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报警

(新加坡28日讯)趁美容美发店开工前,黑衣男将店外的晒衣架拎走,老板娘气得报警,并公开监控器画面“寻人”。 《新明日报》报导,这起事件发生在2月24日早上约9时18分,地点在新加坡兀兰13街第166座组屋楼下的一间美容美发店外。 店主希姆仁(40岁)说,她平日早上10时开门营业,事发当天,员工开店后如往常准备晾晒毛巾,却发现店外的晒衣架不翼而飞。 “我在这里开店12年,一直都把晒衣架放在店外,而且墙上装了监控器,因此从来没有被偷过东西。我们到处找不到晒衣架,就去检查监控器,才发现晒衣架是被一名男子在开店前偷走的。” “根据监控器画面,一名身穿黑衣和戴黑帽的中年男子先从店外经过。几秒钟后,该名男子又折返回来,将店门外的黑色晒衣架拎走。” “他拿走晒衣架前还朝周围看了看,似乎是要确保没人看见。晒衣架其实不算轻,所以我们也从来没想过有人会偷。” 她觉得这名中年男子看起来很面熟,但是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晒衣架是我1年前花了几十块买的,质量很好。由于我们店里需要晒毛巾,所以我只能在网上再买一个,花了近40元(新币;约141令吉)。” 数天前希姆仁将视频放上网,她称之前还抱有希望对方能归还晾衣架,但过了几天都没消息,因此去报案。 “这里一直很安全,希望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19小时前
2天前
3天前
(新加坡23日讯)新加坡一名男子家暴妻子和孩子,妻子于是申请保护令,岂料男子多次违反庭令,甚至变本加厉猛踩妻子颈项,拔掉她头发,迫使法官修改保护令,禁止男子入屋,他却报警谎称家中失火,还有人打架,叫警察破门入屋。 《新明日报》报导,被告是39岁的新加坡男子,他面对11项包括蓄意伤害、抵触妇女宪章以及儿童与青少年法令等控状。 他昨日认罪,案展至本月29日下判。 受害者包括被告34岁的妻子、11岁的女儿以及9岁的儿子。 为保护受害者,法官令媒体不得报道任何会泄露受害者身份的资料,包括被告名字。 案情显示,被告的妻子在2022年4月,成功为自己和两名子女向法庭申请个人保护令,禁止被告对他们施家暴。 踩妻脖子拔头发 不过,被告多次违反庭令,他去年7月20日早上,质问妻子在2016年间是否与一名男同事搞外遇,结果一气之下对妻子拳打脚踢,踩在妻子脖子上,还拔掉她几根头发。 法庭去年8月7日,批准妻子修改个人保护令的申请,被告除了不准家暴妻儿,也不得入屋。 怎料被告在同月12日晚上开始打电话报警,谎称与妻子吵架,还说屋子着火,有人在里头打架。 新加坡警察与民防部队因此赶到现场,被告见到警察和民防部队后,大喊说有人要在屋里自杀,叫他们破门入屋。 被告妻子后来向警员解释清楚,被告当场被逮捕。
1月前
2月前
(新加坡9日讯)餐馆老板娘要扩充生意找来男顾客协助申请酒牌等执照,岂料却被对方以假文件误导,双方本来约在警署办理相关文件,最终却被叫到警局旁的组屋签申请表,最终老板娘无奈下报警。 《新明日报》报道,老板娘陈女士结前后付了3万多元(新币,下同;约16万令吉),近1年毫无进展,对方也迟迟未退钱,无奈报警。无论如何,这名男顾客表示,打算本月内还钱。 陈女士(41岁)指出,她在2022年9月顶下小印度一带的一个三层楼店屋做生意时,该处一楼可卖酒,而她希望也为二三楼的场地申请“酒牌”。 “去年4月,我和一名认识的黄姓顾客接洽,对方说有这方面的经验可以代劳,我于是按要求付了1万7200元给他。” 据透露,这笔费用包括为其中两层的场地申请提供酒精饮品的执照,以及能营业到凌晨的娱乐场所的执照,还有能让业者聘请歌星的批文。 陈女士说,她本身申请过酒牌,但对其他申请并不了解,所以才会让对方代劳,而黄先生称申请程序大约需时3个月,自己还为此停业两个月,但到期后仍不见批文。 “我原本是想搞定所有的执照后,以较高的价钱转让场地,可是最终只能以较低价转让出去,亏了约7万元。” 由于黄先生说会退钱,所以陈女士接下来在去年6月左右又让对方代劳,申请把芽笼的店屋单位二楼更改成餐饮场所用途,以及申请“酒牌”等。 这次,她应要求分别两次转账共1万5000多元给对方,第二次转账是在去年10月。 “但这些文件至今一样也没获批。我多次催促对方退钱,他就一直拖,到现在我一分钱也没收到。” 当地记者联系上涉事的黄姓顾客,他在电话中表示自己只是好心帮忙的“中间人”,申请事宜其实是交给别人处理,不过他也不清楚处理的结果。 “我们打算在这个月内退钱。” 以为申请成功 砸10多万筹备开业 陈女士透露,为芽笼的场地申请相关执照时,去年10月把钱转给黄先生后不久,对方发了一份印着市区重建局(URA)标志的信件给她,并说申请好了。 这份文件上还写着“书面准证授权书(临时)(grant of written permission(temporary))”的字眼。 她得知此消息后满心欢喜地准备店屋二楼的营业事宜,还花约6万元预订装修材料,以及招聘员工并进行培训,另外又花费了10多万元。 不过大约一周后,店屋的房东自行向当局查询准证一事时发现,根本没有批下相关准证。 陈女士因此怀疑,当初收到的文件是伪造的。 对于这项指控,黄先生说那份文件只是一张编辑出来的样本,并非当局真正的批文。 他也说有发电邮给当局,只是没有正式提出申请。 约警局碰面 组屋楼下办手续 陈女士还透露,除了要申请改变芽笼店屋二楼的用途之外,也交代黄先生为该处申请“酒牌”。 对方去年11月3日约她到勿洛警署,说是办理此事,但陈女士抵达后,接到黄先生的电话,叫她从警署出来并到旁边的组屋楼下见面。 “我到了组屋时看见他跟另一名戴着警方挂绳的男子一同在场。” 陈女士当下在一份申请表格上签字。 她受访时说,不解为什么申请手续要在组屋楼下进行,因此事后也针对自己与黄先生之间的交涉过程和金钱来往,以及在组屋楼下签署文件一事报警。 狮城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报案,并已展开调查。    
2月前
(新加坡4日讯)中国游客申诉在狮城一小贩中心,为了两双免洗筷子与摊贩发生争执,甚至还被警告说要报警;而涉事小贩则喊冤,指是食客无理在先。 《8视界新闻网》报道,来自中国的叶小姐(化名)上周三(27日)在小红书发文,讲述她与其中一名摊贩争执的经过。 她说,自己和男友圣诞节中午到麦士威小贩中心用餐,两人买了海南鸡饭,因为没拿叉子,于是便想到去隔壁卖蒸鱼摊位“小渔村”拿两双筷子。 “我们以为这个地方像在机场一样,一次性餐具可以共用的,没想到这家店的老板气冲冲地走过来,说要我们还筷子给他。” 由于当时叶小姐和男友已把筷子用过,面对老板的质问,也觉得不好意思,便建议还钱买下筷子,但老板不肯,硬是要回筷子。 当时正值中午,小贩中心人流量很多人,叶小姐不想在那里跟人吵架。 “我们就问他,可以去你们家店里买点东西吗?就当是我在你们家用餐了。” “我们以为这就妥协了,没想到老板咄咄逼人,在公共场合大吼,并指着我们说要报警抓我们偷他家筷子。” 叶小姐说:“我不太懂新加坡的法律,所以是拿了店里的一次性筷子这种事是犯法的么?“ 摊主喊冤:这些餐具都是自费的 《8视界新闻网》记者特别走访麦士威小贩中心,并找上了被指为了两双筷子要报警的“小渔村“老板林先生。 林先生和妻子曲女士一同经营港式蒸鱼生意多年,过去网上评价不俗,还有人说老板为人友善。对于网民指控,林先生受访时极力为自己平反。 他说,自己当天和妻子正在摊位忙着准备食物,看到一名20来岁的男子匆匆来到摊位前,然后很快就离开。 “原来他走过来拿我的筷子,拿了就走。我当时很生气,气的是你没有来问过我,就来拿我的东西,拿了不问,这个叫偷!” 性格直爽的林先生为此感到气愤,便上前理论要回筷子,对方没有道歉,回他“不用紧,多少钱我给你!” “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拿人家东西没问过,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至于该网民说提议要买他家的食物,林先生强调,对方没这么说过。 林先生认为,对方的行为形同偷窃,所以才会说了一句“偷是可以报警的”,但并没有说要报警。 “我最后把筷子拿回来了,他们吃完饭后还不服气,跑过来我的摊位叫我报警。” 摊贩须自费购买免洗筷 曾目睹食客取走一大把 麦士威小贩中心的摊贩们都得自费购买免洗筷子,而且每摊的餐具都归各自摊贩所有和负责,收碗碟工人会把用过餐具拿回给摊主,由摊主自己清洗,成本当然是他们自行承担。 林先生说:“食客光顾别家的食物,可是拿我的餐具,这些都要钱啊,都算在我的成本里面,而且有些食客是一次过拿走一大把的免洗筷。” 他也认为禁止其他食客用筷子其实让他们两难,虽然自己有理,但也得考虑到新加坡小贩整体形象,避免被说小气。 至于被其他网民说小气,林先生说:“我们的苦谁看得见?真的很冤枉,明明是我们对,这不是筷子多少钱的问题了,是做人要有原则和礼貌,怎么会有人顺手牵羊,还理所当然又理直气壮?” 为避免这类事件再发生,其太太正考虑张贴一张纸条,提醒食客不要乱拿餐具。 “我们不可能把餐具放在摊位里面,这样对我们和对我们的顾客都很不方便。” 另外,记者在走访其他摊位时也了解到,类似不消费却拿餐具的问题,在麦士威小贩中心存在已久,也相当普遍。 由于按规定这些餐具都是摊主自费,一些摊主就只能默默掏腰包买多买餐具,又不敢跟前来的游客据理解释,以免留下“新加坡小贩很小气”的印象。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新山23日讯)在社交媒体申诉租借民宿过程不好体验,结果受人以冒用账户留言恐吓,30岁家庭主妇担心人身安全,随即报警处理。 在本月18日为满周岁儿子筹备及举办生日派对的女事主,找到茂奥斯汀地区一家民宿为派对场地,不料当日该民宿疑似电箱出状况而发生停电,不止派对泡汤无法进行,宾客也无法留宿。 女事主在事后就此事与民宿老板就赔偿问题等方面起纷争,并且将事件过程全记录在个人脸书贴文公开,以及表达了对租借民宿过程的不满之处。 不料事件越演越烈,还涉及有者脸书账户被盗用来留言恐吓女事主。 事因女事主的有关贴文释出后,有者在贴文下留言:“警告你给你1小时内撤下帖子,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对你孩子下手”。 女事主随后却接到有关留言者私讯作出澄清,对方指自己的脸书头像和账户被盗用来留言,导致自己也成了被网民致电骚扰和攻击的对象,而直呼冤枉! 为了证明清白,对方除了要求女事主在脸书贴文帮忙做出澄清,阻止再有陌生人做出骚扰的举动,也告诉女事主,自己会请人协助身在国外的自己向大马警方报案。 根据女事主在昨日下午4时39分,向新山南区警区辖下一间警局投报的报案书内容指出,她于本月18日租借一家民宿,为儿子庆生,凌晨12时零1分,该民宿却停电,她曾尝试联络该业主求助,惟,但后者却发怒并言重至导致双方存在误解。 报案书内容指,本月21日,大约凌晨12时15分,她在住家内将有关民宿业主的资料上载至其个人脸书,有关业主在贴文下面留言要她在1小时内删文,否则要她小心自己的孩子,并且在较后在两人的手机应用程序WhatsApp讯息里张贴她的照片,而她随后也找到有关业主的真实姓名;她因为担心自身和家人安全而进行报案。 本报尝试与事件女事主联系,惟,至截稿前,对方还未作出回应。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