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雪隆头条

|
发布: 4:09pm 19/08/2023

蔡伟杰

垃圾焚化炉

煤炭山

蔡伟杰

垃圾焚化炉

煤炭山

蔡伟杰与居民同一立场 反对煤炭山建焚化炉

报道/摄影:林淑敏
蔡伟杰反对煤炭山建垃圾焚化炉
居民自发起反对运动和出席说明会,以获取更多有关焚化炉所带来的利弊。

(万挠19日讯)高喊再生能源是假,制造垃圾山是事实,居民大反雪州政府将建在

同时,万挠候任州议员强调,他与居民同一立场,即反对垃圾焚化炉建在人口密集的煤炭山地区。

ADVERTISEMENT

蔡伟杰:须选地点勿赌上健康

“不是反对建焚化炉,但必须选对地点。”

蔡伟杰反对煤炭山建垃圾焚化炉
蔡伟杰(站立者左起)和蓝中华讲述有关煤炭山垃圾焚化炉的详情。

他说,截至目前为止,将废料转至能源(WTE)的垃圾焚化发电厂,在我国并无成功的例子,因此,不能以人民的健康为赌注。

“煤炭山居民代表是不久前接到当局有关此事的汇报,虽然当时州议会已解散我已卸任州议员,但也和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于7月17日与负责该计划的达鲁益山垃圾管理公司(KDEB)首席执行员会面。

“在掌握确实的建造地点后,我们即场表明不认同焚化炉建在人口密集之处。我也立即求见雪州看守大臣,表明反对立场。”

他表示,目前计划是处于处理环境影响评估和调查报告(EIA/SIA)的阶段,各界仍可在木已成舟前提出反对。

全力配合争取保护煤炭山

“我已获选民的委托再度中选为州议员,所以我将继续全力与民间组织配合,争取保护煤炭山。

蔡伟杰是于早前受邀出席居民在煤炭山圆缘坊举办,蓝中华博士为主讲人的《反对焚化炉说明会》时这么表示。虽然说明会仅有20余位居民出席,但他们表明仍有很多居民对焚化炉即将兴建在煤炭山毫不知情,所以相信下一场集会将有更多人出席。

据了解,在达鲁益山(KDEB)早前与居民代表会面,讲述建造焚化炉一事后,便引起地方上的激烈反应,并以《再生能源是假,垃圾焚化炉才真》为口号,呼吁大家以行动守护煤炭山,避免家乡变成臭气熏天,污水满地的垃圾山。

蔡伟杰反对煤炭山建垃圾焚化炉
居民制作图文,向更多人传达必须反对焚化炉到底的讯息。
落实后恐影响逾10万人

蔡伟杰透露,根据最新资料,焚化炉的建造地是煤炭山兴都庙对面的丛林,距离马路约只有1公里。它坐落在轰埠公主城、本查阿南 (Puncak Alam)和煤炭山的中心点,一旦落实恐会影响3地的逾10万人口。

他重申,其立场与非政府组织略有不同,即后者强调垃圾分类的重要性,但此举涉及长期教育,耗时太久,无法迅速解决土埋场爆满的燃眉之急。

“我认为在教育的同时,建造焚化炉以目前而言是无可避免的,但地点必须选在渺无人烟之处。”

他说,虽然KDEB指会另外建造衔接至焚化炉的通道,以减低对地方上的交通影响,但该道也仅是附建于吉隆坡-瓜雪大道(LATAR)旁,在数以百计的垃圾车通行时,势必会对居民造成不便。

“我了解到本查阿南已有屋业发展商向政府表达反对的立场,因为担心屋价折损。我会在选后会见更多发展商,探讨他们的反应。我认为民间团体自住性的发起反对运动,关怀本身的社区是值得鼓励的好事。”

居民:为何选择建在保留区?

在回复出席者的疑问,即为何政府早在去年12月已有定案,但却延至最近方知会居民时,他指原本的地点是远离人迹的雪州水果谷,后在选定新地点后KDEB便按照规定会见居民。

蔡伟杰反对煤炭山建垃圾焚化炉
煤炭山的旅游业近年才略有起色,周末会有游客到此游玩,让居民不愿意地方经济因为焚化炉而遭到打击。

另外,在居民锲而不舍地追问,希盟继续执政是否有望取消这项计划时,蔡伟杰表示他正在努力,并且争取向州政府表达反对。另一出席者伍丽霞则质疑,为何当局能允许焚化炉建在煤炭山这个历史古城时,蔡伟杰指因为建造地已不在古迹保留区内。

他在回复记者的提问时,补充说垃圾土埋法并非长久之计,而且所造成的土壤污染更为严重和难以控制,所以政府才会以焚化炉做为应对方案。

黎雁粦(煤炭山居民):
垃圾车频出入威胁安全
蔡伟杰反对煤炭山建垃圾焚化炉
黎雁粦(煤炭山居民)

“我们肯定反对到底,因为不希望煤炭山出现环境和嗅觉污染。雪州政府必须考虑当数以百计的垃圾车频密出入马路狭小的乡镇,会对我们的交通、孩童和老人的安全造成怎样的影响。”

朱柄雄(煤炭山居民协会主席):
焚化炉打击旅业
蔡伟杰反对煤炭山建垃圾焚化炉
朱柄雄(煤炭山居民协会主席)

“我们不满两件事,第一是焚化炉的建造地离住宅太近。第2是当局早在去年便已决定此事,但却在近期方通知居民,让我们感觉他们想制造木已成舟使大家无从反对的结果。焚化炉也会打击我们刚起步的旅游业。居民会在下周发起更大型的说明会,凝集反对力量。”

伍丽霞(公主城居民):
雪政府允会保护古迹
蔡伟杰反对煤炭山建垃圾焚化炉
伍丽霞(公主城居民)

“煤炭山是雪州政府亲批的遗产保留区,承诺会保护古迹,我质疑为何如今反而批把垃圾焚化炉批到此地?我希望不会有任何方面走漏洞,把焚化炉建在古迹保留区旁。”

蔡伟贤(煤炭山玉皇宫庙宇理事会主席):
造成土壤水源污染
蔡伟杰反对煤炭山建垃圾焚化炉
蔡伟贤(煤炭山玉皇宫庙宇理事会主席)

“焚化炉如此靠近住宅区,势必会对土壤和水源造成污染。我认为本区仍有很多居民对此事毫不知情,所以将集合庙宇理事一起广宣此事,以召集更多居民反对,使这个计划胎死腹中。”

蓝中华:全国未奉行垃圾分类法

另一方面,蓝中华表示,垃圾堆积如山,政府要负起很大的责任。

“联邦已有必须分类垃圾,否则可被处罚的法案,可惜全国仍未奉行此法。如能教育民众,至少50%的有机垃圾可被处理。如今雪州一天制造5000至6000吨垃圾,吉隆坡则约有3000吨。

“我们了解到煤炭山焚化炉将负责焚烧雪隆两区的垃圾,即有可能达到1万吨,当中所散发的飞灰、底灰和有毒废气可想而知。土埋是不可行的,它导致土地在50至100年间无法使用,而且有机垃圾所散发的沼气达到52%以上时会引起爆炸。”

他认为,承包商说服雪州政府,指现有的日本焚化炉技术可以无需分类,便能一把火烧光,却没有说明电器和灯泡所含的稀土和水银成份如何处理。

“日本拥有高科技,尚且立法强制人民做垃圾分类,马来西亚不分类垃圾,大家认为后果如何?”

蓝中华说,曾往霹雳邦咯岛的垃圾焚化炉取经,却惊觉厂方是把焚化后的灰烬,铲到靠近海边处堆放。

“要处理焚化后留下的灰烬,全马只有森美兰州一家高污染物处理厂。而我们在参观该厂时,发觉该厂仅是用麻包袋包覆排放口,让人极之震惊。”

热能转化率20%不可信

他也指当回复询问时,当局指煤炭山焚化炉把热能转为电力的转化率是20%至25%。

“日本的转化率仅有14%,马来西亚有20%以上已经打败了日本,成了世界第一。但是,可信吗?”

蓝中华补充,人民必须转换处理垃圾的思惟,比如让有机垃圾变成肥料、让金属和纸张垃圾再再回收,借此卖钱。

“应该把垃圾当成可转化成金钱的资源,而不是能源。”

蔡伟杰反对煤炭山建垃圾焚化炉
虽然出席者人数不多,但各族居民都有。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