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救护车

2星期前
2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新加坡22日讯)狮城一家四口到布拉格旅游时遇上枪击案,丈夫昨日受访时绘述,逃跑时大腿中枪人倒地,被送上救护车后第一件事就是给妻子发短信:“我还活着!” 去年12月21日,来自荷兰的彼得·芬德尔(47岁,新加坡永久居民)与妻子和一对儿女在捷克布拉格旅游时遇枪击案,结果逃跑时右大腿被子弹击中,之后在当地医院紧急进行两次手术,取出体内的弹头与碎屑,以及切除部分骨盆。 《新明日报》报道,彼得日前返新,目前还在医院接受治疗,他昨日通过电话受访时忆述,被子弹射中时,他还来不及感到疼痛,右腿一弯就跪在了地上。 “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中弹后全身无法动弹,几秒后才喊得出‘我被射中了’。” 躺在救护车的担架上时,他只想着家人是否安全,虽然感到非常晕眩,但还是忍受疼痛,努力保持清醒,掏出手机给妻子发短信,让他们快找地方躲避。 “我告诉妻子我还活着,让她不要担心,她与孩子务必要安全。” 直到入院进行脑部扫描后,彼得才坚持不住陷入昏迷。 “幸好最后大家都平安无事。” 周四动最后一次手术 彼得在布拉格已接受了两次手术,这次返新后,上周三也完成初步清理骨折或断裂时脱落的骨头碎片的手术。他将在本周四(25日)进行最后一次手术,在大腿上植入永久性植入物。 “医生说,我之后可以全面开展复健,完全恢复后,除了蛙泳、马拉松、跳舞等活动外,能完成其他日常活动。” 彼得的心态十分积极,他还笑说,从上个月21日起,他已经有1个月没有洗澡,前天(20日)才终于痛快地洗了澡。 无阻一家人再去欧洲 妻子索菲亚表示,他们需要一段时间抚平心理创伤,但这次的事件不会阻止他们再次前往欧洲。 彼得说,选择回新继续治疗,除了因为在新买了保险,另一方面是希望妻子与孩子能回到熟悉的环境,尽快忘记那起事件,回归正常生活。 夫妇俩也十分关注两个孩子的状态,索菲亚受访时透露,如今15岁的女儿已经回到学校上课,也在接受辅导,5岁儿子情绪稳定,但还在调时差,大家的情况都很好,能互相照顾。 “我们需要一段时间抚平心理创伤,但是我相信在未来我们依然会前往欧洲,前往家乡荷兰,只是会更加小心。”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新加坡15日讯)末期癌症病患要到医院复诊,提前一天预约私人救护车,但救护车却迟了近一个半小时才抵达,导致错过去看医生的预约时间。 这名病患被诊断出患有末期肺癌,其妻子张女士受访时告诉《新明日报》,丈夫2020年被诊断出患有肺癌,早期靠服药控制病情,但身体状况自去年7月起恶化,去年10月至12月期间接连住院。 张女士透露,丈夫身体已变得很虚弱,不仅长时间卧床,呼吸也很辛苦,得24小时吸氧。 “就算在家里坐起来,也很难超过10分钟,更别说是自行搭德士去看医生了。” 张女士不愿公开丈夫的姓名与年龄等资料,她指之前约好了1月2日上午11时40分到国大医院复诊,并提前一天向私人救护车业者预约接送服务。 可是,张女士在约定的时间不见有人上门,连打3通电话也没人接听。 “过了大约5分钟,对方回电称由于上一趟行程有所延误,因此会迟到。” 张女士说,来回交涉了几次后,两名救护车的工作人员于11时37分才出现在她家门口。 “我打电话到国大医院尝试推迟复诊时间,但职员告知,医生当天只工作半天。” 眼看赶不及坐救护车到医院,张女士与丈夫当天只好留在家中。 她提到两名救护车工作人员当面跟她道歉,不过她还是觉得,作为救援前线的工作者,救护车业者有责任确保守时。 “毕竟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化疗疗程受影响 张女士说,幸好医生在隔天,也就是1月3日有档期,丈夫只是推迟了一天到医院复诊。 “隔天我预约另一家私人业者的救护车,他们还提早5分钟抵达。” 她还透露,一名亲戚曾向迟到救护车所属的公司询问,对方提议隔天提供免费接送服务以作补偿。 “但我们都怕了,不敢接受。这么重要的事情耽误不起啊!” 她还说,丈夫原定2日复诊后,3日接受新一轮的化疗。不过因为复诊延误,目前还未能安排上化疗的时间,每3个星期一次的疗程也受到延误。 没心思考虑赔偿事宜 被问及是否认为救护车业者有责任作出任何赔偿时,张女士无奈表示自己目前没有心思多想这方面的事情。 她说:“现在已经够多事情要操心的,能延长丈夫的生命是最重要的,我没去多想赔偿的事。” 她指公开这段经历是为了提醒相关业者,处理涉及病人的工作时务必谨慎,因为这是很重要的。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这一趟山东之旅到了尾声,发现许多人都病了,有的喉咙痛,有的咳嗽。中国正是秋冬交替,有个团友去看病,他说诊所挤满了病人。我们这批游客当中,有两个一直坚持戴口罩,状况还好,其余则一个接一个病倒。 旅程最后两天,我已经开始咳嗽了。回家之后,情况没改善,只好自我隔离,没去参加教会的主日崇拜,也不敢回去探望90岁的老母亲。我很想打电话问候,老人家的听觉很差,难以沟通,只好作罢。 我看了医生,服了3天的咳嗽药,情况仍未好转。友人介绍了枇杷膏、文冬姜粉,我都买了,希望能够见效,早日回老家跟母亲团聚,与她话家常,助她打发寂寞的时间。 这一天是星期四,我家附近的集市有水果小贩摆摊,虽然身体抱恙,我还是像以往一样,买了蜜柑孝敬母亲。到了老家的篱笆门,一下车就看见了坐在轮椅上的母亲,独自在门口等待,她似乎已经预先知道我会回家。我已经半个月没见到她了,心中有点激动。 母亲一见到我,马上说我瘦了;她担心我没胃口吃饭,说吃不下饭便煮粥吃。其实,我虽然咳嗽,食欲还算不错。我跟母亲保持一公尺的距离,只聊了几句,便匆匆离开,即使心中有多少的不舍。 山东之行13天前,我跟两位初次见面的文友用餐,正聊得开心,突然接到侄女的电话:奶奶跌倒了,动弹不得,她和她爸都扶不起来。这真是晴天霹雳!3年前父亲跌倒骨折,我们叫了救护车送去医院;后来情况恶化,不到3个月就离世,令我们心痛不已。如今母亲跌倒,我顿时吓得六神无主,赶紧跟文友们告别,一路上忐忑不安;若是骨折,立马要叫救护车,载母亲去医院。 回到家中,母亲已经安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起来无大碍,我不禁松了一口气。原来母亲身体日渐衰弱,双脚乏力,要从轮椅移到坐便椅,没想到坐不稳,摔倒在地上,轮椅及坐便椅也翻倒,上身压住小腿,一时无法坐起。三哥及侄女花了一段时间才把她扶起,让她坐在沙发上。幸亏没骨折,不必叫救护车,真是不幸中大幸! 其实,我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倘若母亲骨折住院,我的山东之旅只好取消。经过几天的观察,母亲平安无事,我的行程才能顺利进行。古训“父母在,不远游”,但一想到双腿还利索,还不趁早去国外旅游?今年中国已经对外开放,我们夫妻便俩策划了去中国旅游的行程。在老家,三哥、大妹及侄儿侄女与母亲同住,有他们照应,心中倒无牵挂。 这次在山东旅游,有机会欣赏枫叶、红叶及银杏,沉浸在浓浓秋意中,心中赞叹孔孟之乡,齐鲁大地风光无限,景色秀丽。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一块土地乃是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影响世世代代的中华民族,心中涌起一股寻根的感觉。除了儒家圣贤,山东也孕育了许多杰出的文学家及军事家,如蒲松龄、李清照、孙武、诸葛亮、辛弃疾、戚继光等,深受后人敬仰。 迟迟不敢去探望母亲 旅行社安排了采摘苹果,到了果园,工作人员递给我们塑料袋,叫我们自己到园里采摘。偌大的苹果园,每棵树上都挂满了苹果,它们像从天而降的娃娃脸兵团,声势浩大,把我们团团围住。拍了照片之后,我摘下来咬了一口,脆甜多汁,新鲜可口。我突然想到在家乡的母亲,她虽不能跟我一起旅游,我就拍个视频给她看,再买几个苹果给她品尝。老人家并非十分喜爱吃苹果,但“苹果”与“平”谐音,意为平安的果实,讨个吉利。 买了苹果之后,有的团友却说我们在新加坡机场转机,不晓得能否过关。有一个善心的团友,说他们夫妻买了托运行李,可以帮忙带回古晋。后来我们还是自己背上飞机,不敢劳烦人家。苹果也顺利带回家,没被海关截住。在回家的车上,我托侄儿把山东苹果带回家让母亲品尝。 回家之后,咳嗽这家伙阴魂不散,一直困扰我,我只想把平安而不是病毒带回家,迟迟不敢去探望母亲。等我完全康复,才能与她分享山东之行采苹果的种种趣事。 有人等着我回家,心中充满温暖。无论我年纪多大,去了多遥远的地方,我始终是她的儿子。虽然白发苍苍,青春不再,母亲的微笑永远那么美丽、亲切。每次坐在她身边,听她细诉我小时候发生的事,我仿佛回到童年。 小学六年级读的唐诗〈游子吟〉,在脑海一闪而过,“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孟郊道出了所有游子的心声!
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