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创业

2小时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李安那曾经是篮球国手;她对绘画怀有梦想;她发现客制化行业──这3件事看似风马牛不相及,贯穿起来却造就一个年轻人的创业之梦。她发现客制化球鞋在欧美市场已经是稳定及成熟的行业,有团队客制化球鞋、比赛、工作坊及品牌合作等,嗅到商机与前景…… 报道:本报 张丘艳摄影:本报 陈敬晖、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她曾经是球场灌篮高手;她对绘画怀有梦想;她发现客制化行业──这3件事看似风马牛不相及,贯穿起来却造就一个年轻人的创业之梦。 很多人都说艺术不能当饭吃,但是作为一名爱画画的前篮球国手,李安那却想挑战这个说法,她要证明艺术不只可以当饭吃,还可以搞出一门事业。 打着篮球,内心怀揣艺术梦 李安那11岁开始打篮球、14岁进入雪州队,16岁代表国家出战。虽然打篮球是她热衷的事情,但她更渴望涉足绘画领域。 她的家境不富裕,母亲从小就告诉她,无法承担她上大学的费用,她需要自己想办法。这也等于告诉她要在绘画领域追求理想,只会是一个飘渺的梦想。 没想到篮球启蒙教练建议她:“打进国家队吧!可以获得深造的奖学金。” 这个建议在她心中燃起一把火,她从未想过打篮球,也可以完成升学梦,于是努力练球加入国家队打出成绩,拿着运动奖学金到UCSI大学深造圆了梦。奖学金只够支持95%学费,剩余学费她就以半工半读来完成学业。 虽然她也很想当篮球选手,但考虑到有年龄限制以及退役的问题,加上身体有伤痛,可能不能再继续球员生涯。 李安那主修平面设计,大学时期有一门功课要求学生探讨本地独特的职业,她被客制化吉他的艺术所吸引,进一步探索后发现可以用在球鞋上,把球鞋也变成艺术品,吸引年轻人的眼球。 她发现客制化球鞋在欧美市场已经是稳定及成熟的行业,有团队客制化球鞋、比赛、工作坊及品牌合作等,嗅到画画带来的商机与前景。 一人作业开始客制化球鞋试水温 她在2019年开始制作客制化鞋子,也陆续将作品上载到社交媒体试水温。她创业前就是球员,社交媒体账号累积不少追踪者,作品很快得到了关注。 冠病期间,企业纷纷转战线上,把消费群引到社媒,让电商或在线上企业处于红利期,她也建立履历,开始帮身边朋友客制化鞋子,她虽然是一个人“一脚踢”,也算是开启了客制化球鞋之路。 [vip_content_start] 她最初关注到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球星会以自己的肖像客制化球鞋,初期也有不少客户送来球鞋,要求客制化类似设计。 行动管制令期间,将作品上载至美国著名手作网站Etsy,收获了海外客户,如今她更专注于本地市场。 她发现客制化球鞋在本地有年轻化的趋势,很多人会想要拥有独一无二的东西。 她说,许多人要为另一半或重要人物挑选礼物时,不知道该选择什么,客制化礼物的独特性就显得更具价值。 目前23岁的李安那已经和国家石油、Timberland及班台医院等品牌合作,逐步筑构履历,每一次的合作都是不断进步的机会。 访谈中不难发现,她清楚认知自己价值和目标,她认为会有人珍惜自己的作品,无需为了迎合他人降低价格。 她透过客制化球鞋表达艺术与故事,使球鞋不再只是简单的物品,而成为能表达情感及个性的物品。 成立团队、创办品牌Edna Creationz 随着接获越来越多询问,李安那在2021年创办品牌Edna Creationz,成立工作室和组织团队。 她知道一个人走不远,需要有团队配合及支持,互补优缺点。 “团队就是大家在做不一样的东西,而不是把自己复制出来。今年最开心、最大的成绩,就是我有一个稳定的团队。” 她目前正在计划开设实体店。 她说,前辈曾问她为何需要开设工作室,租下组屋单位或店铺设置,同样能让团队工作,但她认为,从设计品牌标志到注册公司,都是与客户建立信任的方式。 她以球队订单及为婚礼制作鞋子举例,确保作品质量及建立连接和信任非常重要,而不是一味地打价格战。 “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我不会跑掉,我还可以提供一年保证期。这个是为什么别人会选择我们,而不是只是打价格战。” 粉红色兔子Nana,寓意做自己、爱自己 Edna Creationz的吉祥物是一只粉红色兔子Nana,李安那笑言,粉红色是她叛逆的颜色。 本地从事此行业有约80%是男性,一开始为了让他人觉得自己的个性很酷,她跟风包装成黑暗风的形象,却渐渐发现那不是她想要表达的,也不是她喜欢的。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粉红色其实不适合你的品牌,你走的是潮流路线,粉红色不适合。 “但我想说,这个兔子戴着一个假耳朵,代表着我们都要做自己、爱自己,无论你喜不喜欢这个粉红色,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东西。” 她原以为换成粉色兔子后,可能会失去男客户,事实上并没有带来影响,因为客户喜欢的,是她的作品。 “我希望通过我们的鞋子、艺术,表达我的故事,而不是为了很酷而迎合别人。” 艺术与商业结合,才能走更长远 艺术不能当饭吃,是大部分从事艺术行业的人经常听到的质疑声,李安那也不例外,但她想要挑战这个说法,证明艺术能当饭吃。 “要把这个东西可行化,艺术必须与商业结合,意味着如果你只是一味想要做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别人可以接受到的东西,是很难走到很远。 “可能可以,但你可能要花个10年,别人才会看到你做的东西。” 她坦言,创业前期需要迎合顾客的要求,因关注度至关重要,即使作品再出色,若没有人关注,就难以带来经济收益。 她的短视频都配合时下市场趋势,她认为,若不创作观众喜欢的内容,就难以长远生存,但她渴望自己的创作不仅是迎合大众口味,所以会定期推出自己喜爱的设计,作为收藏品。 询及如何在艺术与商业之间做出取舍时,李安那直言:“企业要先存活。” 公司过去两年为了生存艰难奋斗,才有机会让更多人看到他们的作品。 今年农历新年,Edna Creationz决定踏出第一步,首次推出自家设计。她从2023年圣诞节就开始配合龙年推出农历新年设计,本月推出“双龙戏珠”充满年味的鞋子。 由于时间紧迫,他们没有提前发布帖文炒热,结果团队等了两小时,只看到3人下单。以为反应不热了,结果隔天早上醒来,发现30双预售鞋全数被预定。 “我们从来没有试过做属于自己的设计,没有想到能吸引许多人询问。原来要别人接受,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你要足够热爱,才会坚持做下去 创业路上难免会听见质疑的声音,李安那偶尔也会怀疑自己的构思是否行得通,所幸有伙伴在创业路上扶持,因此她认为,创业者应该具备的素质是坚持。 “你要足够热爱你的行业,才会坚持做下去。 “有时候,这些质疑声是在关心我的,例如在马来西亚或其他地方没有看过这样的东西,这个东西真的能行得通吗?你放这样多心思和钱,你还做了店面,真的要这样做吗? “但我的想法是,我想要试试看,长期地做这个行业,不是纯粹为了兴趣而短时间经营。” 她说,老师曾询问她是否要考虑继续升学,考取学士学位。 “我那时候的想法就是,如果我读完学士学位再出来创业,可能有人已经超越我了。” 在深造和创业的分岔路上,她选择了创业,因为她看见客制化球鞋的前景。 “很多人是等到看到了才相信行得通,但太迟了,所以有什么想法,就要先开始去做。” Edna Creationz的短期发展是转战线下开店,举办更多工作坊,也会跟其他品牌合作,在店里开设小摊位,为客户带来不一样的体验。 她向Jimmy Choo及Christy Ng品牌看齐,希望未来每个人都想要拥有Edna Creationz制作的独一无二的鞋子。 无价、独一无二的客制化鞋子 访问尾声,李安那让我们尝试以字母及图形,简单地客制化球鞋。原以为很简单,然而事实是,“门外汉”必须在团队协助下才能完成,比想像中更耗时,然而,那就是独一无二的一双鞋子。 这短短的体验让人深思,要如何定义客制化鞋子的价值?答案是:那是无价。 给年轻创业者的建议 李安那: 要先相信才能看到,不是先看到才相信,如果连自己想做的东西都不相信,没有人会相信你可以成功。 要坚持,有梦就去追。 年龄:23岁 创业资本:约4万至5万令吉 观赏精彩视频:
1月前
1月前
常在亚洲听人们说:“这样打工下去不是办法”、“工字不出头”、“打工翻不了身”,大伙儿把受薪打工,看作是不会带来人生成就的生存手段。有的人在职场上可说是“卷不动也躺不平”——一方面工作能力没法发奋图强,和人一较高下;其身家财富又不足以无忧退休,只能在职场上浮浮沉沉苟且求存,活成了“咸鱼”状态。这是一种碌碌无为、穷忙,还得不到快乐的活法,是很多现代上班族的生活写照。 在美国职场这十几年,我从美国人的打工心态,收获了很多积极的能量,并对打工有了全新的心态和认识。首先,我觉得美国人对于打工和亚洲人有不一样的理解,美国人觉得受薪工作是因为他们给工作单位、雇主付出自己的能力、才华、时间,对于收获的工资是充满自信且骄傲的。相同的,美国雇主在付雇员薪资时,一般都会感谢他们的辛勤付出,有能力的企业还会发放一些奖励以及提供好的工作福利,以表示尊重他们的劳力。雇主和雇员处于劳资双方对等的关系。在美国,雇员可以选择加入维护雇员权益的工会,例如:美国劳工联合会(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FL) ,这是美国最早的工会组织之一。工会会为会员在薪酬、权益福利、工作环境和人身安全等课题上发声。因此,受薪的打工人并不是弱势群体,有工会作为后盾的打工人,一般雇主还更加慎重对待,担心操作不当将引起法律追究的责任。 明确的打工目标 美国打工人有非常明确的人生目标。我有一位美国同事,入职公司前自己就是商人。后来,他把公司卖掉重返职场,因为他认为运营一盘生意需要投入很多的时间精力,而他现阶段的人生要陪伴孩子成长,就选择打工以便免去从商的压力,还可以有一份维持家庭开销的薪资,符合他目前的生活状态。 苹果创办人乔布斯(Steve Jobs)年少时,也曾在矽谷早起的电子游戏公司Atari,受雇为其第40号员工,经历过一小段打工的日子。乔布斯当时负责游戏机测试,并且学习参与设计最初型的电子游戏。也是这份工作,让乔布斯结识了他后来的苹果创始伙伴沃滋尼亚克(Stephen Gary Wozniak),才有了后来的苹果王国。有的美国人在创业条件还不成熟的时候,在职场打工是为了学习技术、摸索兴趣和方向,甚至是结识同道中人。等时机成熟了,他们便会离开打工人生,开启创业之路。对于这样的一群人,打工就是一块垫脚石,并不是长期的职业发展。 打工人的价值 虽然说薪酬是打工重要的追求,但是我发现美国人打工会优先考虑这是不是自己喜欢和热爱的工作。矽谷有一家提供外卖配送服务的网络上市公司DoorDash,其创办人就是3位华裔年轻小伙子。创业初期,为了了解业务痛点和实验其商业想法是否可行,公司创办人徐迅就加入Domino’s披萨店当起外卖司机。这份身体力行的工作,让他更加了解行业的痛点及需求。这个故事启发我,打工人在第一线操作,可以沉淀出更多的宝贵经验。我也发现,很多美国人带着“解决痛点”的使命感去完成工作,这和纯粹追求一份工资,来得更意义深远。 如果今天你把自己看作是一个赚一分钱出一份力的打工人,那想必会局限了自己可创造的价值。但是,若今天你把自己做的工作,作为解决别人痛点、造福人群的其中一个环节,我相信打工的价值和快乐指数肯定爆表。 我想,打工人的身价首先是我们给自己的价值下定义,然后全力投入市场里发挥所长,领一份不只是心安理得的工资报酬之外,还需要赚回满满的自身成长,以及快乐的人生体验。打工能不能翻身、出不出头,那肯定是我们自己说了算,不是别人来决定的!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Hi, Girls!”这个开白场,如此简单,但是对数万名Bash跟随者却是那么熟悉,每星期四等两个女生从这句话开始一个晚上的直播,结果这句话一讲就是10年,已经成为她们的“商标”。 10年前,当黄舒晴(Cecilia)和许心瑜(Xin Yu)还只是19岁的大学金融系学生时,就胆粗粗的当老板了。两人是16岁就认识的死党,共同点是父母从小把她们培养成独立自主的性格。两个女生从小就爱打扮,对服装潮流有着独特的品味与审美观,就想利用自己的擅长来赚一点零用钱,于是各掏出500令吉,抱着不试就没有机会的心态投入创业梦。 尽管生意有了稳定的客源,但是毕业以后,她们并没有直接投入自己生意,反而各自走入职场。黄舒晴坦言,打工也可以赚很多钱,但是她考量的是:10年后打工的薪水和10年后创业的收入,是否会有很大差距? “创业比较有动力,有想上班的感觉。不会一醒来就讨厌自己。我要做让自己开心的事。”那是许心瑜的心声。这两个小妮子觉得这个行业有潜能,决定勇敢踏出第一步。她们决定正式创江湖,于是在Sunway Geo物色办公楼,开设工作室和实体店。 (报道:本报 郭秋香;摄影:本报 陈敬晖) 点看更多【后生可为】视频: 本地首家临期食品店Near To 全新概念的生意模式  从手作销售到创意与手作线上教学平台  ZUS Coffee致力打造成国民咖啡 转化妹妹溺水阴影 从兼职教练到开办游泳学院 其它视频: 用敲击乐器助特殊需求学员克服肢体障碍  走,去Faber-Castell工厂看看! Chocolate Concierge走进本土单一原产地可可豆世界 过度运动致横纹肌溶解症严重可致肾衰竭心率失常 你知道大马瓦煲多数从哪来吗?   
2月前
2月前
两个女生从小就爱打扮,对服装潮流有着独特的品味与审美观,就想利用自己擅长的来赚一点零用钱,于是各掏出500令吉,抱着不试就没有机会的心态投入创业梦…… 报道:本报 郭秋香摄影:本报 陈敬晖、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Hi, Girls!” 这个开场白,如此简单,但是对数万名Bash跟随者却是那么熟悉,每个星期四等两个女生从这句话开始一个晚上的直播,结果这句话一讲就是10年,已经成为她们的“商标”。 10年前,当黄舒晴(Cecilia)和许心瑜(Xin Yu)还只是19岁的大学金融系学生时,就胆粗粗的当老板了。 两人是16岁就认识的死党,共同点是父母从小把她们培养成独立自主的性格。念大学时零用钱每个月只有300令吉,她们想要有更好的经济能力逛街购物吃饭,成为创业的动力。 两个女生从小就爱打扮,对服装潮流有着独特的品味与审美观,就想利用自己擅长的来赚一点零用钱,于是各掏出500令吉,抱着不试就没有机会的心态投入创业梦。 两个小女生自己手把手搞网上服装店 2014年,两人创立了Bash的网上服装店,不过,只卖XS和S码衣服。 针对这个奇怪的决定,舒晴和心瑜说:“因为我们只卖自己也会穿的服装。” 两人都是小个子,身高分别只有151公分和154公分,她们很清楚娇小玲珑的女孩要找到合适好看的衣服并不容易,因为市场上多数衣服仿佛都是做给模特儿穿,没有考虑到小个子女孩的需求。两个女生决定,她们先买样版亲自试穿,确定穿得好看才推荐给顾客。 那个年代网购还不很盛行,她们先呼朋唤友支持Bash的Instagram,自己当模特儿,自己拍照剪辑,再上载到社媒。没想到第一批服装获得热烈反应,1000令吉成本的衣服,获得约30%的赚幅,为她们的创业路打了强心剂。 很多大学生都重视打扮,但又负担不起高昂置装费,她们主打优质平价的潮流服装,很快受到大学生的瞩目。 大学生兼职很平常,兼职当老板就吃力多了,黄舒晴说,她们常在课余时间,搭轻快铁到批发市场寻找货源。两个小人儿背着超大购物袋,几乎是当苦力,但幸好获得同学大力支持,生意超乎意料的好,让她们越干越起劲。 “我们在学校的跳蚤市场开档,早上9点就有学生排队,等着我们开档。”黄舒晴笑着回忆说。 [vip_content_start] 大学前两年时间,在大学校园里,经常看见两个娇小的身影,背着超大袋子,到学校送货。周末没有上课就到不同的购物中心做快闪店(Pop Up Store)。 虽然Bash开始做出口碑,但她们还是很有分寸,只是志在挣零用钱,还不能全情投入。因为她们要应付学校功课,因为要维持优秀成绩才可继续享有大学奖学金。黄舒晴还以一等荣誉学位的优秀成绩毕业,豁免偿还高等教育基金(PTPTN)的贷款,证明了学业和创业可以兼顾。 “我们是以学业优先,第一年最拼,大学第三年放缓脚步,专注学业。”黄舒晴说。 进入职场两年后决定携手开设实体店 尽管生意有了稳定的客源,但是毕业以后,她们并没有直接投入自己生意,反而各自走入职场。 许心瑜到一家著名网络平台的营销部就职;黄舒晴到一家国际著名品牌公司当管理培训生,但她们依然在闲余时间经营网店。 许心瑜说,“当时我的想法是想体验一下,看看自己适合创业还是打工。” 黄舒晴则觉得,总要尝试下打工的滋味,到市场取经,不然仿佛不够圆满。 不过在职场上奋斗两年后,两人更加确定自己要走的路。 许心瑜说,“我认为经营服装店会更开心,评估服装生意的营业额,知道可以养活自己;打工不是不适合,只是心中有很多抱负和理想想要实现。” 黄舒晴当时从数千名应征者当中,过五关才被录取为管理培训生,拿的薪水比一般大学生多一倍,她决定跳出舒适圈时,周围的人都觉得很可惜。但她评估后,认为全职经营的风险不大,毕竟当时Bash品牌已经经营5年了。 她坦言,打工也可以赚很多钱,但是她考量的是:10年后打工的薪水和10年后创业的收入,是否会有很大差距? 这两个小妮子觉得这个行业有潜能,决定勇敢踏出第一步。 创业让我更有动力上班 “创业比较有动力,有想上班的感觉。不会一醒来就讨厌自己。我要做让自己开心的事。”那是许心瑜的心声。 她们决定正式闯江湖,于是在Sunway Geo物色办公楼,开设工作室和实体店。 工作室是以预约方式让顾客上门试衣服。经营第三年,由于生意量增加,她们无法逐一回复客人的询问,于是开设网站,更专业的经营生意。 凡事从顾客角度出发,越战越勇 她们投入网上服装店数年后,网购开始掀起旋风性的风潮,但在竞争日益激烈的网络服装版图上,她们没有被淘汰。即使碰到疫情的冲击,她们还是稳住了脚步,因为已经有了固定顾客,也在全马和新加坡打开市场。 如今28岁的两个轻熟女老板,还是秉持亲力亲为的原则,每一天紧跟潮流的步伐,把持住选品、设计和质量,不仅把以前的客人留下,也吸引了新客人。 原本在Sunway Geo的工作室从一间变两间,地方还是不够用,数个月前搬到灵市10 Boulevard更大的空间,也让顾客有更好的体验。 她们也开始推出自己品牌服装,自己找设计和找工厂,又从另一个零做起,因为她们在这方面毫无经验。 黄舒晴表示,因为她们坚持布料要好,而且要衬里,还要加口袋,等于成本也增加,但依然维持亲民价格。她认为只要支持她们的顾客觉得好看值得,赚幅少也值了。 她说,她们能够把生意做好的原因,就是因为凡事从顾客的角度考量,包括赠品也要考虑是不是让大家变得更好的东西。 由于顾客要求,她们不再只是卖XS和S码的服装,也卖其他尺寸和均码,她们相信大码女孩也可以穿出美丽,只要为她们找到显瘦和适合的服装。 很多顾客已经成了她们的朋友,陪着她们一起长大、一起成熟。 生意模式随着时代进化 这10年来,她们的生意模式随着时代改变不断进化,从Instagram到网站、再到小红书、网络有变化,她们就不能停下。 每个星期新货上架之前会直播评述,指导配搭,提供装扮贴士。她们也是少有以英文为媒介语的服装网卖直播主。 黄舒晴补充说,因为是网购,要拍出衣服的细节,穿上身展示,让顾客以最大程度接近现实购物。 每个女孩都可以打扮自己,改变自己的人生 她们坚定留守19岁的创业梦,因为坚信每个女生都可以借由打扮,穿上适合和美丽衣服,让自己变得更有自信,更爱自己。 黄舒晴表示,“每天穿得美美的,就会有好心情做其他事情;当一个人感觉良好,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会变得更好,也会把好的东西吸引过来。 “我想把这个信念传递给所有人,让更多人可以穿上好看又可负担的衣服。通过打扮自己,来改变每个人的人生。” 理想和理智派互补结合 很多人说合伙做生意是最难的一件事,因为个性态度都不一样,做事手法各异,选对商业伙伴最重要。 许心瑜说,她们可以走到今天,性格的确是最重要的一点。 “我们都是很自律、好学、很懂得自己想要什么的人。” 许心瑜形容两个人的性格不一样,一个是理想派、一个是理智派。 黄舒晴是天马行空理想派,很多奇怪的点子;许心瑜则是理智派,坚持创业第一个考量就是能不能养活自己。 “我们刚好可以互补,理想和理性一定要平衡。”黄舒晴说。 这条路的酸甜苦辣肯定不少,对许心瑜而言,创业最艰难的是每天都要学习,不断思考如何改变生意的模式。 “创业初始要做财政、税务,如何成立公司,学校没有教这些知识,让我觉得好难,好多事都是从零开始。” 黄舒晴则认为,创业最大挑战是守业。如何在投入一样多的时间和精力后,获得的金钱越来越少下,依旧可以保持初心,是最大考验。 她说,在生意艰难时刻还要维持热忱是很难的,很多人会放弃。当竞争对手越来越多,她们一度思考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当时若有一份稳定工作,就会觉得不如打工就好了,确实有过这样的念头,不过因为太喜欢这行业,就决定坚持下去。” 即将走进创业第10个年头,两位小老板还有很大的抱负。黄舒晴希望Bash会推出更多自己设计的自制款服装;许心瑜希望业务扩展到更多国家。因为有梦,创业路上遇到风浪和障碍,也变得渺小了。 给年轻创业者的建议 黄舒晴: 创业不是成功的唯一方法,要认真思考是否真的适合自己,因为创业背后还有很多苦头辛酸,要确定挨得过去。 许心瑜: 创业前,要了解自己的个性和能耐,尤其当生意不好的时候,还能否保有那份热忱? 创业资本:1000令吉 观赏精彩视频:
2月前
3月前
3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