间房子只值45万令吉,那么按照90%的贷款额计算,只能借到40万5000令吉的房贷,因此必须支付更多头期钱,才能买到这间房屋。 为了避免这种因为相差一点钱,买不到房子的情况发生,在准备买之前,应该预备更多的预算,以确保自己有充足的资金买屋。 比较各家房贷配套 在本地市场,有相当多的商业银行让购屋者选择,得空时不妨到多家银行了解情况,看看本身的收入适合购买哪一个价位的房屋,以及能够申请多少巴仙的贷款,这样就可以做比较精准的预算。 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房贷还款需求,例如是否打算在日后供房贷的时候,多还一点分期付款,以便可以提早把房贷供完,来决定选择哪一个房贷配套。 提到房贷配套,一般分为:定期房屋贷款(Term Loan),半灵活房屋贷款(semi flexi loan),以及全灵活房屋贷款(full flexi loan)。 最好是比较这些贷款配套的不同点,同时比较不同商业银行对房屋的估价,例如A银行估价房屋值50万令吉,B银行则认为值45万令吉,这时就要考虑准备选哪一家银行。 不过,这通常是在二手房屋市场比较常见,如果是在一手房屋市场,一般不会发生房屋估价不一样的情况。 此外,申请房贷时,不同的银行可能会批准不同的贷款比率,例如A银行说可以批准90%,B银行却说85%,这样的情况也相当常见。 因此,先去银行了解自己的财力,能够买的价位,可获得的贷款比率也是相当重要的,以便找出最适合自己的房贷配套。 供款数目随国行利率起落 在房贷方面,隔夜政策利率(OPR)的起落,会直接影响银行的基准利率(Base Rate简称BR)、基准贷款利率(Base Lending Rate简称BLR),以及标准基准利率(Standardise Base Rate简称SBR),因此,隔夜政策利率调整时,基准利率、基准贷款利率,以及标准基准利率,也会跟随上升或下跌。 简单来说,当隔夜政策利率上升,银行贷款利率也会跟随调高,买屋的成本就变大,贷款者在提出申请时,恰好是隔夜政策利率偏高的时候,申请者可能比较难获得贷款。 假设申请批准了,需要支付较高的房贷利息,导致每月分期付款数额也调高。相反的,当隔夜政策利率下跌,银行贷款利率也会随着下降,房贷利率和月供数额将会下调。 那么低利率时买屋是不是可以省下利息?低利率是投资房屋的最佳时机吗? 长远来看又未必,因为市场上的房贷大部分都属于半灵活贷款和全灵活贷款,国家银行利率有所变动,潜在上升的风险。 不过,只要我们申请银行贷款获批,银行让申请者到律师楼签署贷款合约,购屋者距离领取新屋锁匙的日子就不远了。 备注:隔夜政策利率(Overnight Policy Rate)是国家银行设定的一个隔夜利率,用来决定金融机构之间,互相借贷需要支付的利息。 无论个人正打算买屋或者已经成为屋主,隔夜政策利率的任何变动,都会直接影响个人的房贷利率,以及每月的供款数目 。
2月前
(新加坡28日讯)曾在2016年因抢劫而导致一名妇女倒地撞头不治,被判入狱9年加打鞭,男子出狱不久又犯下欺诈罪,甚至拉拢未婚妻一同骗取3600新元(约1万2612令吉)贷款,最终再次入监。 《联合早报》报道,被告法芝利(31岁)面对两项欺诈控状,他前天(12月26日)在新加坡国家法院承认其中一项,法官将另一项纳入考量后,判被告坐牢3个月又2周。 伪造文件    申请贷款 案情显示,被告于2021年2月与男子诺拉兹祖相识。诺拉兹祖当时询问被告是否有意申请贷款,被告表明有意,两人于是交换了联系方式。 两个星期后,诺拉兹祖约被告见面,并把一份伪造薪水的文件交给他。被告利用伪造文件,向放贷人贷款1800新元(约6306令吉),然后把半数金额,交给诺拉兹祖作为佣金。 行骗计划得逞后,被告联系诺拉兹祖,想要再申请贷款。2021年3月4日,诺拉兹祖和妻子迪安娜与被告相约在美芝路见面,被告则拉着未婚妻阿菲卡一同参与计划。 诺拉兹祖把伪造文件交给被告和阿菲卡,迪安娜则教导两人如何与放贷商说话。被告和阿菲卡随后进入附近一家放贷商,各自申请3000新元(约1万0510令吉)贷款,放贷商告知须等待申请结果。 由于无法当下获取贷款,4人决定将目标转移至裕廊东的一家放贷商。 被告和阿菲卡再次使用伪造文件,这一次成功贷款3600新元。两人事后交出1800新元给诺拉兹祖和迪安娜作为佣金。 控方指出,被告预谋干案,利用伪造文件行骗,至今也未作出赔偿。此外,被告也曾犯下相关偷窃罪行,出狱不久又再犯法,促请法官判3个半月至4个月监刑,以发挥阻吓作用。 根据早前的报道,2014年4月12日,当时22岁的被告抢夺88岁妇女李萍英的钱包。李萍英被抢后因失去平衡倒地,头撞地板,3天后伤重不治。 被告当时承认抢劫伤人罪名后,被判入狱9年和打鞭12下。(人名译音)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新加坡11日讯)男子与合伙人买店屋经营医美诊所,因无法偿还债务,与两名合伙人共谋,找来另8人向银行谎报收入,骗取逾170万新元(约593万令吉)贷款,今天被判坐牢46个月。 《新明日报》报道,被告吴伟宏(译音,45岁)面对45项欺骗以及抵触宣誓与声明法令(Oaths and Declarations Act)等的控状。 案情显示,被告在2013年间,与11名合伙人向银行贷款购入价值1300万新元(约4532万令吉)的店屋,成立了3家公司,在店屋经营医美诊所。每名合伙人贷款数额介于80万至160万新元(约279万至558万令吉)。 2017年底,合伙人开始觉得吃不消,无法偿还债务。为避免合伙人被判入穷籍,店屋被银行收回,被告与其中两名合伙人共谋“筹集”资金。 设立空壳公司 由合伙人操控 他们先设立一家新的空壳公司,由合伙人操控,然后将店屋卖给新公司来融资。被告与同谋为了帮新公司筹集资金,找来8人向银行申请无抵押贷款(Unsecured Loan)或当担保人。被告与同谋向8人表示,如果他们愿意帮忙,日后可以成为新公司的经理或老板之一。 这8人前后向5家银行申请了17个共价值170万2821新元的无抵押贷款或信贷。由于8人收入都不高,为成功申请贷款,被告与同谋让8人成为新公司的董事,谎报收入,说8人的年营收(trade income)共有510万新元(约1778万令吉)。 新加坡国内税务局在2018年6月发现事有蹊跷,调查后揭发这起事件。 被告与同谋原本想撑到医美诊所生意上了轨道,有足够资金才偿还贷款,但诊所收入无法偿还债务,责任最后落在借贷的8人身上。其中6人无法偿还债务,被判入穷籍。被告也在2018年10月4日被判破产。 银行蒙受167万9987新元损失。被告在认罪后,今早被判坐牢46个月。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