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雪隆头条
6:07pm 15/08/2022
希盟推卸责任?马华大选才露面? 玛哥打花园“治水”问题掀舌战
报道、摄影:林海霞
封面-大都会/马华和居民轰希盟国州议员“治水”不力/10图
加影玛哥打花园与周遭居民与马华一起抗议指州政府和国州议员“治水”不力。前排右四为锺伟华;第二排右三是梁国伟;右五起为何启利和黄祚信。

(加影15日讯)这边厢和居民轰国州议员“治水”不力,导致(Taman Mahkota)和周遭花园在过去2年面对10次的“水劫”,那边厢就有居民“跳出来”直指过去2年没看到踪影,只有全国大选将近时才露面。

居民这番话即引来一场舌战,万宜区会投诉局主任兼雪州加影州选区协调员锺伟华,及该区会署理主席拿督何启利即反驳称居民的指责对有欠公道,其中锺伟华称他从2020年7月就开始到该地区,并给予灾民协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封面-大都会/马华和居民轰希盟国州议员“治水”不力/10图
许惠玉一句“马华在全国大选将近时才露面”即引来一场舌战。
何启利:9月雨季应提早防范

同时,何启利也说,锺伟华和该区会秘书郑耀民已多次前来协助居民,基于水灾问题日趋严重,他们这次到来是给予施压,许来贤身为行政议员负责环境事务,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也是代表人民,但两人在过去2年皆无法安排一场对话会讨论水灾问题,更不应以不是他们的权限来作为借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指出,9月是雨季,须提早进行防范工作,因此已和居民见面了解该地区的水灾问题。

尽管何启利一一解释,但在场的居民许惠玉和另一居民吴先生还是轮番指责,其中许惠玉更指因长年面对“水劫”,他们已束手无策,水灾也导致房产价格下跌,即使他们有意出售屋子,也无人问津。

封面-大都会/马华和居民轰希盟国州议员“治水”不力/10图
吴先生(左二)向何启利(右一起)、锺伟华指不管是马华、行动党还是公正党,没一人能解决水灾问题。
吴先生:水“困”30年至今未解决

吴先生则指该地区的水灾已经困扰他们近30年,至今无人能够解决,包括早年的该区国会议员拿督叶炳汉到场巡视二、三十次都无法解决,后来就算找上王建民和许来贤,水灾问题一样悬而未决,他们已感到灰心。

他说,逢大雨,居民就撑伞到河岸张望,以观察河水是否上涨,总之不管是谁,只要能够解决该地区的水灾问题,他就会给予支持。

雪州、万宜区会与ACTNow是于昨天下午到加影玛哥打花园出巡,当天虽然天不作美,但居民却冒雨与领袖对谈了整个小时;出席者包括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黄祚信及秘书拿督梁国伟等。

封面-大都会/马华和居民轰希盟国州议员“治水”不力/10图
锺伟华(前中)指他从2020年7月就开始到灾区协助灾民。前排右一是黄祚信;前排左一为何启利。
封面-大都会/马华和居民轰希盟国州议员“治水”不力/10图
黄祚信(前)与居民一起视察冷岳河的河堤提升工程,并指居民被水淹到怕。

黄祚信:国阵执政雪或可解决

黄祚信说,在雪州执政了3届,即将进入第15年,但他们三番四次把责任推卸给联邦政府,雪州有几十亿令吉的储备金,却连基本的问题都解决不了。

“一旦有机会给国阵执政,我们觉得这些问题可以解决。执政后,问题一箩筐,效率非常差,可以说是无能,而且很多东西推卸给联邦政府。”

他指出,有居民也向拿督斯里魏家祥投诉该地区的水灾问题,但魏家祥是亚依淡国会议员,该区人民应向该区的国州议员投诉。

封面-大都会/马华和居民轰希盟国州议员“治水”不力/10图
王建民(万宜区国会议员)
王建民(万宜区国会议员)
安排对话会仅限居民参与

“我之前有安排居民与水利灌溉局的对话会,但附带几个条例包括只允许居民参与对话,谢绝政治人物。

后来我发现该份出席者名单竟然包括不是住在该花园的政治人物,并要求把有关名字移除出来,谢绝政治人物出席是避免水灾课题被政治化。

我的要求很简单,即与水利灌溉局配合解决该地区的水灾问题,不要政治化,但这些基本的要求居民都做不到。

水利灌溉局已在冷岳河进行提升工程,他会继续监督冷岳河沿岸的状况,并与水利灌溉局讨论和合作改善受灾区的防洪基本设施。”

封面-大都会/马华和居民轰希盟国州议员“治水”不力/10图
许来贤(雪州行政议员兼加影州议员)
许来贤(雪州行政议员兼加影州议员)
把责任推给州政府

在未搞清楚整个状况时就胡乱说话,并把责任推给州政府。

河流隶属水利灌溉局的管辖权限,该局直接向部长汇报工作事务。

在第12大马计划下,联邦政府已计划拨款5亿令吉作为冷岳河的防洪计划,但拨款要下放时却发生政权变迭事故,导致该笔拨款被部长移至吉兰丹州。

身为联邦执政党应通过内阁申请款项,并把已移去吉兰丹州的款项争取回来,同时也应向乌冷水利灌溉局主任了解冷岳河工程的提升进度。

一直以来,我们都关注有关地区的水灾问题,州政府也尽量进行防洪工作,但有的居民却置疑水利灌溉局的专业,希望居民不要被误导。”

封面-大都会/马华和居民轰希盟国州议员“治水”不力/10图
白建明
白建明(居民)
河堤工程令人质疑

“希望尽快安排一场对话会,告诉我们河堤工程的进度,现在已是8月份,工程是否已完工?若工程未完成会如何处理?

在玛哥打花园后面进行的河堤工程令人质疑,我于7月16日到场视察时发现水闸的胶圈已脱落,当时不确定工程是否已完成,于是就向市议员反映,他们称已通知水利灌溉局,承包商会来维修。

可是,8月14日我再次到场视察时,却发现水闸的胶圈已被水冲走,已经一个月却还没维修;万一洪流袭击,水流将冲进该花园。

2020到2022年为止,这个地区已发生了10次的水灾。

早前我们通过王建民以安排一场对话会,原订于7月22日召开的对话会却被临时取消,当天有的居民代表特请假以出席对话会。

更令人生气的是,居民要求了2年的对话会临时取消也没有给予任何的原因,过后,我们被要求向市议员帮忙跟进该事项,可是直到今天没人向我们汇报进展。”

封面-大都会/马华和居民轰希盟国州议员“治水”不力/10图
锺伟华(马华万宜区会投诉局主任兼雪州加影州选区协调员)
锺伟华(万宜区会投诉局主任兼雪州加影州选区协调员)
雪政府没积极处理

“加影玛哥打花园周遭的水灾问题悬而未决,是雪州政府无能,没有积极去处理,身为民选议员的许来贤也是敷衍了事。

许来贤于6月1日在报章宣布州政府拨款120万令吉提升冷岳河工程,最后阶段的工程将于6月15日完成,但讽刺的是,该地区分别在6月17和24日发生水灾。

雪州是马来西亚最富有的州属,是第一先进大州,但却只拨款120万令吉提升冷岳河;居民也申诉由王建民安排的对话会却临时取消。

在雪州是反对党,现在我们是零拨款,只能监督和制衡,但我们会一直去跟进水灾问题直到解决,如果国州议员邀请居民,我们可以跨越政党一起讨论水灾问题。

我从2020年7月19日开始已到该地区逾10次,有关居民指我们在大选将近时将露面的指责不确实,对也欠公道。”

封面-大都会/马华和居民轰希盟国州议员“治水”不力/10图
居民向何启利(右)投诉水闸已坏了。(何启利提供)

 

希盟
马华
治水不力
加影流古路玛哥打花园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小时前
6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1天前
1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