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耳窿

4小时前
6天前
(拉美士6日讯)一名声称个资外泄的餐饮业者申诉指没向大耳窿借贷或询价,对方却硬汇300令吉到其银行户口,并发讯威胁必须缴付高额利息,较后在事主报警和退还300令吉后了结此事。 住在拉美士兴业花园事主胡义平(47岁)表示,他于1月31日下午约3时,接获一个陌生手机号码的即时通信应用程序短讯,说已将300令吉汇到他的联昌银行户口。 他查询后证实一名叫“Ng Meng Cheong”的人士,用联昌银行帐户汇了300令吉给他后,就回电联系对方询问为何汇款,对方则要他在4天里缴付750令吉,否则较后每天利息为500令吉。 他于本月2日凌晨1时10分前往警局报警,并把报案纸传给对方,后来依据对方要求退还300令吉,而对方收款后则传来“有缘再见”4字讯息,了结此事。 此外,他在早前的1月25日约中午12时,收到另一个陌生号码的即时通信应用程序短讯,对方指误把700令吉汇到其银行户口而要求退还,还附上一张虚假汇款单据。 他查证银行帐户后发现并无所谓的700令吉汇款后,截幕银行来往记录给对方证实此事,而对方要求2500令吉并恐吓威胁他和家人的安全,并盗用他的脸书照片植上“大老千”字眼传给他,他在隔天1月26日晩上1时43分报案。 彼咯区州议员陈宗今早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公众若遇到类似事主的案件请即报案处理。他将把上述事主案件带到昔县安全行动理事会讨论,以及约访柔佛总警长古玛商讨类似案件,以要求警方加强执法。 出席新闻发布者有马华拉美士区会投诉组主任田统盛、拉美士村长锺伟成。
3星期前
3星期前
(拉美士1日讯)被怀疑惹上大耳窿导致现任屋主的屋子、车子被泼漆,前租户澄清自己虽曾联系网络借贷,但不曾借贷,目前也没居住在相关单位。 拉美士寺庙路一户林姓住家日前遭两名陌生人士泼红漆,泼中铁门、墙柱、地面和一辆汽车,肇事者也在屋前墙柱上贴了一张红色字条要债,并附上一名陈姓男子的新加坡工作准证号码和新加坡联络号码。事主因此怀疑此事与20年前曾租下屋子的一户人家有关。 目前在新加坡担任煮炒头手的51岁陈先生,今日在马华彼咯州议员陈宗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他并没有向大耳窿借贷,而他也已没有居住在被泼红漆的住家。 已向马来西亚警方报案的他说,他在20年前就已经搬离。 “我是在去年12月在社媒上看到一则借贷广告,点击后被转到手机应用程式WhatsApp的链接。对方问我要借贷多少数额,我表示要借500新元,他接著要求我提供资料。” 他指出,对方看了资料后告诉他不能借贷,他也告诉对方没关系。 “对方在数天后拨电,我原本不要接听来电,但他一直不停拨电,我最后接听了。对方要求我汇入200新元,我反问对方我没能借贷,为何还要汇钱给他。” 陈先生表示,对方指他点击广告、进入链接等都是要钱的,因此必须付费。他没有理会对方,但对方隔日再度拨电。 “我没办法之下,就于12月15日汇了200新元给对方,之后关机不再理会。” 他说,当晚重新开机后,对方再拨电质问他为何封锁自己,同时表明要他缴还2400新元。若无法缴付2400新元,就必须每周缴还200新元,直至有2400新元可缴还给对方为止。 “我不理睬他,之后也向新加坡警方报案,同时依据新加坡警方的指示,更换电话号码。” 他指出,更换电话号码后就没再与对方接触,直至1月29日,一名朋友联络他,告知其20年前租住的单位被泼红漆一事。 “于是,我特别请假回来处理此事。我已经向马来西亚警方报案,同时也通过这次新闻发布会澄清,我并没有向大耳窿借钱,我如今也没居住在那里。” 在发布会上,陈宗促请民众千万不要非法借贷或网络借贷,不要随意点击网络的应用程式或链接,并狠批相关人士犹如土匪。 “借贷只是个圈套,所以我要提醒大家,特别是年轻人不要非法借贷或网络借贷。若真的有需要,可向亲友求援。” 他也提到,他已经接获超过10宗类似案件,数日前也接获三合港一名女子投诉,指通过网络购物点入一个应用程式,结果一触即通卡内的逾800令吉只剩下20令吉。
3星期前
(峇株巴辖1日讯)音乐老师的住家无辜被泼红漆,一查发现欠债者其实是前前屋主一家,他托人联络大耳窿说明情况,对方竟丢下一句:“我不管,你就是要还钱!”,令他气愤又无奈。 这名大叹倒霉的屋主余俊辉(41岁,音乐老师)与父亲余成宝(74岁,退休人士)今日在帆加兰州议员颜碧贞协助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叙述住家遭大耳窿点错相的经过。 余成宝透露,他们一家人居住在安邦再也花园(Taman Ampang Jaya),女儿昨早8时准备带妈妈到医院复诊,走出家门时却看到屋子和哥哥的轿车都被人泼红漆,吓了一跳。 “女儿还急忙来问我是不是欠人钱,我说没有,后来我们到屋外检查,看到两包红漆,一包打到横梁洒得到处都是,一包则仍完好,屋外还贴着一张纸条。” 他说,纸条写着欠债人的名字、身份证号码和地址,地址与他们居住的房子相同,但他们并不认识欠债人,也不曾向人借钱。 “纸条还写着‘欠钱还钱’,指这已是最后警告,若不还钱,他们将会放火烧屋,并留下几组新加坡电话号码。” 他指出,他们现在居住的房子是3年前购买的二手屋,入住以来首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们经过多方查询后得知,欠债者其实是前前屋主一家。 “我们这几年来一直接到这名前前屋主的信件,显示他搬家后并没有更换地址,我们已在事后前往警局报警,并把手上掌握的资料和证据都交给警方。” 余俊辉披露,他后来托人根据纸条上留下的号码回电给大耳窿,岂料对方却回复:“我不管,你们就是要还钱!”,令他顿时傻眼。 “大耳窿要泼漆前,难道不能先问住在这里的是谁?我们是法治国家,但类似的事却一再重复发生,我希望掌握社会资源的警方能展开调查,以正社会风气。” 他说,他们在事后必须请假处理报警程序及清洗家里等,他们兄弟姐妹在事发后也时刻挂心家里老小,蒙受精神与财物损失,更遑论不知情的外人会怎么看待他们。 帆加兰州议员颜碧贞认为,政府应该研究现有针对大耳窿跑腿到民宅泼漆的刑法,加强有关刑罚,以杜绝类似事件再发生。 她说,这些大耳窿跑腿都抱着侥幸心态,受聘进行助纣为虐的非法勾当,若政府能加强刑法,相信多少会有阻吓作用。 “另外,警方也应该定期公布破案率,包括有多少名大耳窿跑腿已被逮捕及相关进展等,向社会交代。” 她也认为,政府应该逐步落实国人落户搬迁后须更新地址的政策,以便能掌握国人的资料讯息。 “这是一个社会问题,社会现在病得很严重,很多做正规工作的民众薪资不高,导致不少年轻人宁可走偏门赚快钱,政府需要去正视这个问题。”  
3星期前
4星期前
(昔加末29日讯)一名在新加坡打工并欲筹钱购屋的22岁青年,通过脸书联络借货公司询问时呈上个资,岂料在他拒绝借钱后且也没拿到钱后,大耳窿却雇用跑腿到他老家泼漆扰骚,还勒令以5000新元(折合约1万8000令吉)解决此事。 事主汤姓青年表示,由于他有意在大马购买屋子,因此于本月6日通过脸书向借货公司询问,并呈上大马卡、狮城工作准证、狮城银户号码给对方,以获知可以借贷多少数额后,尽管对方再三软硬兼施,他当场表明无意借贷。 他今午受访时对媒体说,对方似已入侵他的手机,取获他父母的手机号码,并于7日联络其父母表明身份。 他当天在新加坡警局报案,指对方一直催他借钱,他回说只是问借贷程序而已,并不想借钱,而对方由始至终并没给他转过任何钱,他也没有收到任何钱。 “对方在7日中午约12时28分打电话给我,提高声音强迫我贷款,但我拒绝了。他还威胁说,如果我不贷款,他就会骚扰我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家,还发送了房屋被纵火的视频。” 他的母亲(44岁)则于8日凌晨前往昔加末警局报警。事隔两个星期的昨天清晨6时30分,汤妈妈发现位于昔市太子城第2区住家铁门、地面、墙柱和汽车被泼红漆,查看闭路电视发现两男在凌晨约3时上门肇事,并在墙柱贴上一张注明他儿子名字等个资的恐吓通告。 汤妈妈说,他儿子只是联系对方询问借贷程序而已,银行户口并没拿到任何一分钱,对方却上门泼漆扰骚,过后还要求以5000令吉了结此事。 她劝勉各界特别刚踏入社会工作的青年,不要提供任何个人证件资料给所谓的借贷公司,以免重演他儿子的遭遇,并让她和家人深感心累。  
4星期前
(拉美士28日讯)疑前租户惹上大耳窿,以致现任屋主无辜当灾,住宅和车子被泼红漆。 拉美士寺庙路一户林姓人家,今天凌晨约4时被两名陌生人泼红漆,泼中铁门、墙柱、地面和一辆汽车。 肇事者在屋前墙柱上贴上一张恐吓纸张,用英文写著“Tan Kok Wa”,在我烧屋前传讯联络 Nick”,并附上前者的新加坡工作准证号码,以及后者的新加坡联络号码。 与母亲等家人同住的林家荣(40岁)表示,他家姓林不姓陈,家人也没人名叫Tan Kok Wa。不过,该屋地曾在20年前租给一户人家,怀疑这可能与今早发生的事有关。 林家在今早6时30分,发现铁门和车子、墙柱、地面红漆和字条,查看闭路电视记录后发现肇事者是两名没有蒙脸的青年男子。 林家荣的弟弟在报案书表示,相信两名男子是大耳窿的跑腿,并表示他和家人都不曾向大耳窿借钱,并指此事可能与在20年前租屋的前租主有关。 事主较后联系彼咯区州议员陈宗,并在县议员刘维骏协助下去警局报案,较后则到警局录取口供,而查案官也取走墙柱上的恐吓通告。 事主家人较后依据恐吓通告上的手机号码联系对方,解释此屋住户目前姓林不姓陈,也没有叫 Tan Kok Wa 此位人士,并指对方已经找错人,而对方则要求传上身份证加以证明。 对方也传来数则语音短讯,内容包括︰不爽是吗,若新年没有著火,令伯不要做阿窿;讲话没有用的,不用再打来,你等你的家起火;令伯做on line 的(网上服务),要坐著面对面和你谈,你脑袋有问题没有;你在明,令伯在暗;我敢保证,下个vedio﹙著火﹚,就是你的家;你报警是吗,那就请警方24小时,守在你家门口;祝你和家人,过年出入平安等等。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新加坡25日讯)男子因好赌欠下大耳窿债,失信公司1万零87新元(约3万5602令吉)公款,还在脸书称有歌手薛之谦演唱会门票要原价售卖,骗走两名受害者共910新元(约3212令吉),今早被判坐牢6个月。 《新明日报》报道,被告是马来西亚籍的吕志贤(32岁),他面对一项失信以及两项欺骗的控状。 案情显示,被告案发时是一名销售和分销执行员。他于2022年8月11日至2023年11月10日在一家公司上班,职务包括向顾客收取定金和余款。 被告因赌博借高利贷,之后无法偿还大耳窿债务,于是在2023年3月至11月间,失信1万零87新元的公款。   被告在发现自己无法掩盖罪行后,在2023年11月9日传简讯向公司自首。 公司当时问被告是否能向家人寻求帮助还债,不过被告说家里没钱。 公司最后于2023年11月10日将被告裁退,并取消被告的工作准证,隔天报警。 案情也显示,被告于2023年10月29日在脸书群组里发帖,表示自己购得薛之谦马来西亚演唱会门票,想以原价售出薛之谦新加坡演唱会的门票。 有两名网友表示有兴趣买票,共将910新元转账给被告。 怎料被告在收到钱后失联,网民发现被骗后报警。 调查揭露,被告原本持有4张薛之谦新加坡演唱会门票,但他在行骗前,已将门票售出。 公司给机会赎罪 被告再失信 被告于2023年3月至7月间,失信约7734新元(约2万7298令吉)公款。公司在2023年7月发现收到的款项有差额,被告在被质问后承认罪行。 公司之后决定给被告赎罪的机会,愿意继续雇用他。公司也让被告签下单据,确认自己失信公款的数额。 被告当时承诺每月会用至少200新元薪水赔偿,直到债务还清为止。不过被告在还了大耳窿债后,没有多余款项赔偿公司,公司没有逼被告还钱,反而每周给被告额外100新元(约353令吉)买食物吃。 怎料被告重蹈覆辙,2023年7月至11月间再次失信公款,这次涉及的款项达2352新元(约8302令吉)。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