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3/09/2021
子优·远走的原因

顾微是罩着暮月的大姐,暮月是崇拜顾微的小弟,但实际上,暮月算起来,还比顾微大几个月。

暮月是早产儿,还未在妈妈的肚子里待满期,就赶忙着要来看世间的繁华。然而,“物急必反”,未熟的瓜子不甜,未足月的孩子孱弱。哪怕待在保温箱好一阵子,始终无法弥补未来得及吸收的养分。

出院后的暮月,长得总是比别人家来得瘦小。也因此,免不了更容易受人欺负。顾微就是在某次暮月被霸王小子田开收保护费时,“英雄救美”,拿下暮月。从此,暮月成了顾微甩不掉的小尾巴。

由两个人开始,与田开对着干。田开打人,顾微打田开。田开耍流浪猫狗,顾微让田开尝尝被石子扔身上的感受。顾微也不怕田开报复,她背后的靠山,还是很可靠的,谁敢惹她?而跟在顾微背后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一起玩泥巴,一起爬山,一起躺在草地看星空,述说未来。

看顾微对田开的态度,看得出顾微喜欢教训人,但顾微更喜欢的是教育人。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立好志向,她要育人子弟,就在这片家乡。至于为什么要选择在老乡,是因为她实在很喜欢这个地方,尽管很多人都无法理解。

“我就只是觉得这里环境好。”

“我就不明白,你的环境指什么”

“自然生态。”顾微说,“反正,始终是老家好啊。”

X X X X X X

种子终究只能出落为花草树木,相比之下,人的出路广泛许多,却也不多。反正,乡下的都想往小镇去,小镇的都向往城市。人啊,总是在仰望着。小伙伴们,走的走,散的散了,各奔东西。唯独顾微没有离开,暮月也是。

顾微喜欢这片土地,喜欢她所生所长之处。她依然那么的正义凛然,她还是那么爱多管闲事,她成为一名老师。

老师,是一份既适合顾微,又不适合顾微的职业。她能很轻易的与小孩子们玩到一块儿去,她本来就是个大孩子。她无法符合世俗对老师的期待,不能也不愿教导孩子乖巧听话,安分守己的让学生只需要写功课交作业。

在顾微看来,最重要的不是学分,是能学到什么。小孩子们能学到的,该学到的都太多了。她在体育课上防卫术,在美术课上教用锯子,在音乐课时教摇滚风,在科学课上带队大家去捉蚯蚓以实体考察。你不能说她不对,但也没法说她没错,反正,这与大家想要的纲目,不大一样。再说,有人在学防卫术时打伤人,有人在学用锯子时受伤了,有人学会摇滚后天天在家嘶吼,有很多人学科学时被蚯蚓吓哭了,场面顿时陷入大乱。

“不说这些了,你也不用再来了。”

顾微解释又解释,还是无法打消校长辞退她的想法。毕竟,顾微看起来实在不是个称职的老师。最重要的是,班里的学分垫底。尽管顾微觉得分数不代表什么,但在太多人看来,它仍然是衡量标准。可惜,顾微最终还是因为家长的投诉,而断送了教师生涯。

X X X X X X

失业了的顾微,决定投靠暮月。现在还在的除了她,就只有他了。暮月继承家业,传承着那早已经摇摇欲坠的老行业,手工陶瓷。

那天,顾微心情不好,于是信手拈来一个陶瓷观赏,结果手一滑,摔碎了。然后,受到惊吓的顾微一个转身,又碰到一堆的陶瓷。再后来,很不小心的,摔了一个非常名贵的陶艺品。她说的帮忙,还果真是帮了他不少啊。

如今,可以卖的陶瓷,瞬间少了许多了。看着一片狼藉,暮月的心在滴血,但他什么都不能说,谁叫对方是顾微呢?他怎么舍得在这种时候,继续打击顾微?难道要他说她实在不适合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呢?他只能安慰而已。

“没必要为一件事否定自己。”

再后来,顾微也走了。她远走他乡,只是为了找寻一个能安放她灵魂的地方。原来,去远方不只是因为向往,原来,去远方可以是因为失望。

远走的原因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