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冰岛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5月前
8月前
9月前
10月前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踏足冰岛,更不曾有过念想这辈子我会看到极光。冰岛远在天边,冷冽高傲,北极光则可遇不可求,两者都让我感觉太遥不可及了!冰岛位在北纬66度,是少数可全境观看极光的国家。 在秋季冰岛自驾环岛游的第一晚,深夜才投宿首都雷克雅未克的民宿,基本上只是去睡觉的。第二个晚上,入住Kirkjufell草帽山山脚下的小木屋。整座山就那两间形似童话中可爱的红色小木屋立在风里。 夜宿草帽山,赫然发现民宿大门锁不到。想着这山就只有我们4个女人,山风狂吹、山野无人,心里着实不踏实,忐忑不安!我们怎么可能没锁大门就在荒山野岭安心睡呢!我研究了好久,折腾一番后才惊觉是我们不会锁,虚惊一场! 就在这小木屋的阳台,我们第一次邂逅极光! 初次相遇,感觉疑幻疑真,太不真实了。大伙互问,这就是极光吗?只因有时看起来像在跳舞的白云,可这是漆黑的夜空,哪看得到白云呢?而且白云不是慢悠悠的吗?那魔幻的白光却是在这无遮挡、无光害、漆黑一片的夜空大幅度的蹿上蹿下,不规则的向四面舞动着。我们只逗留了一晚,却在这里看到了此生第一场极光。才到达冰岛第二晚,就享受了整场在旷野中只有我们4个观众的北极光表演,心里满满的幸福感。 调皮的极光总在不经意时出现,害我们一直神经兮兮的望天,生怕错过了极光女神的曼妙舞姿。我洗澡洗到一半,旅伴一再的敲门喊我:“别错过极光,她又出现了,快出来看!”搞得我洗个澡中断了数次,胡乱披件衣服冲出来看极光。别怪我们大惊小怪,看极光可是要靠运气的,有时候整个旅程一次极光都看不到。每一次的极光都可能是唯一的一次,叫我们如何不紧张。 欧罗拉女神来给我们送行 几天后,在Vik维克民宿的后院又等到极光。这次我们沐浴在极光之中差不多两个小时。只是夜已深,那刺骨的寒气着实太难受, 我三不五时躲进屋里取暖。一直抬头看了太久的极光,有点视觉疲劳,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吧!幸运的我们不必深更半夜翻山越岭,留守野外露营追极光,极光就在自家后院狂舞,这也太幸福了! 冰岛的土地有一大片黑白,黑的是火山溶岩覆盖的土地,白的是冰川和雪山,但她却在天空划起了七彩。冰岛的天空,有了迷幻的极光装点而不再单调,天空热热闹闹的。 冰岛的首都雷克雅未克小而美,我们决定用双脚来丈量。在冰岛旅游的最后一天,我们一天里在这小城行走了1万3000步。 哪想到连首都这个城市都看得到极光,那调皮的欧罗拉女神时不时在民宿客厅的那一大片玻璃窗外狂舞,引诱我们去追寻她。顾不得脚酸眼悃,第二天一大早五点多要出门赶搭飞机,只心心念念在离开冰岛前再看一次极光。半夜一看到天空有动静,又急匆匆的往外追光。每一次的相遇都觉得或许是这辈子的最后一次。 最后一夜,欧罗拉女神最终还是来给我们送行了。在城市的建筑群作为背景,极光执着的给我们的临别秋波,让我们的旅程画下了完美的句点。有了可遇不可求的极光加持,我的冰岛行,没有遗憾。 在冰岛看到了3次极光,人生哪得几回有!可是我们真的从此幸福了吗?或许吧,熬过了那场疫情而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安然无恙,这不就是幸福吗!幸福不在遥远的天边,而是在知足感恩的心里。
11月前
01 旅行后遗症 旅游结束回家沉淀下来。即使穿越几道无情时差,心里的雪川尚未擅自溶解。冰岛的冷风抵达赤道后依旧睡不醒,偶尔打消不开空调省电费的坏念头。躯体回到原点,但骨骼肌肉上下的感受还需要雪地无垠的美来安抚。我睡了又醒,梦见一座比另一座壮观的雪景,没完没了的荒芜突然在旅行后的几小时内,肆无忌惮地发作。善意的病发是一种回味的提醒,提点我必须努力生活,过好接下来无知里每一趟的呼与吸。你曾说,再不去通膨会把盘川抬得高高的,再不去雪山应该会熬不过全球暖化的恶霸再也结不出美丽的冰,许多可能正扼杀一块只想单纯过活的地方。都是飞机的错,都是太阳的错,都是水位上升的错,都是人类垃圾的错,都是钱的错,都是旅行的错,冰岛已尽力把每一寸原始的美封存起来。不兴建大桥,能挖海底洞通路就挖,能够不开路的景点就静静隔世着,冰岛像我们的旅游后遗症濒临垂危,但仍坚持做对的事。时差综合症淡定地麻醉我,我知道我刚从一个绝无懊悔的远方回来,然而下一次出发又何去何从,我像湖上的小冰山,流向未知。 02 空暇 空闲是时间特意缺席的空壳。我们纷纷前来作客,重新诠释眼前这毫无意义的空白分秒。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能替空暇定上新的意义,就比如泳池面对大海和岛屿的那一日。海风不忙时,偷偷躲进椰林小休片刻。阳光还未修炼出刺眼的潜能前,浮在水面暖一暖池内昨日积攒的雨。日子变得容易浮动,像弱势波浪,像水池设法平息的小涟漪,激起时才能被人看见。日光浴的旅人来了又去,早晨散步的聚了又散,光景的营养全都被路过的陌生人吸食了好几遍依旧分不清取的到底是星期一的风,还是周末不肯蒸散的湿气,夹杂着淡淡咸味。海盐暗恋一般悄悄地爬进肺叶,再彻底融入我们的呼吸里,成就一段不为人知的暧昧。我共花了一小时跟卡路里搏斗,肉体上下舒展了又收缩,将一个能够活动的人动用到极限。回到岸边,我可是一颗怕死的泡沫紧紧握着路道,想要破灭也难。
12月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