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学海》周刊

    2023年12月8日是星洲日报《学海》周刊创刊30周年。同一天,《学海》也在专属脸书〈聋婆婆〉脸书专页宣布:《学海》周刊将在2024年2月,完成阶段性任务后,接下来将华丽变身出版《学海》季刊。 这也意味,每周出版一期的《学海》将告一段落。 此贴文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获得了曾是《学海》老读者的回响,并留下海量留言和分享。 有者依依不舍,有者充满期待──30年的《学海》,承载着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的成长记忆,这不是说想忘记就能忘记的。 30年来,有者因《学海》爱上了阅读、写作,也爱上了华文;一些老学记也纷纷怀念起过往在《学海》学记队里成长的蜕变和喜悦。 看着老读者一段段的留言,这些文字也转化成一道道的力量,更饱含对《学海》未来转型后的期许。我们把这些重要的文字摘录下来与星洲日报读者分享。 期待未来,大家持续作我们最强大的后盾,让我们怀抱着信心持续前行。     再会,《学海》 文/汤恩煊/柔佛区第33届学记 J3356 “终于在迷失自己之前,找到了自己。谢谢《学海》,让我找到了我愿意为之燃烧自己的事物。” 老实说,我一直都不是一个对自己的兴趣爱好有着明确认知的那类人。在我活着的前十几年里,我一直都在寻找:我到底喜欢什幺,我到底愿意为了什幺,付出我的时间和精力? 我没有想到答案来得那幺快。 17岁那年我加入了学记队。学生记者,离不开“写稿”两个字。我以为我会对如何下笔感到一筹莫展。可时间一晃而过,我被刊登的稿件竟然达到了20篇。 此外,还记得当时我们受限于行动管制令,无法举办实体活动。但很快,我想到了“飞鸽传信”这样的线上活动。一直到2023年全国营,我们的活动还在被各州的学记夸奖,这点真的让身为活动主席的我不由热泪盈眶。 原来写作和带领团队,就是我的热爱所在。我终于在迷失自己之前,找到了自己。谢谢《学海》,让我找到了我愿意为之燃烧自己的事物。 我们不提离别,只说再会。     我和《学海》的缘分 文/蔡鐦倪 Kai/雪隆區第29屆學記 B29007   “大象長長的鼻子正昂揚……”听过这首歌吗? 倘若要用一首歌代表我与《学海》的故事,那就是〈快乐天堂〉。作词人竟然是吕学海。 当年还在上小学的我,常看到留着典型“两条须”刘海,念中学的姐姐收集《学海》。《学海》对我来说是中学生的象征。后来才知道,原来我和《学海》的缘分,不只是在中学,而是充斥着整个青春,一直到现在。 每一期《学海》,陪伴着每个状态的我。从刚升中学的手足无措、懵懵懂懂、自自在在到该要清醒的转化过程。 我以前常常一个人积极参与一些别人不一定喜欢的活动,比如当图书管理员;比如投稿标题为〈五大禽兽〉的〈学海MV〉,呈现5个妙龄女子,把自己和同学都逗乐了;又比如报名当学记。 当时是学长一个人,一个班一个班地敲门招人。交稿,面试,最后学校只有两个学记名额。现在回想,学长真勇。庆幸当时自己走了出去,这一步让我收获满满的学记情、友情、回忆。大家一起了解《学海》和报章的制作过程,采访、写稿、办营,有哭有笑经历了一段热血时期。 但,热血之后,我陷入了焦虑。 学记任期和中学生涯来到了尾声,周遭环境无一不在提醒我,该要清醒了。那时候我并不是快乐的毕业生。这一堂 “快乐天堂” 的课教会我,适当抽离,学会接受,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以为我和《学海》的缘分到这里? 后来上学、工作、恋爱、分手,换工作、谈恋爱。对象是学长……之后发现有些上司、同事、客户也是学记。 “学记13179”还真的是一生一起走的“人生”路。今后,与《学海》的缘分也依然会持续。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但人生何处不相逢! 祝《学海》30周年快乐, 谢谢《学海》,后会有期。     Drive thru  《学海》 的那些年 读者/袁钰斌   每个星期三特别早出门,因为上学途中总会停留在古来大街的报社,手里攥着一块钱:“Uncle,《学海》一份”。到后来跟Uncle熟了,甚至不需要下车排队,因为早早就有一份属于我的《学海》了。即使有时会因为睡迟或下大雨而无法停留,但总有一份默契——不管我是隔天或是下个星期才过去,都不会错过任何一期的《学海》。 我念中学時已經有手机,但没有手机自由。《学海》成了我的娱乐来源,有我最爱的搞笑漫画〈江湖kopitiam〉和无厘头的〈平旦〉,看了会很怕但还是要看的鬼话连篇、旅行专栏、升学专栏、〈后浪坊〉…… 感谢《学海》陪伴了我的中学生涯。时代变动,或许周刊已然不是现代中学生的首选,但那份记忆那份热血将永远留在所有读者心中。希望季刊依然能做得有声有色,不忘初心!30周年生日快乐!     告别,《学海》 文/王莉萱/雪隆区第37届学记 B37001 2023年12月8日,《学海》(聋婆婆)脸书宣布了将会在2024年2月完成阶段性任务后,就此告一段落,这也意味着《学海》周刊将会停刊。作为《学海》周刊的忠实读者兼学记,听到这个消息时,心宛如刀割,也觉得很意外,怎么好端端地说停刊就停刊呢?毕竟它占了我中学生涯的四分之三。 2020年,是我和《学海》初遇的时候。那年,我小升初,恰好又是行动管制期间。某天,我在脸书上看到一则征稿启事,主题为《青春那些事》。我自告奋勇地投稿,写了篇自己的真实故事〈武打,是我的青春交响曲〉,我以为很大几率会投篮,但没想到竟然刊登了。《学海》是我的启蒙读物,第一次投稿,看着自己的名字和方方块块的文字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报章里,还占了一整页。当我收到稿费60令吉后,很是兴奋,从此爱上了写作。继〈武打,是我的青春交响曲〉刊出后不久,《学海》宣告了因疫情而暂时停刊的消息。那阵子,我只能继续默默地笔耕,然后投稿去其他报章。 初二的时候,《学海》又宣布回归了,我高兴极了,我的“白月光”终于回来了,又马上写了一篇〈世界盛大,欢迎回家〉来抒发自己对《学海》的情感。我对这份刊物有着深深的喜欢以及执念。每个月都会有主题征文,而我都会构思自己的作品,至于有没有刊登,一切随缘。〈世界盛大,欢迎回家〉既不是刊登在〈后浪坊〉,也不是刊登在〈噢!中学〉,而是刊登在学海第886期〈聋婆婆化妆间〉。 初三那年,鼓起勇气去面试雪隆区学记,没想到被录取了。想当学记,也是受到《学海》周刊的影响,看着学哥学姐在〈噢!中学〉发表的时事评论觉得太酷了!说实话,我总是期待每逢星期一新鲜出炉的《学海》,精美的封面深深地令我陶醉其中,让我再次感受到插画的魅力。除了写作,它也为爱画画的中学生开设了绘画专栏──〈2X好画〉(PG.18),和写作一样,作品刊登后,也会奉上稿费。 如今高一了,我还继续投稿。最让我新奇的是,和同校的学记组队拍影片,除了会上传在YouTube,也会将学记感言、受访者的照片贴在《学海》周刊里。很荣幸,第一次拍片,就获得了理想的收视率!《学海》也总是推荐各种各样的比赛,譬如诗歌朗诵、全国中学生华文刊物观摩赛以及我参加过的绿意生活短片比赛。我比学校老师早一步发现这项比赛,刚好又萌起了想要做导演的想法,便勇于挑战自己。这功劳多亏了《学海》,让我对剪辑这项技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至于美食专栏,我都会挑自己喜欢的食物去制作,老实地跟着〈爱食谱〉准备的材料和步骤,去完成那一道道美食,满满的成就感就油然而生。那些年,完成的美食有华夫饼、绿豆沙奶昔等,只要是喜欢的,我都会尝试挑战。 《学海》,陪伴了我整个青春。如今,它宣布停刊了,往后也只会出版季刊,我的青春也宣告结束。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离别是为了最好的重逢,我们来日方长!  
6天前
2月前
12月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新山23日讯)获新山知名眼镜公司Season Optical热心赞助,新山区20所国中师生即日起获得全年免费的星洲日报《学海》周刊,为成长道路上的莘莘学子,增添了多接触华文、爱华文的管道。 Season Optical首席执行长曾德志表示,《学海》是目前全马中学生唯一的一份华文周刊,也是他当年中学生涯中最爱看的刊物之一。 因此,他的公司得知国中有此需求后决定赞助,让学生免费获得阅读《学海》的机会。 他希望Season Optical的小小善举能起抛砖引玉的作用,让更多商家企业响应,也参与领养其他中学的订阅《学海》活动,造惠更多华裔子弟。 曾德志日前在该公司营运长赖彦兆、总经理卢雪琪和卢雪莉、区域经理陈国耀等陪同下,于士姑来百乐泰广场4楼的Season Optical分店,为上述赞助《学海》的活动主持移交仪式。 出席者包括各校华文科主任,他们是新山柔佛再也花园国中一校的李秀霞、拿督嘉化国中的陈芫苡、茂奥斯丁国中的梁诗云、新山康文女中的许凯馨、斯里柏伶国中的叶志鸿、新山敦阿米娜国中的李蕙彣、拿督奥斯曼阿旺国中的郑秀祯、蒂莎士姑来花园国中的石桂芬、苏丹依斯迈国中的吴世薇。 参与仪式者有:《星洲日报》柔佛州学生阅报计划策划主任李瑞华、柔佛州业务开发及促进主任杨顺发。 《学海》赠报活动的受惠国中是:新山彩虹花园国中、士姑来大学城国中、大学城国中二校、金山园国中、五福城国中、武吉英达花园国中、大马国中、丽宁国中、丽宁国中二校、新山花园国中、士姑来马星国中。 《学海》创刊于1993年,内容精彩,除了提供资讯知识、升学资讯外,更灌输中学生正确的价值观,做个活出自己的个性少年。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