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停业

(新加坡29日讯)砸逾30万元(新币,下同;约106万2393令吉)打造赛车主题的咖啡座,开业仅7周却因噪音问题遭投诉,无奈下个月停业。 《新明日报》报导,上述咖啡座于今年1月16日开业,地点位于新加坡马里士他的罗弄安拔士,是以赛车主题的两层楼咖啡座。 店主陈勇达(36岁)说,咖啡座每天营业至凌晨2时,附近公寓居民曾投诉咖啡座不断传出引擎声发出噪音造成困扰。 他也透露,曾有一名司机今年1月31日午夜时分从咖啡座前的路段快速驶过,引擎声吵到了附近公寓居民,甚至惊动了警员前来。 “那位司机其实不是咖啡座的顾客,我们事后也有和警员解释。” 陈勇达表示,,咖啡座前设有告示牌,提醒访客说周围是住宅区,切勿随意加速,并且安静地离开。 “我们的脸书专页也发了帖文,提醒前来的顾客尽量不要发出噪音。” 当局指违反条例 岂料,事后有关当局发出通知,指咖啡座违反条例,必须于3月10日后结束营业。 陈勇达说,为了打造这赛车主题的咖啡座,花了超过30万元的资金。 “搬迁前,我们还需要把咖啡店装潢拆掉,恢复原样,这估计得花一大笔钱。” 附近组屋居民李先生(69岁)说,此前曾听过几次车的引擎声,当时已是深夜1时许,因此格外清楚。 “我听过有人踩油门和快速驾驶的声音,但都很短暂,所以没有多加理会。” 据《新明日报》了解,该地段是私人地段,用途则由新加坡市区重建局授权。 安装隔音板 也无济于事 安装隔音板、店主亲自维持交通秩序,岂料都无济于事。 曾有附近公寓居民光顾咖啡座,并向陈勇达反映家中都可以听见噪音。 “为此,我们也花了约万元安装隔音板。” 陈勇达也会在营业时段,亲自监督交通情况,避免有司机在该处乱停车或飙车。 “我们一开始的出发点,就只是希望能让赛车爱好者有个地方聚集,让大家交流。为了不造成居民的不便,我们都有在努力跟进居民的反馈。” 顾客纷感不舍:在此认识许多车友 《新明日报》记者昨晚走访咖啡座时,多名顾客受访时表示不舍,希望店主可以找到新地点营业。 杨先生(50岁)说,当初听到咖啡座即将结业的消息时非常震惊。 “这里可以认识喜欢赛车的朋友,也可以趁机和一些旧朋友相聚聊天。” 李先生(45岁,金融业)说,即使咖啡座更换地点营业,他也会照旧支持。 陈勇达透露,他和其他合伙人正在寻找新的地方继续营业,无奈处处租金昂贵,寸步难行。 “我们只能从错误中学习,下一个地点尽量不设在住宅区附近。”
1天前
3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11月前
12月前
12月前
(新加坡5日讯)继大巴窑东夜间蔬菜批发市场之后,位于乌美工业区的露天蔬菜批发市场也面临停业,摊贩最迟必须在今年8月底迁走。 《联合早报》报道,这个在乌美三道第3017A座旁的露天停车场,除星期天外,每晚11时营业到隔天早上7时的夜间蔬菜批发市场,仅剩的3个菜商上个月接获业主裕廊集团来函通知,最迟须在8月31日结束生意。 同大巴窑的批发市场一样,当局也为这些菜商提供3个转去其他地点继续营业的选项,即巴西班让果菜批发中心、环境局管理的巴刹,或者私人菜市场。 这些受影响菜商的主要客户是餐馆和小贩。他们受访时说,由于大巴窑东要发展,当局要求那里的菜贩迁离无可厚非,但乌美是工业区,业主也未详尽解释原因就通知停业,令他们感到无奈。 其中一名林姓菜商(70岁)做蔬菜批发生意已有50年。他接受访问时说:“大巴窑东(蔬菜批发市场)因为要发展所以必须关,乌美没有新建设,为什么不能暂时让我们用呢?” 根据早前的报道,大巴窑东蔬菜批发市场最迟得在8月19日停业。新加坡食品局当时说,随着大巴窑东住宅项目的发展,预计这个批发市场占用路段的交通会更繁忙,不适合运营菜市场。 乌美蔬菜批发市场的另一陈姓菜商(78岁)说,这个市场是在2003年沙斯疫情后设立的,全盛时期有近20摊。虽然现在只剩零星几家,但他们在这一带营业也有近20年了,对这个地方有深厚的感情。“突然宣布要关闭,十分不舍。” 另一不愿具名的菜商(48岁)说,他自幼就跟随叔叔从马来西亚古来采购蔬菜来乌美售卖。他的顾客集中在东部,如果搬去巴西班让果菜批发中心,单单送货所需的燃油和人力成本就会大大提高。“如果找不到(适合的)地方,也许就不卖菜了。” 裕廊集团发言人答复询问时指出,目前这3个业者持有的临时租用准证将在3月31日到期。为了让他们有更多时间搬迁,集团把临时准证的有效期延至8月31日。 裕廊集团比照大巴窑东情况   停止乌美蔬菜批发业务 发言人并未说明不继续对这些业者发出临时租用准证的原因。根据菜商收到的电邮通知,裕廊集团也仅说将比照大巴窑东夜间蔬菜批发市场的处理方式,停止乌美的蔬菜批发业务。 原本也在乌美蔬菜批发市场做生意的菜商刘进业(37岁)得知须迁出后,在上个月退租。他说,乌美和大巴窑东的情况有所不同,乌美的业者不是免费使用场地,每个月须缴付约3000元的停车场租金和厕所清洁费。他现在不再摆摊,而是直接从马来西亚取货送到顾客店里。“不然人工费、车油费、新马两边消费税都要缴,很辛苦、不好赚。” 在后港经营咖哩餐馆的王姓店主(75岁)近几年来都到乌美工业区采买蔬菜,每星期两三次。“这里蔬菜新鲜,每公斤便宜约一两角”。她说,这个批发市场停业后,她得到较远的巴西班让中心去办货。
12月前
1年前
(中国‧北京7日讯)是否广设国营食堂、社区食堂去年在中国一度被热议。新华社旗下杂志《半月谈》报道,社区食堂虽为老年人用餐提供方便,但却陷入租金高昂等的营运困境,有社区食堂即因不敷成本而停业。 半月谈2023年第2期以“社区食堂:持续运营有困扰”为题报道,指“社区食堂”为不方便做饭或没时间做饭的族群,在居住地提供较为稳定用餐的地方。且平价、卫生,获得一些居民青睐。也有部份社区的爱心人士、企业提供捐赠,并在食堂担任服务员、送餐员,整体提升民众对食堂的获得感。 但报道指出,社区食堂在运营过程中也出现了困扰。首先是“场地成本”造成较大压力。经走访发现,由于食堂的“惠民”属性,饭菜利润有限,而装修、房租等投入比较高,一些社区食堂若无房租减免可能会亏损。有业者表示,1年多营运下来,每个月均处于亏损,需靠其他收入填补社区食堂的损失。 其次,众人口味喜好各异。如果想多些口味就要增聘厨师,但客源却不一定成比例成长。其中,河北省保定市一家“社区食堂”招聘了4名厨师,但每天只有30多人用餐,加上人均消费仅人民币10元(6令吉34仙),食堂每年人力成本却超过26万元(约16.4万),不敷成本,只好暂停营业。 此外,部份居民担心“社区食堂”具有公益性,利润较低,一些经营者可能为了获利使用即将到期食材,降低卫生标准。一旦出现食品安全问题,会让居民失去信任,未来经营难度会进一步增大,惠民属性难以保证,因此产生疑虑。 报道指出,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科研助理宋煜表示,“社区食堂”最好不要“一拥而上”,有条件的社区可先试办。而缺少场所的地方则可尝试“中央厨房+流动餐车”模式。至于无法试办食堂的地方,可等多种模式成熟后,根据自身情况进行选择。 也有人建议,“社区食堂”可贩卖饮料、香烟等商品增加收入;并增加“外卖”功能,扩大服务范围;还可利用行政手段,联系大型蔬菜基地或批发企业直接供货,降低进货成本;也可让社区志工协助管理食堂以降低人力成本;食堂设置初期可降低房租甚至免房租,水电费并以较便宜的民用费率计算,以降低营运成本。(中央社)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