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北极光

4月前
9月前
9月前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踏足冰岛,更不曾有过念想这辈子我会看到极光。冰岛远在天边,冷冽高傲,北极光则可遇不可求,两者都让我感觉太遥不可及了!冰岛位在北纬66度,是少数可全境观看极光的国家。 在秋季冰岛自驾环岛游的第一晚,深夜才投宿首都雷克雅未克的民宿,基本上只是去睡觉的。第二个晚上,入住Kirkjufell草帽山山脚下的小木屋。整座山就那两间形似童话中可爱的红色小木屋立在风里。 夜宿草帽山,赫然发现民宿大门锁不到。想着这山就只有我们4个女人,山风狂吹、山野无人,心里着实不踏实,忐忑不安!我们怎么可能没锁大门就在荒山野岭安心睡呢!我研究了好久,折腾一番后才惊觉是我们不会锁,虚惊一场! 就在这小木屋的阳台,我们第一次邂逅极光! 初次相遇,感觉疑幻疑真,太不真实了。大伙互问,这就是极光吗?只因有时看起来像在跳舞的白云,可这是漆黑的夜空,哪看得到白云呢?而且白云不是慢悠悠的吗?那魔幻的白光却是在这无遮挡、无光害、漆黑一片的夜空大幅度的蹿上蹿下,不规则的向四面舞动着。我们只逗留了一晚,却在这里看到了此生第一场极光。才到达冰岛第二晚,就享受了整场在旷野中只有我们4个观众的北极光表演,心里满满的幸福感。 调皮的极光总在不经意时出现,害我们一直神经兮兮的望天,生怕错过了极光女神的曼妙舞姿。我洗澡洗到一半,旅伴一再的敲门喊我:“别错过极光,她又出现了,快出来看!”搞得我洗个澡中断了数次,胡乱披件衣服冲出来看极光。别怪我们大惊小怪,看极光可是要靠运气的,有时候整个旅程一次极光都看不到。每一次的极光都可能是唯一的一次,叫我们如何不紧张。 欧罗拉女神来给我们送行 几天后,在Vik维克民宿的后院又等到极光。这次我们沐浴在极光之中差不多两个小时。只是夜已深,那刺骨的寒气着实太难受, 我三不五时躲进屋里取暖。一直抬头看了太久的极光,有点视觉疲劳,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吧!幸运的我们不必深更半夜翻山越岭,留守野外露营追极光,极光就在自家后院狂舞,这也太幸福了! 冰岛的土地有一大片黑白,黑的是火山溶岩覆盖的土地,白的是冰川和雪山,但她却在天空划起了七彩。冰岛的天空,有了迷幻的极光装点而不再单调,天空热热闹闹的。 冰岛的首都雷克雅未克小而美,我们决定用双脚来丈量。在冰岛旅游的最后一天,我们一天里在这小城行走了1万3000步。 哪想到连首都这个城市都看得到极光,那调皮的欧罗拉女神时不时在民宿客厅的那一大片玻璃窗外狂舞,引诱我们去追寻她。顾不得脚酸眼悃,第二天一大早五点多要出门赶搭飞机,只心心念念在离开冰岛前再看一次极光。半夜一看到天空有动静,又急匆匆的往外追光。每一次的相遇都觉得或许是这辈子的最后一次。 最后一夜,欧罗拉女神最终还是来给我们送行了。在城市的建筑群作为背景,极光执着的给我们的临别秋波,让我们的旅程画下了完美的句点。有了可遇不可求的极光加持,我的冰岛行,没有遗憾。 在冰岛看到了3次极光,人生哪得几回有!可是我们真的从此幸福了吗?或许吧,熬过了那场疫情而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安然无恙,这不就是幸福吗!幸福不在遥远的天边,而是在知足感恩的心里。
11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