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父亲节

“快啊!在望什么?快拿小板凳过来看小鸟呀!”走过一个公园,看见一个父亲对着一小男孩喊道。我握着水瓶的手紧了紧,看着他们,看着鸟笼里的鸟,思绪隐隐把我拉回童年。是的,那时,父亲也同我说过相似的对白。 童年时,父亲喜欢养小鸟,也喜欢带着我四周会鸟友,为了躲避课业,我总跟着父亲跑,母亲也奈我不何,只能唠叨父亲,父亲这时总是宠溺地笑着望我。我总是跟着父亲,骑上小铁马,迎着风,一起带着我们家鸟儿去兜风,去品茶,去看河边鱼儿,去看二叔果园,去听父亲好友故事。我们一起对着小鸟吹口哨,一起对着小鸟说话。父亲也手把手教我喂食小鸟,我们每日一同喂食小鸟,一同看它饮水,一同帮它洗澡。试过一次,父亲让我看顾鸟儿,我却好奇把笼门打开,把我的玩具放进笼子里想和鸟儿一起分享,然后忘了关上笼门,幸运的是鸟儿没飞走,或许它也喜欢我和父亲吧,所以不舍得飞走。 青春期,不再喜欢跟着父亲往外跑,也不再喜欢家里养的小鸟,我早已厌倦,总觉得很吵,很烦心。父亲总是不放弃一直邀约我一起去溜小鸟一起去会鸟友,我真的觉得很烦躁,天气热晒,我真的只想躲房里。童年的一次次雀跃迎合到青春期的一次次敷衍拒绝,一步步把父亲推向低落的深渊,我是知道的,我选择不去想多,我自私,有了自己思想自己爱好就不想和父亲呆一起,只想自己躲房间享受独处时光。有时候,经过鸟笼,我们家的鸟会对我吱吱叫,我还会瞥视它一眼。试过,我也讨厌它,觉得分散父亲对我的爱。 忘不了,那一刻。那日,父亲来敲我房门,想带我一起去遛鸟,我一再推搪,父亲一直问为什么,我真的觉得够了,莫名怒火上头,我瞪着父亲,站起来冲去把房间门“碰”地关上,把父亲搁在门外,那是第一次。关上门的那一刻,我看到的,看到了父亲眼角的错愕和伤心,我那时不明白,那有什么大不了,至于吗?后来,父亲不再邀我一起带鸟儿去兜风去遛鸟,也许是怕打扰我,也或许是生怕又被我拒绝。因为那一次关上房门,也关上了我们间的心门,我们都心存芥蒂,不再提一起遛鸟,错过了更多一起的机会和时光,剩下的都是开不了口的惋惜,童年的回忆也只能停留在过去了。甚至于过不久童年陪伴我们的那只小鸟离开了,我也不曾看它一眼。 父亲节我不愿再错过 那时鸟儿的离去,让父亲很伤心,一段时间过得很消沉,仿佛失去了精神依靠。那时的我不明白,至于吗?现在看着公园遛鸟的父子,仿佛看到了从前的我们,我才明白,父亲那时失落的不只是鸟儿的离去,他更多的是不舍我和他之间曾经的童年开心回忆就这样逝去,不复存在。 肩膀这时被拍了一下,思绪一瞬间被拉回,我恍然带着红眼转过身,是他…… 父亲一手捧着我家后来养的鸟儿对着我一脸茫然。“你怎么了?快回家,老妈子又骂了,迟开饭。”我点了点头,挽着父亲的另一手臂一起走回家,望了望身旁的父亲,他老了,脸上多了岁月的痕迹,也多了丝丝白发。望了望父亲笼里鸟儿,它叽叽喳喳地对我叫着,我突然不再觉得吵,不再觉得烦,反而感到庆幸,庆幸有它这些年陪着父亲。 那一刻,我好像懂了,原来我还有机会,我不愿再错过。分明是局内人,多年后,方看清,父亲喜欢的是和我一起养鸟儿的时刻,父亲喜欢的是和我相处的每一点回忆,父亲喜欢的是和我一起养育鸟儿的光阴,父亲喜欢的从不只是鸟儿。 这个父亲节,我不愿再错过,我要带着父亲一起拿着鸟儿去捕捉以前的每一个相处回忆。我和父亲说,这个父亲节早上我们一起带鸟儿去喝早茶吃点心,然后再带鸟儿到极乐洞兜风。父亲转头望着我微微点了点头,没多说,他眼中闪过一丝错愕,更多的是惊喜,我忘不了,父亲那日的幸福笑容。父亲老了,或许不能再承受多一次的拒绝,再一次的失去了。希望这个道理我没有太迟醒悟。 一生短,一梦长,光阴消散,愿他和它平安喜乐。
8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以中医为题材的中国电视剧《后浪》开播以来,在中国的社交平台引发争议不断,评价褒贬不一。 其中由资深演员吴刚饰演的父亲任新正,与新人演员罗一舟饰演的儿子任天真之间僵硬的亲子关系,对儿子不苟言笑,动不动疾言厉色的打压式教育,更被观众吐槽“爹味”十足。 然而,如此严肃、严厉、吝于赞美、难以亲近,甚至很多时候在童年记忆里缺位的爸爸,实际上却又是许多70后、80后对于“父亲”的固有印象。 报道:本刊 叶洢颖 摄影:本报 黄玲玲 亲子之间仿佛隔着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既是血浓于水的亲人,也是关系最疏远的陌生人。同居一屋檐下,只知其称谓,而不知其喜好;只知孩子身量渐长,却不知年龄几何。 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由于双薪家庭日渐普及,夫妻共同承担家务养育孩子的形式渐渐取代了过去男主外女主内的职能分配模式。 于是,原本在传统家庭里的孩子心里有些模糊的“父亲”形象,逐渐鲜明了起来。 许多人说父母是孩子的镜子,孩子是父母的影子。经历过“传统父亲时代”的80后,长大成为父亲之后,又是什么模样呢? 现代父亲更常参与孩子成长 作为80后爸爸的黄玟龙坦言,现代的父亲已经不一样。 由于时代的不同,工作的方式和地点也比较弹性,加上资讯比较发达,男女趋向平等,因此父亲参与孩子成长过程的频率越来越高。 他和太太龚意淋育有3名女儿,年龄分别是9岁的欧丽、6岁的媞亚和1岁半的佐佳。太太负责照顾老大,他则负责老二和老三的生活起居。 每天早上7时起床,收拾女儿的东西,为女儿准备简易的早餐,然后陪伴她们度过早餐时光;接送她们上下学,在车上与她们聊天以了解她们在学校里的点滴;睡前和太太分别陪伴孩子祷告,聊一会儿天。 对于女儿的饮食习惯、脾性和喜好,他也了如指掌,如数家珍,从此细节可以看出他在经营亲子关系方面付出的努力和时间。 旅游是为了制造回忆 他说,小时候父亲经常承诺找一天全家一起出门游玩,但是这一天直到现在也未能到来。一来家庭成员太多;二来每次出门,一定要有一人留守家中方能安心,以至于全家齐齐整整一起出门旅游的计划一次次落空。 成为3个孩子的父亲后,他却热衷于带女儿出门旅游,旅游地点包括但不限于国内的海边。 “老大在一岁半时,我们夫妻已经带她去韩国了。2019年时,带两个女儿去香港;现在我们要挑战带3个孩子去日本东京。” 尽管别人说孩子年幼,不会记得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是一种浪费;尽管带幼儿出门如同搬家般麻烦,他们依旧排除万难,与孩子踏出国门看世界。 “我跟太太说,带孩子出门的重点不是她们记不记得,而是我们记不记得。” “我是要制造我们的回忆,以后等我们老了,我们能坐在摇椅上回忆曾经带她们去过哪儿,至少我们还有东西可以回忆。” 从游戏教育孩子:“输得起,人生可以重来” 黄玟龙曾跟同龄的友人交流过育儿经,对方感叹步入青少年时期的孩子情愿宅在家里,也不愿意随父母出门,因此若想要带孩子旅游,最好是在她们12岁以前。 “等她们记得时,已经不想跟我们出门了。她们进入青少年时期会有自己的想法,更希望和朋友去玩。” 经过这次交流,更坚定了他的决心,为即将到来的东京之旅,提前踩点、做好全盘的出行计划。 “不过,这次要带3个孩子出国,东京的人太多了,乘搭交通工具比较难,很难用儿童推车,可能会包车。” 对他来说,与孩子出国自助游不仅可以制造独家记忆,旅行亦是一种学习,还能让孩子学到一些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比如坐飞机出国需要经过哪些程序?出国需要什么文件?在国外怎么换乘交通工具等等。 “学习不一定要从课本学。” 以后是否向往长大后的女儿和他们出游呢?我问。 “这个很难讲,毕竟时代一直在变。”他笑说,“我和太太有共识,不要靠女儿养老,我们也许还能提前报名,时间到了就去老人院。” 他自认既是女儿的朋友,但也是一名严父,只是此“严”非彼“严”,相比起父亲重视成绩和交友圈子,他更重视女儿的生活习惯和态度,“我会注重她们的内在。因为我看到现在很多人经受不起社会的压力和打击,内心不够强大就很容易崩溃。” “因为我是做销售的,见过很多不同的人。我会希望我的女儿是遇到困难,跌倒了还能站起来往前跑的人,而非遭遇失败了,就钻牛角尖自怨自艾。” 他认为“游戏”是帮助孩子建立强大内心的最直接方式。 例如最近孩子喜欢玩“任天堂”(Nintendo),每当输了游戏,情绪难免起伏焦躁,于是在旁的他就会开解她们:“这是一个游戏,输了没关系,可以重头再来”;女儿组队打游戏时,他也会提醒两人不要为游戏的输赢起争执,输了可以再来。 当你学会“输得起”,人生没什么不能重来。 上一代父亲不赞美孩子 “忙碌的严父”是黄玟龙儿时记忆里的父亲形象。 也许是由于生计艰难,生活充满挑战,加上家中有7个儿女嗷嗷待哺,母亲是全职主妇忙于家务、育儿,一肩挑起经济重担的父亲总是早出晚归,奔波劳碌。 “就是手停口停,所以经常是白天不在家,晚上偶尔会出门跟朋友聚餐。”他补充笑道,“他不在家,我们反而比较开心。” 父亲之严厉,从他补充的这一句话可见一斑。 在他记忆中,父亲向来话少,不怎么与孩子聊天,重视他们的学习成绩和社交圈子,会一一详细过问孩子往来的友人家庭背景,因此童年的黄玟龙很抗拒朋友上门到访。 他说,虽然父亲学历不高,但是对于他们的成绩要求很高,考试成绩少于70分就得挨打。即便考好了,父亲也仅是点点头而已。 “我不觉得上一代的父亲会开口赞美孩子,因为他们会认为考得好是应该的,念书是我们的‘工作’。” 有趣的是,他的父亲对于孩子的个性爱好知之甚少,鲜少参与他们的成长过程,但是某一天他赫然发现原来自己的父亲居然学会带孩子。 “我姐姐带孩子来,要出门时就把孩子交给他。结果,他居然喂奶、换尿布、冲凉等等。” “我妈妈说以前自己的孩子都没换过尿布,没喂过奶。” 曾经的“缺席”,曾经的“缺失”,以及对孩子难以言说的深爱,如今一一弥补、转移到孙辈身上。 也许这就是传统父亲关于爱的含蓄表达。你的爸爸,又是什么模样呢?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新加坡17日讯)不少家庭在6月学校假期出国,加上每周新增的冠病病例仍然不少,今年父亲节的餐馆预订情况不及往年,有餐馆至今的预订率仅七八成,只比一般周末好一些。 明天就是父亲节,新加坡的餐馆和煮炒档业者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透露,今年父亲节订桌情况比去年差。 餐饮集团新加坡区域长彭燕妮指出,去年这个时候桌位基本订满,还不断有电话询问,但今年迄今为止的订桌率仅七八成。 “去年这个时候还不能出国,所以很多人都会在新加坡庆祝。现在6月是假期,今年很多人选择出国。” 餐馆老板王津辉受访时说,预订率受三大主因影响,包括近期出现的这波冠病疫情,导致部分食客因确诊而临时取消预订,或对于在外用餐显得更为谨慎。 “其次,去年父亲节适逢防疫措施放宽,堂食和群聚人数不再受限,人们外出用餐情绪高涨,今年父亲节则显得更冷一些。” “最后,相对于母亲节或大年除夕要提前好几个月订桌,父亲节往往是临近周末才迎来食客预订。” 他预计,父亲节周末的情况会比一般周末要好,目前订桌率已有70%至80%。 除了中餐馆,煮炒摊的订桌需求也有所放缓。 海鲜煮炒业者白明颐说,国际旅游逐步恢复,再加上适逢学校假期,目前相对冷淡的情况并非意料之外。 不过,他今年仍然推出父亲节特惠菜单。“由于时间和座位有限,我们还是强烈建议顾客尽早订位,避免失望。” 老字号海鲜煮炒老板林金祥则透露,近几日已有部分家庭提前庆祝父亲节,煮炒档每天也会接到数通简讯和电话询问。 他说,他们没有推出父亲节套餐,但为庆祝父亲节,也特地推出两道父亲节特别佳肴。 有煮炒档5年未起价 在大环境通货膨胀的情况下,食物价格纷纷上扬,但林金祥说,他的煮炒档已有5年没涨价。 “考虑到我们都是熟客生意,我们已经有5年没有起价了,父亲节也是一样。” 林金祥透露,尽管许多原材料都已涨价,但他希望通过薄利多销的方式,继续为顾客提供负担得起的食物。 白明颐则说,食物原材料价格上涨推高生意成本,但他们定期评估营运和供应商来确保食物继续物美价廉。 有餐馆仍备人手 应对临时客 彭燕妮说,尽管今年的订位情况不如往年,但他们在周末还是会预备多一两个人来应对临时情况。 林金祥则透露,他们会保持相同的人力来应对人潮,相信顾客人数与平常无异,因此不会增加人手。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
9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