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城人小说

|
发布: 9:30pm 18/01/2023

聚会

城人小说

聚会

城人小说

黄晓玲 · 聚会

19/1 城人小说——聚会/黄晓玲/黄晓玲 WONG SIOW LING/740815-05-5330/siowlingwong@gmail.com/105104243632 MAYBANK

“昨晚请了老同学吃饭。”运生把这个月的家用交给妻子仙娣时说。

ADVERTISEMENT

“不是说好分摊付费吗?”仙娣数了数钱,少了逾400令吉,不免皱起眉头。

“今年不比往年。阔别两年多的,大家都变了。”运生掀动嘴角。

“哦。”仙娣没再多问。

最近这些年,谁也不好过。双薪家庭其实中看不中用,她公司自从疫情爆发以来,一直处于萎靡不振的状态,薪资又不准时,常拖欠,最近还盛传裁员;2名孩子都上独中,家里的开销,牵一发动全身。如今她还指望运生的建筑公司能挺过低潮,岂知他大方地请客吃饭,花冤枉钱。但见他冷着一张脸,深知说了也是白说。

X X X X X X

运生不是不知道目前家里的状况。昨晚那场聚会,没有所谓的“礼让”,大家都是认识30年的老同学,原本他还想从老同学口风里另觅好的发展,没想到在一班老同学中,看来只有他最吃得开,所以,大家都不“做戏”了,都等他来买单。

最令他揪心的是老陈。

“明年我们来个短程旅行,我请你们到我的民宿住一晚!”疫情前,老陈还热情向他们约好。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可恨的病毒不只毁了老陈用大半生经营的事业,也夺走了他的生命。当噩耗传来,运生想起老陈那憨厚的笑容,头发半百了,高兴时还会像年轻那样喜欢突如其来地哼唱许冠杰的《今朝有酒今朝醉》,老陈幽默开朗,是他们心中永远的开心果。

少了老陈,连平时多话的老蔡也变得拘谨了。

“我最近在找工作呢。你们可有好工作介绍?”经不起大家关切地追问,他苦笑。

然后是一阵的沉默。运生的脑海顿时浮现昔日意气风发的老蔡,有句经典说词:“穷人为钱忙,钱为富人转,关键在于你懂不懂投资?”

也许一时大意,老蔡在股市投资接连亏了几十万,越是赔钱越不服输,四处借贷,最后连老本也赔上了,目前靠打散工还债,生活艰难。

“听说阿李的工厂不够人手,何不去试试看?”运生安慰他。

“我们那间小工厂在闹裁员呢,老板有意缩小规模,变相地剥削员工福利,一星期做足6天,每天10小时,有时礼拜天还要加班!”阿李听了马上摇头摆手,没好气的说。

他一肚子气找到了出口,滔滔地抱怨时运不济,搞得人人无精打采起来。

“喂,不是说好一年一度的聚会要高兴吗?这年头,只要我们还健康平安活着,就是值得庆祝的事了!”幸好小张及时打圆场,然而各怀心事,面对一桌子丰盛佳肴,竟无人举箸。

“来来来,都是老朋友了,还客气什么,吃吧。”倒是运生开口了。

一动筷,每个人也跟着大快朵颐起来了。不消片刻,众人已狂风扫落叶似吃完了盘中食物。

“听说你的公司即将扩大业务,”小张对他竖起拇指,“看来年终花红少不了。”接着自己又摇了摇头:“我目前经营的花圃小生意,唉,不甚理想。”

运生干笑了几声。其实近年来,他公司的财务状况也不大乐观,加上人事倾轧,他这个在公司工作了20多年的中老年人,最担心的是无端接到解雇通知,但他不想破坏这逐渐欢愉起来的气氛,于是忍着不说。

晚上10点半,餐馆即将打烊。大伙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阿李开始打呵欠,小张偷偷望墙上的钟,老蔡则老神在在。只有他谈兴正浓,若不是仙娣发来讯息,他倒想看看谁先站起身。

最后,运生妥协了。他翻开钱包,拇指和食指一边揉搓几张面额50令吉的钞票,一边谨慎地检查数遍其余的钱,才把那刚从提款机摁出的新钞票放到递来的账单本子里。

到了第二天早上,运生还在不断回想昔日同学的种种,历经疫情的磨难,能再见上一面的缘分是多么难得啊!

“无谓问过去,盏心碎,有酒应该今朝醉!”运生不由得轻声哼起老陈常哼的歌来。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