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殡仪馆

4星期前
2月前
4月前
5月前
爸爸身形矮小,身高仅有160公分,瘦削的骨架撑起身子,也不怎么长肉,背影看起来略带沧桑。他去世前,我的身高已经逼近他。然而在他离开的第7天,我对他的认知,正如眼前的遗骸,碎了一盆。 天蒙蒙亮,我们一车人前往火化场为爸爸进行捡骨仪式,而后将其载往佛寺,完成最后的入龛仪式。下车时,微风迎面吹来,这个布满遗骨的地方,温度好似降了几度,我全程挨着妈妈站。预约时间到了,我们深吸一口气,进入其中一个房间。 工作人员事先将爸爸的骨灰放凉了,矮桌上还放了铁夹、香水,以及我为爸爸挑选的骨灰瓮。前几天还在热辣辣的烤炉中烧烤,数日后爸爸已不见人形,躯壳被压缩成一块又一块的。工作人员嘱咐我们捡大块的骨骸。轮到我的时候,我跪在桌前,小心翼翼夹了看起来最大的骨头,将其装入骨灰瓮,撒了一圈香水。家属逐个捡骨后,工作人员丝毫不留情地将爸爸的骨头压碎。我听不见爸爸的哀痛,却闻骨头在瓮里摩擦的声音,令我瞬间感觉自己的心凉透了。 爸爸即将入住新家 碎了,碎了,爸爸真的碎了。工作人员在骨灰瓮的瓶盖口绑了红色的彩带,以马克笔写上爸爸的姓名,利索地打了一个蝴蝶结。死亡,对从事相关行业的专人看来,如此轻松。而后,哥哥捧遗照,姐姐捧骨灰瓮,我捧香炉,我们前往佛寺,安置爸爸的骨灰瓮。正和坐灵车那回一样,我们沿途必须喊爸爸的魂魄过桥。火化场离佛寺有40分钟的车距,我们三兄妹各有心事,杂乱纷纷,还得让开车的表哥提醒我们记得喊爸爸过桥。 手捧爸爸的香炉,我所思考的问题是,人的一生,何以那么脆弱?这道问题太复杂,我带着心中的疑虑下车。我们将爸爸的骨灰和香炉安放在地藏王菩萨神尊前的铁桌,妈妈买了简单的素食,以及一对电子莲花灯,爸爸便准备入龛。僧侣带领素衣孝子念诵心经、往生咒和佛号,唱到回向文的“九品莲花为父母”,我不禁潸然泪下。僧侣带领我们上楼,爸爸即将入住新家。 爸爸的新家门牌是2020,离爷爷的2016仅有4间房子的距离。我们谁也没办法预料,正值壮年的爸爸会那么轻易地倒下,所以当初预购爷爷奶奶的骨灰龛时,不曾想到一并订购隔壁的骨灰龛。当我和妈妈回到佛寺订购骨灰龛时,只剩下这个2020的龛位,与爷爷的位置最接近。哥哥将爸爸的骨灰瓮放入正方体空间,僧侣念了经文后,关上他的家门。由此,我的粉末状爸爸,躲在一方小房子,在极乐世界守护我们。 【碎片爸爸 01】守灵/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2】Teh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3】香烟/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4】分梳/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5】钥匙吊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6】捡骨/金睿瑜(峇六拜)
5月前
死亡,原来那么散乱,那么措手不及。一切发生得太快,我根本来不及整理。爸爸在殡仪馆设灵的第24个小时,他的遗体即将送往火化场,过往的是非红尘,终将化为一瓮骨灰。 一觉醒来,爸爸距离出殡倒数6个小时 。基于场地是我们向殡仪馆租借的,出殡之后必须立刻归还,所以妈妈陆续让我们准备清场。直到爸爸出殡前,爸爸的灵格已经收拾完毕,剩下灵堂的摆设,依然笃定地伫立于此,形成一场极简式的告别。 从爸爸出殡到目送他的遗体送入火化炉,时间以倍速的方式进行。从火化场走出来,只见天空仍然放晴,白云依然挂在蓝天上,我的日子即将恢复平白无奇的一天。爸爸平常使用的日常用品,能烧的都烧了,这箱他带不走的东西,姑姑说让我带回家留念。于是,我便扛着一箱遗物回家。 所幸近几年我们和爸爸不住同一个家,回家后不必触景生情,空间无法诱发我们对爸爸的思念。唯独那箱遗物,无声地提醒我关于爸爸的存在。我将它搁在房间的角落,漠视它的存在。直到爸爸去世的第6天,放学回家的我终于按捺不住,打开这个名为怀念的箱子。 爸爸回了奶奶家 爸爸的遗物箱竟是一些有的没的物品,如眼镜、手机架、年轻时的证件照、单据、小学成绩报告册、中学毕业纪念册和几本书等,凌乱不堪。我将所有物品倒出来,从而发现那个紫色企鹅的钥匙吊饰。这是唯一能让我们产生情感联想的物品,妈妈也有一模一样的钥匙吊饰。 受卡通片影响,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动物是企鹅。我那时年纪太小,爸爸不知从哪里找来这个钥匙吊饰。爸爸将企鹅钥匙吊饰挂在妈妈的钥匙,自己也留了一个。我每天用钥匙开门迎接爸爸回家,感觉很兴奋。可是不久后,爸爸便从这个家搬出去了。虽然他隔三差五回来探望我,但从不留下来吃饭。那段期间,我不明白爸爸妈妈究竟发生什么事,只知道有时候他没有过来,紫色企鹅钥匙吊饰便留在门上。我和紫企鹅一样,默默期盼爸爸回家。 那晚是爸爸离世的第6个夜晚,我在被窝里等了一宿,他依然没有回来。据闻,他回了奶奶家,还让奶奶看见自己了。不晓得奶奶看见的,是爸爸的灵魂,还是思念的幻体。我想,爸爸依然不敢回我们家。 【碎片爸爸 01】守灵/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2】Teh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3】香烟/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4】分梳/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5】钥匙吊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6】捡骨/金睿瑜(峇六拜)
5月前
夫妻关系的始末,若以礼俗比喻,可以这么说——两人生前的相守,始于“上头”;两人最后的分别,终于“分梳”。 古人传承的婚俗与丧俗,之所以与“头发”有关,是因为旧时丈夫以“发妻”称呼元配。相传汉人将“结发”设为古人婚礼其中一项重要仪式。当天,新人会将各自的一撮头发绑在一起。仪式完成后,新婚男女将以“结发夫妻”相称。而今,婚礼习俗已经省略,但今人偶以“发妻”称呼妻子,而“分梳”依然保存于丧礼中。 天底下的孩子都无法参与父母的上头仪式,爸爸妈妈,在我们的生命里永远只能扮演父母的角色。他们一天到晚都在忙,忙柴米油盐,忙生活琐事,忙着忙着,半辈子就过完了。好不容易孩子长大,活着的那位即将经历另一半的离别。换句话说,我们仅来得及见证父母的分梳仪式。 我曾见证两次分梳。第一次分梳仪式,落在爷爷的丧礼;另一次则是爸爸的丧礼,奶奶和妈妈分别成为仪式的女主角。仪式落成后,她们都将折半的梳子往身后抛,殡仪馆工作人员负责将另一半的梳子放入配偶棺木。依稀记得,奶奶与爷爷分梳的姿态,那是我第一次从她的眼神读到孤独。然而,妈妈与爸爸的分梳,带给我的感觉更像一种释怀。 父母早已经分居 爸爸妈妈的分梳仪式,是在停尸间外的遮阴处完成的。由于爸爸过世后,遗体随即被送往停尸间,故相较于其一般逝者,他迟了一天入殓。等待灵车的那段时间,师父火速为爸爸进行入殓仪式,刺耳的摇铃哐啷哐啷作响,入殓仪式草草结束。记忆中,爸爸没有更换寿衣,陪葬的衣物不多,他安静地躺在棺木,睡得很沉。 入殓仪式结束,工作人员递给妈妈一把塑料梳子,指示妈妈如何折断。妈妈以颤抖的双手折了梳子,轻轻地往身后一抛,神情恍惚。生前不敢做的决定,至今终于有了着落。 其实,我的父母哪需要什么分梳仪式,他们更早之前已经分居。爸爸在世时,他们不晓得如何为彼此的情感了结,迟迟不肯到律师楼签离婚协议;爸爸离世后,他们被迫放下对彼此的名分,自此天人两隔,各走各路。往后,每当别人问起我的父母,我亦不必遮遮掩掩,能大声告诉他们:“我的爸爸已经死了。”这句不孝顺的话,最能堵住其他亲友的嘴,为我省略不少谎话。 妈妈抛梳子的时候没有观察四周环境,梳子不小心掉入沟渠,顺着污水,流向未知的方向,但愿它冲走不愉快的过去。另一半的梳子,永远随爸爸躺在棺木里,证明他曾经爱过。 【碎片爸爸 01】守灵/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2】Teh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3】香烟/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4】分梳/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5】钥匙吊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6】捡骨/金睿瑜(峇六拜)
5月前
爸爸的丧事办得仓促,庆幸还有两桌老同学排除万难参与他的丧礼。听说某位叔叔下飞机后收到爸爸去世的消息,立刻订机票从泰国赶回来,可谓“义气”可嘉。 爸爸念的是男校,这群叔叔是他肝胆相照的好友。他不曾带我参与他的同学会,所以他的朋友我一个都不认识。不过,叔叔们都有一个容易辨识的共同点——见到我妈便“嫂仔”、“嫂仔”地叫,手指还挂着一包teh冰,实在令我尴尬。妈妈从容地和他们打招呼,我则负责为他们点香,接过teh冰。与叔叔们对眼时,他们总忍不住赞叹,长得真像爸爸啊!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是看走眼,抑或说客套话。 很少正眼细看爸爸 叔叔们给爸爸上香后,随即坐在圆桌前啃花生。我和姐姐更换茶水,他们当中有人开始抽烟,我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喷嚏,鼻头更红了。我的鼻子素来对烟尘过敏,于是默默远离叔叔们的桌子,走到爸爸的遗照前,仔细比照我和他的五官。平日,我很少正眼看爸爸,仔细端详他的遗照后,我发现自己除了眼睛与他较为相似,我和他并没有很像的部位。尤其是这个大鼻子,瞎子都能摸出这是妈妈的遗传。 看得入神时,哥哥忽然说要载我到便利店。他将车子停在便利店前方,让我在车上等候。方向灯滴答滴答作响,哥哥开门后将塑料袋递给我。我打开一看,天啊,竟然是两盒红色包装的香烟。大我9岁的哥哥第一次购买香烟,我的脑海里冒出很多问号。哥哥估计猜到我的疑虑,趁黄灯转红时回答:“买给爸爸的。”这句话从最厌恶香烟的哥哥嘴里说出,简直难以置信。 回到灵堂后,哥哥随即抽出一根香烟,点燃后将其固定于红色的香脚,再插在白色的香炉上。妈妈先是看傻了眼,眼眶不自觉泛红。哥哥将打火机抛给我,吩咐我接着点香烟,我错愕不已。10分钟后,哥哥原先点的那根燃尽了。我笨拙地拿起打火机和香烟,不知道该从白色那侧还是褐色那侧点起。哥哥看不过眼,抢过我手上的道具,“还是我来吧。” “人都不在了,不要给他抽那么多。”妈妈不知何时走到我们身后,哥哥不理会。 “出去的话顺便……哈秋!替我多买几包纸巾。”我吸了鼻涕,对哥哥说,赶紧逃离乌烟瘴气的现场。 【碎片爸爸 01】守灵/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2】Teh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3】香烟/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4】分梳/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5】钥匙吊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6】捡骨/金睿瑜(峇六拜)
5月前
“这是第几包了?”姐姐耸肩,推着我往前走,“快去换吧,冰要融了,爸爸不喜欢淡的。”以上是爸爸丧礼上,我和姐姐最频密的对白。 说来离谱,我在爸爸灵堂上最常做的事竟然是更换茶水。所谓“茶水”,并非一般认知的清水或中国茶,而是茶室售卖的冰印度奶茶,俗称“teh冰”。爸爸生前是一位把teh冰当饮用水喝的人,一天8杯水全以teh冰取代,要加冰,味道要浓。妈妈说结婚至今不曾见过爸爸喝清水。我的爸爸虽然懒得开车,但外带teh冰这回事倒是勤快。若是见他停在屋外的摩托不见了,或者门外忽然挂上一包teh冰,那肯定是他外带teh冰去了。唉,如此不健康的饮食习惯,难怪会让他少活几年,甚至十几,或几十年? 好奇爸爸怎么灌teh冰 爸爸一生把teh冰活成自己的标志,前来瞻仰他的至亲好友,无一不带一包褐色的冰奶茶。供桌前,拜祭爸爸的teh冰被倒进大小各异的容器,插上五彩缤纷的吸管。我想,如果teh冰可以换成冥钞,那他一定是阴间百万富豪。爸爸说过,人家若赠送礼物,绝对不可以糟蹋别人的心意。此时的我,非常好奇爸爸怎么灌teh冰,恨不得自己有阴阳眼可以窥探他的“喝”相。然而,我的眼睛还来不及开光,灵堂又来了一位外带teh冰的人。 妈妈喊我,让我给前来悼念爸爸的好友点香,顺道提醒我要鞠躬回礼。叔叔将“ikat tepi”的teh冰交给我,我笑笑接过,心里一阵呐喊,“又来?!”随后,妈妈将其中一个杯子递给我,让我去洗手台倒掉里头颜色很浅的teh冰,再将新鲜的teh冰倒进杯子。虽然我的内心有千百万个不愿意,但想到爸爸那副馋嘴的样子,我二话不说,接过杯子。 我忙归忙,倒没忘记这里是殡仪馆。自认是一只怕鬼又笨手笨脚的小鸭子,每回被妈妈赶鸭子似地到洗手台更换茶水,我总是拉着姐姐陪我,两个怕鬼的人互相壮胆。步行到洗手台的路程距爸爸的灵堂有一段距离,沿途,我们又开始议论起那位把teh冰当饮用水喝的男人。 我曾经不明白,为什么爸爸那么喜欢具有印度风味的奶茶。他离世后,我不知不觉地将喝teh冰喝成一种习惯。爸爸,你知道吗,我的奶茶还加了珍珠,不知道你在极乐世界喝过了吗? 【碎片爸爸 01】守灵/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2】Teh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3】香烟/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4】分梳/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5】钥匙吊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6】捡骨/金睿瑜(峇六拜)
5月前
8年前,我们同为爷爷守灵,岂料爷爷过世未满百日,我却为眼前那位陌生又熟悉的爸爸戴孝。 按照习俗,倘若亡者离世时,父母双方或其中一人依然健在,遗体将无法于家中停柩,也仅能设灵3天。爸爸离世时,奶奶仍在,所以当噩耗在家族之间传开,所引爆的炸弹是——要在哪里设灵?由于爸爸是心肌梗塞骤世,遗体必须送往停尸间解剖,长辈们多了一晚的时间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那个夜晚,姑姑们一面为了隐瞒奶奶,为爸爸彻夜未归编造理由,也一面和妈妈商量爸爸的后事。经过家中长辈几番讨论与挣扎,他们最终决定择一处殡仪馆让爸爸停灵。我心想,扣除今晚,爸爸在人世间仅剩一夜的时间,难道,不能破例让他的遗体留在家里吗?可惜,16岁的我,还没能力打破习俗。 翌日,我、妈妈和哥哥前往停尸间认领遗体。看到爸爸遗体的第一眼,我感觉他像一条从冰箱里取出,准备退冰的鲜鱼。妈妈说,爸爸的样子像是回到年轻时的模样。我觉得一定是冰柜里的温度太低,把爸爸的皮肤冻红了。等候灵车时,姑姑请来的师父为爸爸念诵经文。我从爸爸的手里抽出手尾钱后,他的遗体随即被推上灵车,我也跟上,陪同爸爸前往殡仪馆。 爸爸爬出来睡觉? 殡仪馆被规划成一格一格的小室,让到达此处的各户家庭,享有一处悲伤的空间。爸爸生前告诉我,殡仪馆是生人勿近的地方。而今,我却即将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为他守灵。白天时,这里人来人往,不少灵车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或送遗体,或将遗体载往火化场,还算热闹。深夜,当前来吊唁的亲友鸟兽离去,留下来守夜的人,显得更为荒凉。 约莫凌晨3点,我捧着课本,在离爸爸棺木不远的桌子背诵课文。读了一回,我惊觉这晚是爸爸的最后一夜了,我却依然为自己而忙,顿时觉得自己的作为太自私,于是我暂且不理会考试这回事,决定好好地陪伴爸爸。不知是眼花,抑或出现幻觉,我竟然看见爸爸的灵体漂浮在棺木之下,抱着枕头熟睡。我揉了揉眼,觉得不对劲。不对啊,爸爸明明在棺木里,怎么可能爬出来睡觉? 我以为自己见鬼,全身寒毛竖起,赶紧飞奔到车上,然后在浑噩间睡着了。为爸爸守灵的那一夜,胆小的女儿最终没有尽到孝道。 【碎片爸爸 01】守灵/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2】Teh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3】香烟/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4】分梳/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5】钥匙吊饰/金睿瑜(峇六拜) 【碎片爸爸 06】捡骨/金睿瑜(峇六拜)
5月前
6月前
(东甲23日讯)基于在东甲卫星市兴建殡仪馆的计划遭受当地商民极力反对,相关殡葬业者已正式致函东甲县议会,表明将撤销有关计划。 东甲县议员王祺翔受访时证实,卫星市商民于8月19日傍晚齐聚表达心声,并提交逾700商民的联署签名文件后,东甲县议会在8月20日就正式接获业者的来函。 他也驳斥有关东甲区马华县议员批准该该殡仪馆计划的谣言,并指该谣言不实及纯属抹黑,希望民众不要被误导。 “马华县议员无权私下批准任何申请,更没有权力阻止任何人申请营业执照,因为只要有关人士备好文件,就能够向县议会提出申请。” 他解释,殡葬业者在7月杪曾与他见面及寻求支持,惟他已告知对方该地点不合适;而业者在一周前也会见马华礼让区会主席拿督侯振德,后者则持中立意见,惟强调将以商民意见为考量。 无论如何,他指随着殡葬业者取消在东甲卫星市兴建殡仪馆的计划,并同意寻找其他更合适的地点后,此事件也圆满告一段落。 根据原定计划,相关殡葬业者有意在东甲卫星市交通灯旁的店屋(前制衣厂)兴建殡仪馆。消息传出后,引起当地商民大力反对及发起签名运动,并在短短4天内成功收集725个签名。 居民认为有关地点不适合兴建殡仪馆,担心将造成民生问题、加剧交通阻塞、导致产业贬值,以及对华裔居民造成心理压力。
6月前
焦点社区:东甲卫星市 (东甲20日讯)东甲卫星市、永金花园、宏愿花园和成功花园住宅区的居民及商家强烈反对在卫星市店铺开设殡仪馆。 据了解,上述住宅区居民组织居民委员会己收集到725户居民联署签名,向礼让区国会议员、东甲县议员及东甲县议会提出反对。 林明洋:商民担心导致产业贬值 该居民委员会代表林明洋向媒体发表谈话时指出,东甲卫星市属于东甲其中一个较大及链接着多个花园的主要地区,有住宅区、商业中心、早市和夜市场及医疗中心等。 他说,据他了解,传言上述殡仪馆立设地点距离商业中心太近,包括早市及夜市同一地点,同时地点都是当地居民进出必经过的地段。 “可说车辆行川非常繁忙,殡仪馆的设立除了加剧交通阻碍,打斋超渡的声量更对居民及商家造成干扰,商民都担心一旦殡仪馆竣工,将导致这一带的产业贬值,更重要的是华裔居民都对殡仪馆有忌讳,严重的会造成心理压力。” 林明洋表示,居民认为设立殡仪馆,必须设立在郊外及无阻交通的地段较为合适,希望地方政府能听取民声,勿在住宅区及商业市场附近建殡仪馆。 王泰堡:或造成交通阻塞 居民王泰堡表示,卫星市周围有数个花园住宅区,逾5000住户,医院路是一个主要到市镇的出口,交通红绿灯和东甲医院也在附近,将会造成交通阻塞,他反对传言中的店铺设立殡仪馆,尚若是设立在公里外的市郊,他是赞成。 王祺翔:不批准不合适执照申请 东甲县议员王祺翔接领联署签名反对函件后表示,所有向县会申请商业礼申,他们都会以居民为主来考量,如果发现申请执照上不合适,县会也不会通过批准。 出席者包括礼让国会议员赛依布拉欣助理希华及东甲县议员杨周秀。
6月前
(麻坡2日讯)麻坡广肇会馆会长郭伟光透露,该会“思恩馆”殡仪馆装修工程已在近期竣工,预料将于8月投入运作。 郭伟光昨夜在该会庆祝成立116周年、青年团44周年、妇女组48周年纪念、颁发第32届大专奖助学金暨孝亲敬老联欢宴会,宣布上述消息。 他说,在2022年,该会会员大会一致通过,购买位于拉玛路(Jalan Lama)的地段,以便装修规划作为殡仪馆。 “经过1年的努力,本会已成功购置该地段及完成装修工程,并即将投入运作。” 他指出,上述殡仪馆不但能保值及增加会馆收入,还可“以业养馆”,让会馆达到经济自由,并为会员提供额外服务及福利。 此外,郭伟光透露,该会也面对会员老化及青黄不接的问题,年轻会员仅有20至30%,因此会馆必须做出适当改革,多鼓励年轻会员参与策划活动,以吸引更多年轻会员加入。 “会馆也可以发展成联系海外同胞的中心,加强国际商业网络,从而协助年轻会员建立商业联系,以打破年轻人认为会馆是‘乐龄联络所‘的观念。” 马来西亚广肇联总总会长何世琩表示,哥打峇鲁市一名女装店华裔女业主因为在店里穿T恤配短裤,而被哥打峇鲁市议会执法人员开罚单,是非常荒谬的事。 “市议会执法人员不应该无理干涉非穆斯林的穿著,希望在来临的6州选举中,年轻选民也能善用手中一票,以维护本身的权益。” 峇吉里国会议员陈泓宾希望麻坡市区能够重新被激活,以吸引更多年轻人留下来追梦,无须再到外地找生活。 “本地华团可善用国会议员拨款来举办活动,以带动麻坡市区的活动及活力。” 麻坡广肇会馆也移交1万5000令吉捐助公益,受惠单位包括大马广肇联总、大马龙母庙建庙基金各1000令吉、中化中学1万令吉、培华独中2000令吉、德修善堂赠医施药部及德教会济新阁赠医施药部各500令吉。 此外,大会也赠送贺匾庆贺交通部长陆兆福荣任新职及会员伍薪荣受封拿督勋衔。 晚宴出席者包括:麻坡广肇会馆署理会长梅景伦、副会长罗崞良与张光达、总务张姝莹、副总务李觉伟、财政卢金圣、副财政关锦生、妇女组主任姚宝琳及青年团团长朱国炜等。
8月前
9月前
9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