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团圆

最近有个久违的朋友突然找我,她说需要找人聊一下,尤其是我这个“过来人”。她知道过去的我和现在的她,经历着同样的悲恸。她想知道“妈妈离开后怎么疗伤”。 每逢佳节倍思亲,农历新年本是一家团圆的日子,如今变成“家里少一个人”的沉重,我能明白数个月前痛失母亲的她,内心深处的痛不知如何安放,此刻经历着煎熬身心的痛有多深。残酷的现实在短暂的时间,将曾经的欢乐与圆满,撕裂成叫人措手不及,甚至招架不住的痛苦与哀伤,即使心里清楚日出日落,花开花落皆是人世常态,是人生的不得已与无奈,然而心中尽是忧伤之时,一阵清风吹来,眼见花儿凋零飘散,亦足以让人潸然泪下。 面对至亲的离去,以泪洗脸又如何?这是人之常情。“不要压抑,请允许自己难过”,是我给她的回答。 当我们哀伤时,要度过来临的每一天都非常难熬,现实一点的形容,是每一分钟都开心不起来。新年的欢愉氛围与悲伤的情绪形成强烈对比,更容易睹物思人,触景伤情。我也经历过这样的农历新年,纵使那已经是母亲离开后的第9个月。当团圆饭的餐桌上,真真切切的少了一个人;当我知道自此以后少了一封来自母亲的红包;当我打开社交媒体看到别人家齐齐整整的全家福;当我接受天伦从此缺失一角…… 我记得小时候在佛堂听过一个故事,记忆犹深。故事大意是这样的,一名母亲因失去了儿子而悲痛欲绝,于是就去请求释迦牟尼佛让儿子活过来。佛陀跟她说:“要救你的儿子,有一个办法。你要挨家挨户去问看看他们家有没有办过丧事,如果没有,那他家里所长的‘吉祥草’就可以救活你的儿子。”这名母亲按照佛陀的意思到处去问,可是哪个家庭从未办过丧事?谁没失去过亲人呢?这名母亲最终没找到“吉祥草”,但她顿悟了,了知生死是世间最平常平等、自然普遍的事,她并非这世上唯一痛失至亲的人。 冲淡一切的不是时间,而是明白。我的“疗伤”之路,有这个故事相伴,但也走了好多年,如今12年过去了,每每想起骤然离世的母亲,还是会难过伤感,尤其在某些重要的时刻或是特别低潮的时候,难免会想“如果你还在就好”。然而我并没有把哀伤视为一种负能量,反而看见了自己陪伴自己的力量。从接受到疗愈自己、帮助他人,曾借助宗教找出口;与朋友深聊感受;看了不少书;上了无数的心灵辅导课程等等,多年以后我终于与自己和解,原谅了那个时候曾经愧疚自责的自己。 接受缺 即是圆 这个过程中,我也理解到每个人哀伤的步调与接受现实的时间不一样,不强迫自己振作起来,也不急着要家人走出来,默默的陪伴,让对方知道“你还有我”便已足够。母亲离开的那个时候,正值我不断试镜以为正式播报新闻做准备之时,我毅然决然地放下一切,待在家乡陪伴丧偶的父亲。身为儿女,我无法完全理解父亲的伤痛,而他也没多说什么,但我知道默默地陪伴与发挥同理的沟通奏效了。待在家人身边,是我当时做得最正确的事。 丧亲的农历新年,也不一定只有“哀伤的模式”。想哭想笑,随心而行,只要自己觉得舒服自在就好,无须与他们比较,更无须在意他人眼光,毕竟“疗伤”还是得靠自己,对自己也要温柔和慈悲。 面对生死离别,是艰难的人生必修课。接受缺,即是圆,我只是个凡夫俗子,既然不能全然放下,就把爱放在心里,善待哀伤,善待回忆。即使真的放下也不代表遗忘,且让过去的美好成为继续生活的动力,在每一次的学习与经历的悲痛中成就更好的自己。而更重要的是,趁还有机会的时候,多和你爱的人在一起,且行且珍惜!
5天前
(马六甲17日讯)在温馨的初七人日,85桌松鹤老宝宝与家人共聚《星洲日报》马六甲区“松鹤之夜”孝亲敬老晚宴,甜甜享受天伦乐这份珍贵生日礼物! 阿公阿嬷们在儿孙陪同下盛装出席,或搀扶或夹菜或倒茶,让长辈在热闹的舞台表演及温馨的氛围中品尝晚餐,体现中华儿女的孝道精神。 儿孙购7桌陪“福气二宝”同乐 全场最年长的男女长辈为来自马日丹那的黄清海(97岁)和温长娣(95岁)夫妻,儿孙今年为他俩订购了7桌宴席,希望家里的“福气二宝”享受多代同堂共聚的欢乐气氛,非常热闹温馨。 晚宴上举行千人捞生喜迎春,也有丰富的中华文化表演、幸运抽奖、有奖游戏及歌手演唱,嘉宾上台切蛋糕庆祝人日,将满满的祝福献给松鹤长辈,祝愿他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甲潮州会馆华乐团演出为舞台表演掀开序幕,韩徽合唱团献唱新春歌曲、惠来公会合唱团献唱并呈献“千里送京娘”古典潮剧表演、高峰龙狮体育会的“百福祥龙”和舞狮表演等,并首次邀请歌手欧俪雯演绎三首歌曲。同时,看电影猜歌名赢奖品的互动环节,丰富的幸运抽奖礼品让宾客尽兴而归。 南方唱片歌手欧俪雯受访时表示,首次出席马六甲松鹤之夜,觉得整体氛围温馨及开心,这次除了献唱新春歌曲,也带来《奉献》及中文版《妈妈请你也保重》,希望通过歌声传递对长辈及家人的祝福,“一家人齐齐整整”最重要。 她说,双亲已经不在人世,深刻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遗憾,所以希望每个家庭都珍惜团圆的天伦乐,放下手机,多见面相聚及关心长辈,因为家人比什么都重要。
1星期前
(新加坡8日讯)女友春节回槟城探亲,“Ah Boy”廖永谊春节伴90岁祖母吃麦当劳两祖孙团圆! 他说:“因为我有工作走不开,无法陪女友回去,今年过年我会去疗养院接祖母出去吃团圆饭,她虽然未必能认得出我,但老人家有得出门就很兴奋,她爱吃薯条与咖啡乌,所以我带她吃麦当劳,她就会很开心!” 《新明日报》报导,廖永谊也会包红包给祖母,但祖母通常不收,反而还给他。 来自破碎家庭的廖永谊从小与祖母相依为命,在他眼中,祖母就是他这辈子最亲的人。 “春节必定祖孙团圆,多数是我与女友陪伴祖母,今年就是我与祖母团圆,有时是除夕与初一都带她出来吃东西,也必须谢谢我爸爸,在我忙工作的时候,也经常去探望祖母照顾她。” 廖永谊春节工作多,佳节没女友陪也不感觉寂寞,这一年来因事业忙碌,聚少离多,有几个月忙到回家一倒在沙发就睡,醒来时身上披着被子,永谊感恩,体恤的女友总是默默关心着他。 今年没结婚计划 他说:“今年没有结婚计划,女友也没有催婚,但成立工作室,她与我分工打理公司,感情不变。” 不想被动等戏拍 廖永谊半年前成立工作室,原意是与其被动等戏拍,不如创立自己的平台,主动拍短片视频,结果半年下来接了不下30个社媒广告。 他说:“这让我的事业起死回生!新年愿望则是希望一直有工开,开开心心就好。”
2星期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年纪小的时候,拿红包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每年农历新年必然准备一个新的钱包,把一年的祝福收进去,然后压在枕头下15天,这是我自创的文化。如此年复一年循环,我逐渐成长,红包予我的意义悄然起了变化。 我的家庭文化较为传统,除了农历新年,长辈会在晚辈过生日或某个意义重大的节日给予晚辈红包,因此我家的红包可谓承载了长辈真挚而朴素的祝福。 也许农历新年传统习俗的影响对我而言较为深刻,我年幼时认为拿红包理应是回家后发生的事,无论庆生抑或喜庆之日,总之全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刻,红包才会出场。成年后,我恍然发觉红包象征出走的祝福,其真正的意义是给离家的孩子捎来问候。 我是土生土长的槟城人,4年半的大学生涯都在槟城度过。因此我的升学时光,不仅不曾离乡背井,就连最后两年的大学时光,也被疫情偷走。去年年中,马来西亚的疫情趋缓,我幸运地被自己向往的实习单位录取,于是我决定到雪兰莪展开为期12周的实习。那趟实习虽然是本科生涯的最后一堂课,却是我本科阶段唯一的实体课。 出发前一天,妈妈、干爹、干妈、阿姨、舅舅分别为我准备一封红包。我将这些红包搁在行李,拖起来显得格外沉重。当我想家的时候,我会看一看红包封外长辈的留言,感觉自己离家不远。 实习结束后的两个月,我终于迎来毕业典礼,这对家人而言是一件可喜可贺的日子。为此,表姐们和表嫂费心为我举办毕业庆祝野餐会,庆祝我正式从校园里逃脱。离开温暖的校园怀抱,何尝不是一种出走?当天,前来参加的长辈各个再给我一封红包,纷纷感慨金家的小女儿长大了。从长辈手中接过他们的红包,我知道那封红包是鼓励,亦是寄望,但我因为害怕自己无法完成他们的期待,感觉手上的红包多了几斤。 所谓“红包”,其实是惦念的化身。18岁的我曾单独与两位好朋友到云顶游玩三天两夜,妈妈偷偷在我的背包塞了一封写上“一路顺风”的红包。我用红包的钱给妈妈买了一份等值的纪念品。回家后,妈妈斥责我钱不是用来买东西给她的,而是给我额外的伙食费。我听了有些纳闷,不理解妈妈为何不肯接受我的好意,直到实习那回我才明白,原来红包是母亲对孩子的牵挂。 还有一回,我第一次随姑姑返乡探亲,收获满满的战利品,竟然是红包。从亲戚们的眼里看来,我们这一家是家族的游子。爷爷在战乱期间漂向南洋,而后在槟岛开枝散叶,直到老了,再也没有回家几次。亲戚们说,这些红包是给我的见面礼,希望我记得我们身上流淌同样的血缘,记得回乡走访。我带着红包回槟城,宛如完成爷爷奶奶对家族团圆的期盼。 给我红包的人越来越少 最近一次收到红包,是远在吉隆坡的二姨专程托表姐为我送来一封“开学红包”。从幼儿园算起,这是我第6次开学。经历小学、中学、文凭班、学士学位,我已经是学生界经验满满的老学生,没想到二姨竟然把我深造的事情放在心上。这封红包令初为“菜鸟研究生”的我自省,别因为倦怠而辜负长辈们的用心。 小时候老爱在心里嘀咕,为什么我生日时,收到的红包数量比礼物还多?当时的我搞不明白,那是因为家里还有很多人能给我祝福。近3年的新年,我发觉新钱包里装载的红包越来越薄,不是长辈的钱给少了,而是能给我红包的人,一年比一年减少,一个接一个离去。现在的我,称红包为“出走的祝福”,因为游子,总是在出走后才能有一个回家团聚的理由——回家拿红包,再拿红包离家。
10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农历新年是回家团圆的大好日子,各主要公路从年廿八开始就涌现车潮,很多原本3小时就能走完的路程,必须花费一倍或以上的时间才能到达家乡;但是,归心似箭的游子毫无怨言,带着喜悦的心情慢慢地一公里一公里前进。 这就是回乡团圆的美好,在春节前赶回家乡和父母、兄弟姐妹以及亲朋戚友相聚,吃吃团圆饭,聊聊琐碎家常,短短的几天一解漫长的思念。 到了年初四,大部分人又开始塞着车返回到各自的生活及工作地点,再次在忙碌中过着打拼的日子,家乡变得遥远且模糊,渐渐地遗忘了春节团圆的幸福和珍贵。 其实,马来西亚并不大,再远就那几个小时的车程,再远一点坐趟飞机,半天左右也能抵达家乡。 可是,很多人平日往往不注重团圆的重要性,只是通过电话和家乡的父母、兄弟姐妹通个话,那种看得到听得到却摸不到的失落感,或许是作为孩子不能理解的遗憾,但那却是父母每日每夜期盼的一种亲情。 家乡不只是农历新年才存在,父母更不是大年初一才需要团圆的一种恩情,佳节的相聚固然重要,平常日子的一顿饭更是父母等待的渴望。 所以,不要等农历新年到来前和一大堆车辆塞在路上,更不要等除夕夜才和家人一起吃餐团圆饭,有时间的话,得空就回家看看,你会发现老父亲和老母亲眼中那份喜悦,还有他们鬓白的头发,以及越来越弯曲的身躯! 家乡有着美好的记忆和回忆,那是因为有父母的存在,一旦失去了他们,家乡就只存在心里,到那一刻,你将看不到听不到摸不到曾经一双慈爱的眼睛看着你,担心着你的父母亲了。 所以,新年回家,新年后更要回家!    
1年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