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都市动态
10:55am 15/08/2022
男子信错同乡被骗来马 被威迫电话诈骗中国人
报道:李景志
在家人支付8万人民币赎身恢复自由的肃先生(左一),向李文彬(右起)及欧伟杰讲述诈骗集团大本营内部如何运作。(李文彬提供)

(加影15日讯)中国陕西省一名男子因公司倒闭失业彷徨下,误信同乡声称在大马任职工厂仓库管理员有数万人民币月薪,来到吉打州后发现是淘金恶梦,被逼进行工作;为求早日离开,他用8万人民币(马币约5万多令吉)为自己“赎身”。

付5万多为自己“赎身”

首次出国的肃先生,是抱著对异国风情的憧憬,接受同乡提议来马淘金。他与另外3人于8月1日从厦门飞抵吉隆坡,事前不清楚同乡介绍工作性质,直到被载去亚罗士打一个工业区,在一间工厂楼上进行面试后, 他才知道是工作,专骗中国人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不想被利用诈骗他人,上班几天后就提出回去中国要求,诈骗集团负责人开出8万人民币作为“释放”条件,他在家人东凑西借付清“赎身费”下,成功拿回护照,结束共10天提心吊胆日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直到离开没骗过任何人

肃先生在上周六(13日)透过一名本地男子,与雪州社青团公共投诉及服务组主任李文彬及副主任欧伟杰会面,讲述他被骗过程。

他向《大都会》社区报说,他上班第一天要背熟教战手册,里面的“剧本”是教导怎样诈骗受害者,之后依据剧本“做戏”诱骗受害者上当;为了不被怀疑不用心追“业绩”,他故意诈骗失败,直到他离开,也没有骗过任何一位受害者。

他指出,身在中国陕西省女友有个闺蜜的朋友认识吉隆坡一名前导游, 他“赎身”后,在上周五(12日)被载去吉隆坡半山芭一家酒店,全程6小时的路程里,该名前导游透过华为官网,连接他的华为手机帐号定位功能,监察追踪他是否安全。

“被送去半山芭一家廉价酒店入住一晚后,隔天与李文彬及欧伟杰在茶室会面,基于安全为由,我打算买机票飞去香港,再从香港乘座高铁回去西安。”

他不否认因为失业无收入,一时之间信错同乡来马赚钱,去到目的地才知道是工作。

大本营30人工作  全来自重庆陕西

肃先生形容,诈骗集团大本营是在一间厂房1及2楼,2楼有近30人在工作,全部是来自中国重庆和陕西。

他说,他从厦门飞抵吉隆坡首日,被安排住在一家酒店过夜,护照被同乡拿去保管,隔天再坐客货车前往工作地点,之后就被“禁锢”在厂房,除了工作11小时,每天会有两餐外卖供应。

“骗我的同乡声称在这里工作一年多,赚了将近百万人民币,之后我向其他‘同事’打听,他们都说每个月会有数万至十多万人民币工资。换言之,这个集团已骗了很多中国人的钱。”

他披露,除了护照被没收,手机也不能随身携带,只是初次出国来到大马需要向家人报平安,工作人员给他手机与家人通话,但全程是被监视,过后他知道工作人员也是来自陕西省,利用同乡之情获得多次使用手机,包括上厕所暗中与女友联系,申诉遭遇。

工作地方爆疫停运作3天

他表示,被禁足的10天里,他只是上班几天,由于工作地方爆发疫情,大多数工作人员确诊冠病,负责人唯有暂停运作3天。他虽自我检测没有受感染,但为了不要工作,他假装不舒服延长隔离期。

“我实无法再继续留在这地方,唯有提出回去中国的要求,幸好家人帮我筹到8万人民币,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雪社青团:将向警方提供情报

李文彬说,聆听事主讲述被骗过程后,他会依据事主提供的资料,向当地警方提供情报,交给警方跟进。

他指出,事主选择不报案是不要拖迟回去中国的日期。

他表示,事主很幸运,有家人的帮助才能恢复自由,至于和事主一起的其余3人,想回去中国也无能为力,毕竟“赎身费”不是小数目。

“据事主透露,在那里工作的中国人大多数借钱来马,不想空手回去,而且诈骗集团给的工资又高,不舍得放弃。”

电话诈骗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