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堂食

(新加坡16日讯)豆花摊新开张,3天免费派发豆花,每名顾客只限一碗,岂料有妇女连续领取,甚至在现场大闹,导致其他食客不满,还有人报警。 这起事件于前天(14日)下午1时许发生,地点是海格路熟食中心的豆花摊。 网民在社交媒体平台《小红书》发布的视频显示,一名穿着黑色上衣的妇女拿了免费豆花后,直接放在桌上,接着继续排队。之后,妇女还与一名男子大声说话,争论有关于免费豆花的事情。 据了解,妇女自称被歧视,当场也有人报警。 《新明日报》记者联系到豆花摊的负责人杨先生(30岁),他透露,涉事妇女当天连续来了两次,每一次都要打包免费豆花。 “我们的免费豆花是堂食的,不能打包,而且是用塑料盒子来装,没有提供盖子。” 他解释,妇女第一次来是在早上11时许,当时她要打包一碗免费豆花。“我的员工好声好气跟她说不能打包,要的话只能堂食。妇女却一直吵,还大喊大叫,由于还有很多食客在排队,员工决定给她盖子打包。” 岂料,妇女在下午1时许再次前来,并要求两碗免费豆花。“员工跟她解释不能打包,只能堂食。她又在现场大闹,我们后来给她盖子,但她还是不肯罢休。” 后来有食客看不下去,直接报警,警察随后抵达,并与妇女谈话。 根据附近清洁员工透露,当时来了两名警察,待了超过半个小时。
2月前
(新加坡23日讯)女子申诉在熟食中心打包豆浆后准备坐下来用餐时,摊主竟跑过来把豆浆从塑料袋子里拿出来,再把袋子拿走。当她问摊主原因时,摊主称堂食就不应该浪费塑料袋,“这个很贵咧”。 林女士告诉《8视界新闻网》,她前天早上9时许和家人到裕廊西52街第505座巴刹与熟食中心吃早餐。 他们在一个豆浆摊位买了两杯热豆浆,由于担心豆浆太烫无法喝完,就告诉摊主要打包,摊主将豆浆装进塑料袋里让他们带走。 后来他们在距离豆浆摊不远处找到空桌,准备坐下来用餐时,豆浆摊摊主却突然走过来,将豆浆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并拿走塑料袋。 由于事出突然,林女士还没来得及反应,以为是塑料袋品质有问题,但摊主走回摊位后却没再回来,她就起身询问原因。 林女士说:“我走过去问她,安娣你为什么要拿走塑料袋?她说这个袋子很贵的,你们在这边喝,就不要浪费我的袋子。” 林女士随后强调自己是要打包带走的,摊主才把塑料袋还给她。她说自己曾经光顾这个豆浆摊,但不是常客,“以前是有给塑料袋的,态度没有那么粗鲁”。 新加坡大型超市今年7月开始对每个一次性购物袋征收至少新币5分钱的费用,林女士表示自己每次购物都会自备环保袋,也很支持环保。 她认为,这个计划开始不久,许多民众还是有些不习惯,商家应该要有好的态度。如果觉得塑料袋贵,可以在摊位贴告示列明要收费,让顾客决定是否要付费拿塑料袋。 摊主:觉得堂食还要塑料袋不合理 记者今早走访豆浆摊位,发现很多人前来光顾,摊主都耐心对待每个顾客。摊主受访时回应指堂食还要塑料袋不合理,但经过林女士解释后,她还是有给对方塑料袋让对方把饮料带走。她也声称自己的态度并不恶劣。 摊主每天会用上大约500个不同大小的塑料袋,周末的使用量则更大。她一般是以新币四毛半买入一包塑料袋,每包有20个袋子。 她也会为顾客提供能容纳单杯、多杯的大小塑料袋,以满足食客不同的打包需求。 当被问到是否会向顾客收取塑料袋费用时,摊主表示不知道塑料袋可以额外收费,是否要收费也得看情况。 摊主解释说,她担心收取塑料袋费用后会影响生意;不过,如果熟食中心计划实施塑料袋收费制,她就会遵照。  
7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我是在茶餐室堂食的常客,这比起打包拿回家吃,方便又省时。在外堂食,最理想的是莫过于一个人独享整张桌子,但经常事与愿违,尤其是生意兴隆的茶餐室,不是我请求与人同桌,就是别人请求与我同桌。 坦白而言,从同桌食客身上,让我看到人生百态。据我个人观察,走向前请求同桌的食客皆表现出基本礼仪,会开口询问是否能同桌,就像摁陌生人家的门铃。 本著同理心,我从不拒绝与人同桌,甚至会把所喝所吃的餐具“缩小范围”以示好意。 一般上,同桌食客等待食物之际多数是查阅手机讯息,而我鲜少会主动与对方攀谈,自顾自地吃喝,保持无声胜有声的局面。曾经多次,我碰遇过“喧宾夺主”的同桌食客,对方可能习惯使然,不管是拨打手机或是接听来电,还是与身边的人闲谈时,总是大声讲话,真的是“声”不惊人死不休,我免不了皱起眉头,吃喝的雅兴瞬间大打折扣。 有时,我看著同桌食客时,对方却视若无睹,自己唯有自叹倒霉,只好“识趣”地快点吃完离去。 日前,我有个蛮奇葩的经历。茶餐室当时仅剩下一张大圆桌,单位食客的我无从选择之下只好坐下。我等待食物的当儿,一家三口的食客没有任何“询问”便坐了下来,我不与对方一般见识,也不想还没吃早餐就气坏身子。 我吃著喝著时,看见同桌食客眼观四方,待发现附近有食客刚吃完离开,伙计才收拾著餐具,为夫者为父者便带领妻小一声不响地“搬”将腾空的座位。如此低素养的同桌食客著实令我叹为“观”止,亦体悟了一种米养百种人的道理。 一直以来,我尝试做个是有素养的食客,以礼待人。若遇到素养不高的同桌食客,我唯有在苦笑中尽速填饱五脏庙,并希望与该同桌食客后会无期。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近日在网上瞥见一友人贴文提及到外头餐馆堂食,恰巧碰上店家的点餐是用QR码统一系统下单。然而,餐厅内的网线却极差,也没有提供WIFI。 该网友是携带一家老小出门用餐,老人家不习惯这类QR码点餐,手机点餐字体小也不容易看,而小孩在一旁哭闹更令整个情况雪上加霜。在向店员反映,店员只冷冷的劝该友人继续尝试后就掉头走掉,在一番尝试皆告无果后,店员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将纸本菜单递上。 一整个流程下来,客户的用餐体验极差,再美味的佳肴搭上这种服务态度和糟糕的点餐流程,都会变得一文不值,严重一点都能直接当场将顾客给劝退。 纵然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餐馆积极去开发这类QR码点餐系统,一方面可以减少前台服务人员的人手,也能防止人为点单疏忽造成的损失,再者也可以和顾客之间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可谓是好处多多。 但说实在的,目前大众对于这类点餐系统的接受度普遍都不高,更别提一些设计糟糕的点餐软件,那对餐厅和客户双方都是一场灾难。况且一些菜品的细节调整(如是否有吃香菜,白饭只要半碗等等),手机点餐用起来都十分卡手,远远不及与服务人员现场沟通来的方便。 无可否认,科技一直都在进步,在不就的将来QR码点餐极有可能会变成主流的点餐方式。但,科技的进步也同时意味着人与人的接触变少,顾客与店家之间唯一的沟通纽带会变得越来越模糊,最后会造成什么影响还不得而知。 但话说回来,也有这么一类餐厅刚开业时的风评并没有很好,店家却在与顾客的沟通过程中吸取教训,并积极改良配方,最后做出了令客人惊艳的美食和享受了愉悦的用餐体验,这岂不美哉?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