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都会观点
2:32pm 05/04/2022
庄舜婷·还要给多少年过路费?
文:庄舜婷(作者为本报记者)

巴生河流域各重重包围著,一条大道衔接着另一条大道,不管往东西南北,总要经过收费站。

ADVERTISEMENT

政府甫作出宣布,同意重组巴生河流域的4条大道特许经营公司,不调涨及维持直到特许经营权结束,但条件是延长其中3条大道的特许经营权期限。

换言之,我们必须以目前的价格继续缴付过路费,像是没有尽头,盼不到废除收费站的一天。

巴生河流域的生活费已水涨船高,再加上交通费的庞大开销,单是过路费就是一大笔数目。

我每天出门都需要缴付过路费,来回至少需要4令吉,有时一趟出门来回要12令吉以上。以上我所说的是沙亚南大道,3个收费站之间的距离短短20公里,单程就要经过3个收费站,付上6令吉的过路费。

沙亚南大道的特许经营合约原本在明年8月18日结束,但政府早前已经同意延长至2028年,如今又将延长多少年?

值得庆幸的是,联邦大道在2018年1月1日已经废除了两个收费站,造福来往巴生、沙亚南及吉隆坡的民众;而当时这项政策的落实,正是全国大选之前。

希盟在上届大选的竞选宣言,承诺中选将废除收费站。然而这谈何容易,要废除收费站,政府就必须以庞大资金来收购大道特许经营公司。因此,当时希盟政府计划取消4条大道现有的收费机制,并以“拥堵费”(congestion charge)作为代替方案,惟这项方案也随著希盟下台而作罢。

这些年过去了,废除大道收费站仍然只是一个“美梦”。随著全国大选随时到来,身为一名频繁在巴生河流域跑动的驾驶人士,我不希望废除收费站或降低过路费,只是沦为政党在大选前的竞选宣言或大选糖果。

我们还要缴付多少年的过路费?何时才是尽头?政府应给予人民合理的答案。

打开全文
过路费
收费站
大道
分享到: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