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妈妈

01/ 闲暇时,妈妈喜欢看电视播的销售平台,尤其对介绍厨具的,更是喜爱有加。 厨具买了一套又一套,都完好无缺地收在橱柜里。 我问妈妈:“为什么买那么多呢?反正都用不了那么多。” 妈妈回答说:“改天你们买了房子,每人送一套。” 我不理解妈妈的这个举动,总觉得市面上的厨具,一直不断的推陈出新,怎么看也没有收藏的价值,更何况东西久放不用,也可能会坏掉。 直到有一天,我坐在妈妈的身边,陪着她看电视播的销售平台,老调重弹地问:“为什么需要买那么多的锅煲呢?” 这一次,妈妈这样跟我说:“以前我寄人篱下,想要煮一顿饭,都需要跟别人借锅煲,有的时候,还借不到呢!现在我有钱,就想为你们一人买一套,改天你们想在自己家煮饭时,有齐全的厨具就容易多了。” 所有的不理解,在这一刻有了答案。 原来妈妈在用另一种方式,来弥补她以前缺失的东西。 02/ 家乡的屋旁有块空地,留给妈妈在闲暇时种菜。 番薯叶、苦麦菜、辣椒、茄子、羊角豆、四棱豆都是妈妈爱种的菜。 自家里养了好几年的狗被毒蛇咬死之后,哥哥又养了4只小狗。从那个时候起,屋旁的空地就很少看到绿油油的菜了。然后慢慢的,长满了杂草。 反之,隔壁舅舅家的后院,却逐渐长满了以前妈妈爱种在自家屋旁空地的菜。绿油油的菜从自家“长”到了隔壁家。 不理解原由的我,问妈妈:“为什么不在自家屋旁的空地种菜,而种在隔壁舅舅家的后院呢?” 妈妈耐心地跟我解释说:“不是不要种在自家屋旁,是种不到。因为那4只小狗,常常跑到菜地打滚,把我刚撒下的菜籽都弄没了,也把刚长出来的菜苗弄死了。” 所有的不理解,在这一刻有了答案。 原来妈妈在想方设法,即便借用舅舅家的空地,也想让家人能够吃到自家种的菜。 03/ 家乡的榴梿芭养了几只狗,煲一大锅粥当狗食,成了妈妈每天早上的日常之一。 通常白粥里都需要加点骨头或肉类。因此,妈妈每天早上都蹲在厨房的角落里,费力地把骨头或肉类切成小块,然后放进粥里一起煮。 不理解原由的我,问妈妈:“为什么不能直接将骨头或肉类放进粥里面煮?为什么要那么麻烦地把它们切成小块呢?” 妈妈说:“不把它们切成小块,那些比较大或凶的狗,抢吃了大块的骨头或肉类之后,那些弱小的狗就吃不到了。如果切成小块,每一只狗或多或少,都有机会吃得到。” 所有的不理解,在这一刻有了答案。 原来妈妈在任何时候,都想尽心尽力,没有偏差地,对待所有的人事物。
1星期前
龙,在我们五兄弟姐妹和邻居发小当中一点都不陌生。当然,我们都是长大后,在学校学习中才理解到龙根本就是神话故事中才有的奇兽,也是十二生肖中唯一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的神兽。 我妈自幼没上过学堂,也没拜师学艺,却有过人的艺术天分,尤其女工特别了得。妈妈的嫁妆中就有一台脚踏式针车。 每年妈妈家乡的神庙逢千秋宝诞,就会有慕名而来的香客请妈妈缝纫各色三角龙旗报效神庙。这个时节,我们家就会听到哒哒的针车声,从白昼到黑夜,一条一条的神龙就这样从妈妈的针车里飞腾而出…… 午间放学时间,邻居小朋友听到哒哒的针车声,就会连校服都不换便迫不及待跑来围着妈妈的针车,大家兴致勃勃地看着妈妈双手摇动的缝纫竹圈子,同时双脚踩动,让针子快速一上一下有序地配合,竹圈内某个龙体部分就会渐渐地跃然在三角旗上。小朋友看得不亦乐乎,大家就会七嘴八舌地猜那是龙体的哪个部分……直到邻居阿姨过来把一个个小朋友叫回家吃饭,留下我才能安静独享妈妈专注的制龙工程 。 我很折服于妈妈的眼睛,是如何做到在那针子快速上下之余,还能精准地把龙体每一个线条穿刺出来?手工纤细到每一片龙鳞和龙须都能丝丝入扣。通常每个香客会要求不同颜色的龙,当中最不容易缝纫的是金龙。听妈妈说,因为金线品质和一般颜色的线不同,比较脆弱,容易断线,耗时间耗眼力。 邻居阿姨也会过来坐着,一面观赏妈妈的手艺活一面话家常。她常常叮咛我要好好把妈妈的这个本事学起来,别失传了。 我小时候真的特别仰慕妈妈的艺术天分。每一条龙都是她亲手描绘,再用印纸把龙图印在三角旗上,旗下垫上一张白纸,用竹圈子旋紧,最后拉紧旗布就可以开始缝纫了。我和姐妹负责撕掉完成的龙旗后面的白纸,有些部分还要用小剪刀小心翼翼地挑出白纸。据说这铺垫白纸的作用是让针不跳线,让缝纫工作更容易。 妈妈百年后留下部分作品,唯独没有龙旗。为了纪念妈妈的手艺,我迄今还牢牢地收藏着妈妈早期最像龙的作品——麒麟。
2星期前
龙,在我们五兄弟姐妹和邻居发小当中一点都不陌生。当然,我们都是长大后,在学校学习中才理解到龙根本就是神话故事中才有的奇兽,也是十二生肖中唯一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的神兽。 我妈自幼没上过学堂,也没拜师学艺,却有过人的艺术天分,尤其女工特别了得。妈妈的嫁妆中就有一台脚踏式针车。 每年妈妈家乡的神庙逢千秋宝诞,就会有慕名而来的香客请妈妈缝纫各色三角龙旗报效神庙。这个时节,我们家就会听到哒哒的针车声,从白昼到黑夜,一条一条的神龙就这样从妈妈的针车里飞腾而出…… 午间放学时间,邻居小朋友听到哒哒的针车声,就会连校服都不换就迫不及待跑来围着妈妈的针车,大家兴致勃勃地看着妈妈双手摇动的缝纫竹圈子,同时双脚踩动,让针子快速一上一下有序地配合,竹圈内某个龙体部分就会渐渐地跃然在三角旗上。小朋友们看得不亦乐乎,大家就会七嘴八舌地猜那是龙体的哪个部分……直到邻居阿姨们过来把一个个小朋友叫回家吃饭,留下我才能安静独享妈妈专注的制龙工程 。 我很折服于妈妈的眼睛,是如何做到在那针子快速上下之余,还能精准地把龙体每一个线条穿刺出来?手工纤细到每一片龙鳞和龙须都能丝丝入扣。通常每个香客会要求不同颜色的龙,当中最不容易缝纫的是金龙。听妈妈说,因为金线品质和一般颜色的线不同,比较脆弱,容易断线,耗时间耗眼力。 邻居阿姨也会过来坐着,一面观赏妈妈的手艺活一面话家常。她常常叮咛我要好好把妈妈的这个本事学起来,别失传了。 我小时候真的特别仰慕妈妈的艺术天分。每一条龙都是她亲手描绘,再用印纸把龙图印在三角旗上,旗下垫上一张白纸,用竹圈子旋紧,最后拉紧旗布就可以开始缝纫了。我和姐妹们负责撕掉完成的龙旗后面的白纸,有些部分还要用小剪刀小心翼翼地挑出白纸。据说这铺垫白纸的作用是让针不跳线,让缝纫工作更容易。 妈妈百年后留下部分作品,唯独没有龙旗。为了纪念妈妈的手艺,我迄今还牢牢地收藏着妈妈早期最像龙的作品——麒麟。
3星期前
妈妈是典型的家庭主妇,也是职业妇女。妈妈和爸爸一起经营一间杂货店近30年。妈妈的生活总是忙得没日没夜。到最近几年,各个大型百货公司的崛起,杂货店的生意每况愈下,最后只好结业,把店租出去了。 爸妈的时间也突然慢了下来,有时喝个茶、大部分的时间刷刷手机、看看电视等。家里的阿妹是特殊儿,刚开始大家都不放心让阿妹出去工作,也不太敢相信有什么社交圈子是可以容纳阿妹的。可想而知,阿妹也整天待在家,和爸妈一起待在家,日复一日的,大部分的时间是挺无趣的呢。就在那么一天,就在妈妈安逸过晚年的人生阶段,竟然踏出了一步。那改变阿妹和妈妈生活的那一步。 “其实我开始参加教堂活动是为了阿妹。”几年后,妈妈对我这么说。 妈妈希望可以让阿妹接触更多人,至少不要每天待在家里。妈妈虽然大半辈子都有去教堂,但从来不参与任何亲人以外的社交活动。通常教堂活动完毕,妈妈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就这样,六十多岁的妈妈胆粗粗地带着阿妹参加了团契和活动。 结果…… “妈,你今晚有空吗?有开会吗?”这是我透过视频和妈妈及阿妹最常说的对白。 以前总以为,爸妈和阿妹以后的生活就是这样了吗?小妹也只能待在家,他们还可以做什么吗?有时感叹,真的就这样了吗? 现在,一个星期里,妈妈和阿妹有几个晚上都是不得空的。比如要开会、探望病人、为去世者的家属祷告、团契、聚餐等等。阿妹在这里找到归属感,她尽可能地不缺席她最爱的青年团聚会。妈妈和阿妹的日子也变得充实。很多事情妈妈和阿妹不太敢尝试,比如上台分享会怕怕的、开会做记录怕出错、用ZOOM开会怕按错或没开麦等等,但她们还是一步一步做到了,现在妈妈还当上了团长呢! 看到妈妈的忙碌,生活的充实,我做女儿的,打从心底为妈妈感到开心!相较妈妈为我们孩子付出所有,我更喜欢看到这一面的妈妈。妈妈花时间为自己而活、有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也花时间给有需要的人,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榜样!这让我窥探了以后可以怎么过我老年的生活,蛮有意义的呢。 人生充满无限的可能 我想起了自己的人生。前半段都走得挺符合家庭及社会的期许的。后半段的我,开始走上不在规划内的路径。例如与相爱的人结了婚,却没有孩子;工作后,没有买房子,只是租个房住;朋友少了,社交圈子也小了。在这个年龄,既没有家财万贯,也没有子孙满堂,更别说事业有成了。但……谁说我的人生就是这样了?谁说在30岁还没找到工作方向就一定完蛋了?谁说婚后没有孩子就不幸福?谁说50岁就一定要达到财务自由?谁说人老不中用了,就只能在家发呆?妈妈年轻时打拼过了,到了老年,还能有另一片天地呢!这无意中,也给了我盼望及勇气。 现在我很清楚知道,每个人是独特的,要走的路不一定都一样,时间点也不一样,和他人比较没有益处。好好地活在当下,接纳自己目前的人生阶段,心里踏实得多。如果想改变现状,过一个不一样的生活,也可以像我的妈妈一样。不管几岁,不管人生在什么阶段,都可以从做个小小的决定开始,勇敢踏出那小小的一步试试。谁知道,你会迎来什么春天呢?就算迎来个冬天,至少尝试过,不留遗憾啊。只要不迷信地认命,人生可以充满无限的可能。 看着阿妹又在兴奋地谈着青年团的事情,我试探性地问她:“现在在你心中,谁排在第一位啊?” “嗯?” “青年团的人在你心里排第一啦?” “嗯。” “我排在后面啦?” “没有啦……”阿妹摇手笑笑,却点着头。算了,这种自取其辱的问题还是不要问了。 其实我很开心,很感恩阿妹遇到愿意接纳她的社交圈子。在这个时间点,在这个人生阶段,踏出了那一步的她展开了不一样的生活。近70岁的妈妈更是。
1月前
“本宫是皇上亲封的皇后!”这是《如懿传》中周迅的对白。在日本观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竟不自觉地同周迅一起念出了这一句对白。 前几个月,在日本留学的我,因闲得发慌而开始追看起了《如懿传》。不得不说,这是一部非常值得观看的宫廷剧。这部剧虽有七十多集,每集约40分钟,我却总觉得不过瘾。 看完《如懿传》后,我便开始“剧荒”了。因此,我决定阅读小说。尽管身处日本,我读的却不是轻小说;尽管我才20岁,我读的也不是什么“霸总”或是“耽美”网络小说;我读的是亦舒。我会这么强调,是因为我猜想自己应该是亦舒最年轻的读者吧。 亦舒的小说,是励志人心的。看着《小人儿》、《如何说再见》、《心扉的信》等小说中女主角的成长与坚强,真的能在低潮时给予我力量,助我前行。 问起身边年龄相仿的朋友,看过《如懿传》的,真没几个,大多都是稍微看过网上的解说视频罢了。亦舒的小说就更不用说了,亦舒本人都七十余岁了,认识她的年轻读者当然也非常稀少,何况亦舒还是外国作家呢。 其实我清楚地知道,却不愿承认,这其中并没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在驱使着我去喜欢上《如懿传》和亦舒的小说,也更不是什么人生的蜕变;而是我真的真的很想家,真的真的很想念妈妈。 我的妈妈是《如懿传》的超级粉丝。在我筹备SPM的那年,她成日都在看《如懿传》,前后不知道重复观看了多少遍。(直到几乎没追剧的爸爸都认识了嘉贵妃)偶尔读书读累时,我也会坐下来和妈妈一起欣赏这部宫廷剧。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周迅如此有魄力的一句对白就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中了吧。 考完SPM,等待成绩出炉的那段时间,我本想借此机会好好观看《如懿传》,却不知怎的总提不起劲去开始追剧,这个计划也就不了了之。 一直到来了日本的几个月后,我才忽然心血来潮地想要好好观看这部宫廷剧。那段时间,我也会在和妈妈视讯聊天时谈论起剧情,说说凌云彻的结局是多么的无辜、霍建华是最帅的乾隆皇帝、谈论究竟是母凭子贵还是子凭母贵,好不开心。 据妈妈说,她打从中学时期就开始接触亦舒的小说,并从此爱上了它们。后来她上大学,也会到车站附近的书局去寻购亦舒。因此,我家少说也有50本亦舒吧。直到现在,妈妈还是经常重温陪伴着她度过少女时代的亦舒小说。不过妈妈喜欢的是旧时的亦舒小说,对近几年的比较没兴趣。 其实在还没离开家前,我也不是没有尝试过阅读亦舒的小说。但令人遗憾的是,我总因各种奇怪的原因半途而废。不是嫌弃书上的字是直列,就是嫌弃亦舒的小说没有分章节,让我不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停下来;再不然就是读个两三天就忘了自己正阅读着亦舒小说。(过了几个星期才在某个角落看到它) 我是在离开家乡,到沙亚南求学时,才真正开始阅读起亦舒。我会在回家的时候让妈妈推荐几本亦舒给我带回宿舍阅读。没记错的话,我看的第一本应该是《不易居》吧。后来,也看了《绝对是个梦》、《七姐妹》等。 沙亚南学院毕业后,我忽然对亦舒的小说兴致缺缺,直到现在它们再次神奇地成为了我三餐不可或缺的“配菜”。 但就像我先前提到过的,这一点都不神奇。我并不是突然对宫廷剧感兴趣,也不是突然少女心爆发想看言情小说,更不是突然产生了想成为所谓的“文青”的想法,而是想借着《如懿传》和亦舒来寻找妈妈的影子罢了。 仿佛妈妈就在身边 虽然在这途中,我是真的爱上了亦舒的作品和《如懿传》,但我的初衷并不是它们,而是妈妈的少女时代、妈妈的大学生涯。 我常会想,妈妈在我这个年纪时,在做什么呢?妈妈是否会想家?想家的时候,妈妈会哭吗?妈妈会寂寞吗?妈妈年少时,是如何度过那些孤寂的日子的? 于是就借着亦舒的小说来尝试追寻妈妈的影子,希望至少能通过做着和妈妈相同的事,来感受到妈妈的陪伴,仿佛妈妈就在身边。 所幸,多亏了亦舒的文笔,我的精神得到了救赎。 我想无论是《如懿传》的编剧还是亦舒,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作品能有这非一般的力量吧。 谢谢《如懿传》,也谢谢亦舒,是你们让远在国外求学、孤单的我,感受到了一丁点家的味道,慰藉了想念妈妈的我,成为了我抒发思乡之情的桥梁。 对了妈妈,我刚看完了亦舒短篇小说集《求真记》,你还有什么推荐的小说吗?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起初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钩针编织。可能这玩意儿方便携带,去到哪里钩到那里,于是很快变成妈妈的爱好。 我开始察觉妈妈从喜好拼布到转换成钩针编织,是有一次去爸妈家的时候,发现有很多可爱的小发圈。发圈是黑色的普通发圈,不过上面有一只熊。我跟妈妈讨要,绑在自己的头上。两个月前,妹妹从日本回来的时候,发现我头上的小熊。她问我这是哪里买的,我说那是妈妈做的,妹妹恍然大悟。妹妹回日本之前,我看到妹妹的头上也绑一只熊。 后来妈妈实在看不顺眼寻羊店里的干花,给我编织了一束花。其实我也不是喜欢干花的。我喜欢鲜花,美丽优雅的鲜花带有一种活力。鲜花也是客人和我之间的一个话题。比如,有一位客人很喜欢插花,她偶尔会送我一束她插好的花,很别致。偶尔我们会聊起哪里买花比较好,哪一种花比较耐,要怎么插比较好。可别买错了,有时候看起来是一样的花,仔细观察体态就不同,枝叶的弯曲,和叶子的能耐差距也很大。 还有一位美学老师也是常客。他总会考验我,当天我买的是什么花,十之八九我是不知道答案的。有时候美学老师看不惯我在忙乱之中随便乱插花的样子。有一次美学老师说,你的心不静,今天就别插了。我不得不承认,喜欢鲜花的我,却没有时间和能耐去学习插花,只是看心情和感觉把花枝弄干净插起来而已。所以看店里的花,大概就可以看得出那几天我的心情吧。 妈妈认为干花影响气场 鲜花大概摆放一个星期就开始凋谢。就算我们勤换水,也不可能永久地保持花的新鲜度。有一些鲜花干枯后还是很有气质,摆放起来也有另一种味道。然而妈妈不喜欢干花,认为那会影响气场。生意惨淡的时候,妈妈就会说你看你看,快把干花丢掉。我们这种喜欢浪漫的年轻人,倒没往这个方向想。我作为一位乖女儿,在妈妈开口的时候,还是会把干花丢掉。 后来妈妈给我钩针编织了一束郁金香。这束郁金香有深浅粉色的层次,我把它代替鲜花(逐渐变成干花)的位子,放在六六大桌的正中间。这大桌子是店里的中心点,客人进来的时候,总会先看到这张大桌。钩线编织的郁金香很快引起客人的注意,不时有客人问我这花是哪里买的,你妈妈做的吗?有没有卖? 我把客人想买的意思传达给妈妈。有一天妈妈就给编织了各种各样的花,有郁金香、雏菊、小玫瑰、大玫瑰、太阳花等等,还有可以拿来配称的叶子。我把花花摆放好,还没来得及标上价钱,客人就已经开始抽起要买。 我跟妈妈说也许手机袋也会有人要,因为像我这种丢三忘四的人,就时常在店里找不到自己的手机。可以挂在身上就不用担心了。于是妈妈也编了手机袋。手机袋有普通简单款,也有创意造型。后来妈妈也索性把她编织的发夹发圈都带来,包装好放在篮子里。客人往往从花花一直到在篮子里翻找,不再催问我舒芙蕾到底还要等多久。 现在,只要妈妈一来店,我的同事们都会涌上前,女孩们发出哇哇声,我就知道妈妈又带宝贝来了。
4月前
4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