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城人小说

|
发布: 1:15pm 12/02/2024

城人小说

玉芙蓉

城人小说

玉芙蓉

黄晓玲·玉芙蓉

泽的画展才开始了3天,前来看画的人数与日俱增。每个人都对其中一幅名为的画啧啧称奇。

ADVERTISEMENT

这画挂在光线幽暗的角落处,仍难掩它的独特。不,那画的主题不是芙蓉花,虽然确实有一朵盛开的芙蓉花在其中,但那只是一种衬托。泽采用了暖色系的颜料,以点和线作基调,在光与影的深浅中去呈现那在花蕊中的朦胧人脸。

人们看到是一张妙龄少女的脸,清秀,文雅,给人一种宁静的氛围。

画作的珍贵不在于这是泽的成名作之一,而是这画其实藏了2张人脸,而不是人们所看到的只有一张脸,但画家拒绝透露女子的身份,只说她们是他对美的最初体验。

当被询问画中人是否他的初恋情人时,泽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

“不是。”他直截了当地回答说:“她们只是很好的朋友。”

有些人对这答案不甚满意,尤其那些对他颇有好感的女士们。泽不仅出身良好,人也长得仪表堂堂,可是这么一个良人,迄今仍单身,虽然他宣称是为了艺术而孤独,可还是有人猜想是为了画中女子的缘故。

X X X X X X

周日,前来看画的人特多。当人们又开始围成半圈对那画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时,人群中忽然有一个小女孩指着画惊奇地向身边的大人说:“妈妈,你看,她的脸颊也有一点痣!”

有人好奇朝那声音望去,目光却锁定在女孩身边的女人,那是一个身材窈窕,年约30多岁貌美妇人,身着一袭湖水蓝的连身裙,她的举止予人一种娴静的感染力,但诱使人们对她看上几眼的原因是,她长得竟与画中女子有几分相似,她的右脸颊上靠近眼睑下方有一点痣,轻若淡墨,淡淡地为这女人的美添了一点俏丽。

莫非她就是画中人?女人似乎也察觉到了那些纷纷投来的目光。她不失礼貌地笑了笑,牵起小女孩的手,动作优雅地慢慢走开,漫不经心地四处浏览了一下,接着就朝出口走去。

“昕,是你吗?” 一把熟悉的声音从她后方传来。她转过了身,看见了久违的好友蕊。

真的是她!即使多年不见,蕊依然没变。

“你也来了?”昕有点不知所措的笑了笑。

“泽的画太有名了,怎能不捧场?”蕊趋前,握住昕的手。

大学毕业后,她们就没有再联络了。曾经是无所不谈的好朋友,正因为这幅玉芙蓉而闹分歧。如今,也因为这画而相遇。

此时,泽站在画旁接受记者的访问,并未留意到她们的存在。

“看来这幅画倒为他挣了不少名利嘛!” 蕊朝泽的方向努了努下巴说:“想我们当初还曾为了画中人物起争执,真傻呀!”

“都过去了。”昕说:“我们现在都过得好好的。”

“对不起,昕,当初是我误会你了。你和泽根本就没在一起,那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蕊望着昕,诚恳地说。

“其实那时候的我也有错,没把话说明白。”昕摇摇头说。

“咳,都是年少轻狂的事了,两位小姐。”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泽已站在她们的身后。他温暖的笑容,使人不期然地想起过去的青葱岁月来。

“泽,照理我和昕该向你收取模特儿费,对吧?”蕊两手交叠在胸前。

“你真的发现了,那幅画背后的含意?”泽两手一摊说。

“以前不觉得你是在画我们。直到我和昕分道扬镳后,经过这些年的甜酸苦辣,重看这画,再回想当初你对我说 ‘这画的既是你也是昕,主题就是友谊永固。’ 才让我明白当年的鲁莽,几乎让我失去了一位好朋友。”蕊感慨的说。

“对啊,没必要为了不存在的事情闹僵。”泽松了一口气说。

“那边好像有人用手机在偷拍我们。”一直沉默不语的昕开口了。

“怕什么,我们是永远青春漂亮的姐妹淘!”蕊却不在乎,她也掏出了手机,一手勾住昕的臂膀,边拍边说。

“今天,人们总算见到玉芙蓉的真面目了!”泽见状忍不住拍手笑说。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