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苍蝇

4星期前
“感谢同学的分享,但马来西亚是国家而非家乡,你应该更具体地向我们介绍你的家乡。” 台底下,教授、同学们仿若合体为巨大的奇怪生物,每个人同步着彼此的呼吸与心跳,与教室严肃氛围达成和谐。怪物几十双眼睛睽睽着台上,一股静默的压力,扑面而来。我紧握麦克风,清晰地瞧见自己的身影倒映在各式瞳孔里:单薄T恤微胖躯体,颤抖着手中麦克风。再三深呼吸,希望以此冷静那掀起汹涌巨浪的内心;同时紧盯几十个瞳孔中的自己,试图专注回忆,放大、再放大脑海中的地图,像操作谷歌地图,可以从马来半岛,一直透过加号来重现当中每个城市、小镇、小村风景,而后顺利定位家乡,用语言好好地把它给描绘出来。 聚焦到某个程度后,有一股力量阻止我再放大记忆,只有一段“Jalan Ipoh-Rawang-Ulu Yam”的轮廓残存;前几天在餐厅吃饭看见的苍蝇蓦然闯入精神世界,流窜其中——它飞旋在点了臭豆腐的隔壁桌,又嗡嗡离开,飞往靠近我的玻璃门,一撞再撞那透明门。它先轻轻地飞过去而被弹回来,然后蓄力,从远处急速飞行,希望能借着惯性撞破隔阂,却被弹得更远。尝试了几回,应是撞得头昏脑胀,只见它如醉汉,漫无目的在我附近盘旋。 然后店员拿了蝇拍,一把拍得它尸体四散,嘴里说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蝇拍还有碎裂的残骸,生与死竟只有一线之差,最后还不明不白客死他乡,不禁感到些许悲哀。或许从它身上找到了部分自己吧。 小时候,父母在万挠开店,我们家的孩子就顺其自然地在万挠上学。上小学的每个上学天几乎都是重复开学第一天。天未亮,6点钟就得被妈妈摇醒,最晚6点45分就得出发,然后半梦半醒地压线踏入校门;偶尔路上塞车,就得在警卫处填迟到表,快步跑到教室,在惊讶、恼怒眼神中半途加入学习氛围正浓的课堂。放学也没有别的去处:阿姨家、父母亲的店、补习班,一天时间大部分都在车上度过。我偏好靠窗位,尤其透明窗,总认为这是距离自由,距离精彩的外面世界最近之时。有时也会轻轻地撞一下车窗,幻想着某天能不小心撞破它,就此实现自由——事实上,我也毅然跑到吉隆坡怡保路的华人独中上中学,但那不过是换了另一辆车,又再重复6年相似的生活与车外景。匆匆上学,匆匆放学赶校车,匆匆地过了一天,又一天。 乡?他们说你长时间所生活的地方即是。可如果长时间都在车上度过呢?来到台湾留学,无可避免都会有与家乡相关的话题,但这种场合我都选择闭嘴,或是只谈食物:Rawang某家吃了十几年的客家面、身分证上标示的Ulu Yam小镇某家卤面、Jalan Ipoh Mutiara商场里与友人经常吃的奶皇鸡饭。游离三地,所有景都是一瞬即逝,即使再熟悉,也不过地理位置上的谂熟。社交关系更让人空虚,就算有过几年深交,但离开后,彼此也只能透过Instagram、Facebook了解对方近况,甚至有时还会被演算法给排除,仅成为“好友”其中一名而已。只有食物,让我的感官、灵魂真切地知道:我曾经来过,尽管大多时候都得先行离别,而后重复我的车上漂泊。 如是,我愈发同情那忽然被碾扁的苍蝇,毕竟我们都围绕着食物、香气团团转,也向往着玻璃外更广阔的世界。 (会不会哪天,生活就如蝇拍,把我也打得粉身碎骨,尸骨不存?) 所以。“乡”,如此模糊的概念,也难怪我只能窥探其轮廓而无法精确定位。餐厅那只死去却在我脑海中复活的苍蝇,又上演了撞墙戏,只不过这次是我的躯壳隔阂它与外界。它撞一次、两次,第三次终于从眼眸处挣脱出来,依附在眼前的怪物。我看着它、他们瞳孔中的自己,单薄T恤不再摇动,麦克风也抓得比较稳了。遭受质疑的紧张缓和后,终于想起本次报告不限主题…… 我忽然疑惑起那只苍蝇不是才飞荡在我的记忆里吗?台下众人也在报告中应当能掌握到我对“乡”的阐释从不单指某处,而是一种广泛、模糊的指涉。然,课堂时间紧迫,我说:“谢谢同学指点。” 下台后,原本和谐的教室又充斥着各种不协律,有者报告、有者打游戏、有者正如我开着笔电敲敲打打。我再也没见过那只死去的苍蝇出现在课堂上,但偶尔课堂还能听见耳边有嗡嗡的飞鸣声。挥之不去,令人反感、烦躁不已。 相关文章: 金睿瑜/稍息,立正 陈颖萱/亚叁雨 林惠洲/秋风月影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芦骨27日讯)因住家靠近养鸡场,导致苍蝇满天飞! 屋主曾因不堪其烦,投诉至鸡场倒闭,岂料平静生活仅维持短短数月,养鸡场再度转手重操故业,苍蝇大军竟再度来袭。 这名住家与毗邻养鸡场仅隔数尺之遥的妇女陈宝玉(51岁),曾于2021年10月因不堪苍蝇困扰,而向森州时任行政议员拿督巴克利及朱建华求助,后者也前往宜唛园的大型肉鸡农场实地巡视,以期寻求解决方案。 据了解,有关养鸡场也在事后不久关闭,然而,正当陈宝玉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时,短短10个月后,突然发现毗邻养鸡场竟转售他人,重新运作。 陈宝玉再一次陷入苍蝇大军“袭击”的困扰,尤其每当肉鸡长成,农场内堆积大量排泄物都必定引来苍蝇,与农场最靠近的陈宝玉住家首当其冲,甚至连附近的有机菜园、熟食档也备受困扰。 陈宝玉:农场员工恶人先告状 忍无可忍的陈宝玉,再次向《花城》社区报申诉,她直言,自从养鸡场重新运作后,几乎每个月,家中各个角落都会出现数不尽的苍蝇,无论是食物、墙壁或是任何物品,都会出现“黑点”,而这些都是苍蝇留下的排泄物,令人感到恶心。 “长期以来,养鸡场造成的苍蝇问题一直困扰着全家,严重影响家庭生活。” 她称,自己曾在2月,亲自前往养鸡场与业者反映,奈何农场员工却反驳“你家哪里来的苍蝇,我怎么知道”,不仅恶人先告状,指责她擅闯私人地,还扬言要找“大佬”来谈判,态度极其恶劣,她眼见情况不妙,唯有报警处理。 盼当局速解决苍蝇问题 陈宝玉坦言,在短短3个月,她已经无数次尝试联系农场地主,希望能要求地主采取应对措施,或建议业者喷洒驱虫药,遏止日益严重的苍蝇问题,但对方始终没有接听来电,她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向警方报案,并通过友人向森州兽医局举报。 不仅如此,陈宝玉也联合了当地受影响的村民、商家脸书致函给兽医局。 “我真的没有办法了,苍蝇情况严重到根本无法正常生活,只希望能得到当局的正视,尽快协助农场附近的居民和商家,解决苍蝇问题。” 礼祖安:菜叶上产卵致菜梗坏死 另一方面,当地有机菜园的员工礼祖安向记者申诉,尽管菜园与养鸡场有一段距离,但苍蝇大军仍飞往全村,尤其是过去两周情况更加严重,由于苍蝇在菜叶上产卵,导致蔬菜被细菌入侵,最终菜梗坏死而造成惨重损失。 “我们曾尝试喷洒驱虫药,但始终治标不治本,尤其有机蔬菜也不能喷擦过多驱虫药,避免过度污染菜园。” 为了抑制苍蝇“作恶”,员工只能采取最传统的方式,即在板上涂上胶水来粘苍蝇。 礼祖安无奈指出,由于苍蝇数量惊人,普通的苍蝇贴根本排不上用场,只能改用胶水,不到一天,整片木板沾满苍蝇“黑漆漆”一片,甚是吓人。 他补充,如今适逢农场肉鸡已批发到市场,清空后的养鸡场苍蝇情况有所减缓,一旦到了下一批肉鸡长成,“消失”的苍蝇又会再卷土重来。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实兆远13日讯)实兆远五条路新村一带近日苍蝇数量大增,住宅和商店蝇满为患,居民和商家生活起居和生意大受打击,霹雳州兽医局执法组人员今天展开执法行动,检查区内数家养鸡场,并发现其中有严重苍蝇肆虐的情况。   执法人员今天共对5家养鸡场展开检查行动,其中两家位于五条路新村后方,一家为开放式养鸡场,另一家为封团式养鸡场,结果发现两家养鸡场都有不计其数的苍蝇四处乱飞的情况。   其中密封式养鸡场的情况显然业者有设法消灭苍蝇,但却不见成效,虽然农场内鸡寮旁有一堆堆被杀死的苍蝇尸,但是也有一些容易引来苍蝇的腐烂物品等,引来密密麻麻的苍蝇,而且掀开鸡寮下方密遮着鸡粪的防晒布时,苍蝇更是群涌而出。   开放式养鸡场则是近日有喷射除虫剂的迹象,农场内苍蝇数量不多,但是执法人员也在鸡寮下方的鸡粪堆中,发现有类似苍蝇蛆虫。       执法员采集证物鉴定   霹雳州兽医局执法组官员阿妮丝表示,执法人员会在受检查的农场内采集各种证据证物,然后带回办事处作进一步鉴定,如果发现这些农场疏忽导致苍蝇为患情况出现将会对业者采取行动。   阿斯达卡区州议员黄天荣、曼绒兽医局主任哈尼夫,曼绒市议员谢莲香等也出席了解兽医局人员执法过程。           哈尼夫:苍蝇主要来自鸡粪堆   哈尼夫表示,曼绒县五条路村目前面对的蝇患属于相当严重情况,近日经常下雨也让情况加剧,苍蝇主要来自鸡粪堆中。   他说,根据开放式鸡农场处理苍蝇问题的作业程序,其一是利用有糖的药物引诱苍蝇食用将之杀死,其二是每星期必须喷射除虫剂一次,以杀死成虫。其三是如果地上潮湿则必须撒放石灰粉,石灰粉的功用既可以使粪堆乾燥,也可杀死内里的蛆虫,但是这些操作必须持续进行才能有效。   “封闭式的农场通常在鸡只准备或正处于推出市场前后,此时业者更必须提高警惕,在掀开密封着鸡竂底层的布前必须喷射药物,确保鸡粪内的虫蛆已经被消灭后才可将鸡粪装进袋里。”   他说,今早发现的封闭式农场出现大量苍蝇的情况,相信是管理不当导致,执法人员会将各种情况向部门汇报,并且对业者采取应有的行动。   近期召集养鸡业者   他也表示,曼县内目前有161家养鸡农场,而在出现蝇患情况的新适迪亚阿旺市镇区附近则有其中26家,开放式和封闭式养鸡场各占半数。州政府将开放式养鸡场改为封闭式养鸡场的政策并未获得业者的积极响应,因此兽医局有计划在最快的时间内召集养鸡业者,向他们讲解政府对该行业的政策及期望。   哈尼夫也表示,突击检查行动将会持续,而今年6月县内有2家农场被医局发出罚单,如有农场被发现是苍蝇为患问题的根源,业者可面对罚款后果。     黄天荣:曼绒拟增兽医局执法员   黄天荣表示,他之前己对蝇患问题联络哈尼夫,后者也表示已联络霹雳州兽医局,该局于今天派员到来展开突击检查行动。   他说,在针对养鸡业的执法方面,政府正探讨在曼绒县增加兽医局执法人员,因为人员不足将使到执法任务不易,而且也设法重启之前民联执政时期建议成立的监督执法委员会,确保执法行动有效的进行。   他也赞扬曼绒禽畜业公会主席陈伟鹏呼吁同业要对居民面对苍蝇为患问题有同理心,严格保持农场的清洁卫生和苍蝇问题。   他说,害群之马或将使到养鸡业受到影响,希望大家都能给予合作,不要让相同的情况一而再的发生。  
7月前
7月前
7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10月前
在案件调查中,当遇上非自然死亡,除了通过解剖、尸温、尸体僵化程度等推断死亡时间与原因,以昆虫幼虫成长周期来推测也是重要的一环。根据室内外温度、气候与环境的改变,昆虫成长周期也会随之影响,然而一只小小的昆虫,如何协助破解死亡案件的谜底? 报道:本刊 梁馨元 摄影:本报 黄玲玲 不知大家对经典港剧《法证先锋》还有没有印象?每每命案一发生,他们的手机便会齐齐响起——法医古医生、法证Tim Sir一行西装笔挺的勘查人员出动到案发现场,执行搜证的工作。那天在双溪毛糯玛拉工艺大学医学院,便有一行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法证科学系学生联合玛拉工艺大学法医昆虫学讲师进行一系列的工作坊活动——在命案面前,一只微不足道的昆虫如何成为破案关键? 在新加坡从事法证科学教学已有18年之久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法证科学副教授陈玮玲说,“主要是苍蝇,还有甲虫、螨虫也是被广泛使用在死亡时间的查证上。” 最先到达的“勘查员” 人历经死亡,体内的酶会产生自溶作用并导致身体开始分解。而分解过程中,会散发出腐尸气体,就是这样的气味吸引了昆虫。因而,每当发现尸体,苍蝇都是最快抵达案发现场的“勘查人员”,像人们找到了安居的住所,这些食腐昆虫就开始在尸体上定居产卵。 正是通过研究昆虫幼虫的发育阶段,法证科学家可以推断死后间隔(Post-mortem interval, PMI)、尸体位置的任何变化以及死亡原因。因此在刑事调查中,身为法医昆虫学家的玛拉工艺大学医学院副教授丘忠君也常常协助政府单位破案。 手绘苍蝇辨识特点 然而那并非我们在家里餐桌上看到的普通苍蝇。在工作坊进行的课室中,可见墙上贴满了学生的课堂作业,在彩色纸上画出漫画风Q版苍蝇,但都有它们明显的特征。学会辨识苍蝇的主要特点,如体长、眼睛颜色、体毛数量、胸部型态等等,成了法医昆虫学学生的必经之路,不二法门就是通过手绘。 另一份作业是手绘“现实版”苍蝇——每组分配苍蝇标本,架在显微镜上,边观察其特征边勾勒出细节。因此在法医昆虫学上较为常见的两种苍蝇,一是丽蝇(Calliphoridae),体型较大,他们形容就像背着一颗珠宝一样美丽,因而得名。另一种常见的蝇,陈玮玲给了它一个花名——Adidas,你凑近一看,它眼睛红红的,还有3条明显的线横跨在身上。 验蛆虫侦破悬案 丘忠君说起其中一个案件,他们在乡村地区发现一个头颅,尸体埋在土里好几个月,发现时将近腐化。但连日大雨把埋尸的土壤冲散,当时雨水盛满头盖骨;执法人员到现场搜证,在盛满头盖骨的水中发现一种从未见过的,长着尾巴的苍蝇幼虫。 一开始丘忠君毫无头绪,想着回到现场捕捉相同品种的虫回到实验室养殖、下蛋,于是准备了一个盒子,仿制成头盖骨的形状开了两个洞,再置放牛肝在里头。牛肝腐烂的气味能吸引苍蝇觅食,然而5天后并未成功。连日下雨的关系,最后他的研究生指向附近的积水,他们成功在里头寻获目标。那有别于其他苍蝇的尾巴,原来是为了在水里生存,能有效帮助呼吸。 在犯罪学的研究底下,每个门类都分得极细——牙齿、火药、指纹等,法医昆虫学也是类别之一。平日从医院转移过来的案件,专业人员从尸体上采取昆虫样本送到实验室化验,这便是法医昆虫学家的日常工作。然而你可能会问,一条虫子除了推断死亡时间还能给出什么线索? 他提起,早前一对年轻男女怀疑服药过度在车上死亡,然而从尸身无法检验出结果,但后来有了蛆虫咀食腐烂尸体,研究人员最终从虫的身上检验到了药物的成分。正是这样的一条幼虫,给了悬而无解的案件一个肯定的答案。 法证学有意义又实用 当天一早去到医学院校园,学员们便顶着大太阳围在草地上劳动。凑近一看会发现每组学员都架起了用铁网与木条围成的捕蝇器,中间还吊起了瓶子。都玩些什么花样?那是一个创意与科学迸发的现场,好比生物学专业的周巧萱就说,他们利用苍蝇对颜色敏锐的视觉特性,以食用染料把纸巾染成数种颜色,看哪种颜色的瓶子能吸引最多苍蝇。 主修汉语,辅修法证科学的黄佳琪也认为,这个活动令她印象最深刻——亲自组建一个实验设计来捕捉特定的苍蝇品种,学习辨认,并用这些知识来协助刑事案件调查。工作坊里,有来自各个科系的学生,好比法律、生物、化学……但主修汉语的背景却让她稍显特别。课堂中她总聚精会神,快速写下笔记,问及文科背景的她对这门学科会否感到吃力?她答,多少有点,但也一直认为法证科学非常有意义且实用性高,更重要是从中学到的软技能能有效应用在日常生活,好比从更多角度来分析问题。 搜证难忘尸臭 来到活动的下午,学员转移到校园内的“案发现场”——那些重新翻过的黄泥下都埋着些什么?走近几米,就会看到苍蝇家族高高低低飞在四周,而学员整装待发,手握捕蝇网,还早早便已练就挥网的姿势。 那是死亡时间不同的腐化鸡尸,分别埋在土里5天、在阳光下曝晒3天与5天。丘忠君解释,鸡尸所呈现的样态与尸体无异,可见曝晒的鸡尸就像在火炉里慢火烧烤,鸡皮光滑焦脆,不见腐烂之感;然而一用棍子挑起,只见背面的鸡身已多数被蛆虫啃食并开始腐烂,埋在土里则呈黑色,还渗出浊状尸水…… 这也成为了许多学员难忘的环节。“我们必须在腐烂鸡肉中收集蠕动的幼虫,就像从CSI犯罪现场中走出来一样!”周巧萱说。看学员个个神色淡定地围绕在白色幼虫周围,还以为接受过训练的他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但有趣的是她也似常人如我说道——永远不会忘记那股尸臭,晚餐后再也吃不下鸡肉了。 最重要保持推论客观及准确 学员叶礼贤谈起对法证科学的认识,最早是因为对犯罪调查自小就深感兴趣,并从电视节目受到国际刑事鉴识专家李昌钰博士的启发。“如何应用科学让证据本身说出真相?”,这是他一直在思考并钻研的方向。 “最重要的就是客观性”,因此为了保持推论的客观与准确性,法证科学必须得是一个跨领域(inter-disciplinary)的学科,贯彻了学科交叉的理念,且非常注重实践。难就难在触及较不擅长的科目时,就得花更多时间搜集与阅读文献资料。与此同时,它也是一门团体作业,重视队员间的相互学习与交流。 法证科学结合科学与法律,以解决犯罪问题。它曾经是一个小众的领域,但现在人们逐渐认识到它在助查罪案、解决悬案、平反冤屈和维护公正方面的重要。法医昆虫学就是其中一门学科,别看平时被视为恶虫的苍蝇,在关键时刻竟也能为民除害。昆虫在确定死亡时间方面起着重要作用,除了为法庭提供科学证据,也能进一步维护司法系统。     更多文章: 国中生,台湾高教欢迎你 ChatGPT,对学校是好是坏? 维护海底世界的生态平衡 法语飘扬在大马国度    
11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