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2/10/2021
蝎子·蓝裙白衣的遗憾

12/10 城人小说——蓝裙白衣的遗憾/蝎子/阮佳欣 YOUN JIA XIN/981105-05-5288/ahyoun1105@hotmail.com/MAYBANK 1050 3826 4250

引言:然后我发现我甚至没有一张与她的合照。就这样,仿佛她从来没有参与过我的青春,除了成绩单上的A+,好似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我来不及与她告别,她就已经匆匆离去。

这不是爱情故事,这只是一场注定遗憾的青春。

那年,我抱着只考了60分的物理考卷默默掉泪。在科科A+的成绩单上,60分的物理显得格外刺眼。于是,她用放学后的时间为我进行一对一的指导。她知道我的倔强与不服气,也只有她知道我用了多少个深夜付出多少份努力,但却总好似徒劳。

她从来没有不耐烦、她从来不会不耐烦。她只会笑着重复解答,那温柔的笑颜是我青春时期里见过最美好的风景、也是在我繁重课业下的一颗棉花糖,在微苦中给予我一丝甜。

X X X X X X

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在冷冰冰的病房里。她把头发全剃了,却依旧美丽、她脸色苍白但依旧挂着那抹慈祥的笑颜、原本就温柔的声音在白茫茫的病房里仿佛变得格外地轻。

那是预考后期,我抱着70分的考卷缓缓踏入那个病房。

她微笑鼓励我说真棒。但她知道,70分对我来讲远远不足够。

于是她有些艰难地坐起,让我掏出笔,然后翻开我的预考考卷,针对我错误的题目循循善诱。当下我觉得很抱歉,因为她那么努力地讲,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书上的方程式变得越来越模糊,一颗不合时宜的水珠把它晕染开来、从一个数字的模糊、一直到整排数字的模糊。

“没事的,还有时间,你那么努力,一定会越考越好。”

她摊开手将我拥入怀里。我看见她身后的墙是白色的、她坐着的床也是白色的,泪水把那些白都稀释掉,像她身体里住着的恶魔,把她的白血球全都稀释掉了。

“哎哟,你把我的衣服都哭湿了。”她轻声抱怨,一手为我递上纸巾,一手帮我整理额头前散乱的刘海。

“对不起……”

她蓝白线条相隔的病服上多了一块水迹,但我知道那是可以被时间风干;可我呢,我这蓝裙白衣间有过她存在的痕迹,怎能就此风干?

“这个送你。”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发箍套在我的头上,那是她最喜欢的发箍。

“打起精神,我们继续。”说罢,她便熟练地为我讲题。她讲得很慢,语气很轻,貌似深怕大吸一口气,身体里的恶魔就会被惊醒而开始派对。

我假装认真地听、认真地点头。除此之外,17岁的我已经不知道还可以做些什么,来把她留住。

X X X X X X

我是在考试前得知她的死讯。

我不知道要怎么去消化那些情绪,我只知道此刻一定要奋笔疾书。实在无需再为这个年华的末梢徒添缺憾。

我还来不及感伤,那场物理考试就已结束。

我走到她的办公室、她的桌位。书桌上还有她灿烂明媚的照片。学校一直为她留着桌位,可她却回不来了。

我觉得心里堵得慌,一直到看到她桌上那张曾经为我讲题的草稿纸,眼泪才簌簌而下。

无论我刚才考得怎么样,她都看不到了。

X X X X X X

公布成绩那天,我打开脸书与她的聊天室记录。上一则的对话还停留在她为我解答的牛顿定律。

我在对话框写下一段话。那段话无非就是感谢她一直以来的教导而我终于如愿以偿拿到了A+。我说我很开心的同时也很难过没有她分享我的喜悦。

然后我发现我甚至没有一张与她的合照。就这样,仿佛她从来没有参与过我的青春,除了成绩单上的A+,好似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可是我知道的,她在我心脏的某个位置留下很大的缺口。我后来用了很长的时间也没有再填满过。她像姐姐也像妈妈,温暖过整个我和我的青春。

在以后的很多个深夜里,我依旧在和物理博弈。唯一不同的是我只能自己找寻答案。

我跟随着她的步伐成为那个可以给予答案的大人——物理老师。

我回到那间母校,坐在她曾经坐着的位子,为新一代蓝裙白衣的孩子讲解物理。我总是告诉他们,曾经有一位很棒的老师,也给过我同样的帮助。

她是我的遗憾,从此也是我的力量。

蓝裙白衣的遗憾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